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10)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10)

姬雪急道:“阿姐指的不是這兩位太子!”

姬雨驚異道:“那你指的又是什麼?”

姬雪道:“阿姐是想問你,秦國和魏國,從長遠看,哪一國更——更有利于重振大周?”

姬雨一下子怔了。好半晌,她才明白姬雪的心事,輕歎一聲:“阿姐,雨兒說句不該說的,天下已經沒有大周了。你看看父王,你看看父王身邊諸公,你再看看列國諸侯……”

姬雪的臉色轉陰,淚水緩緩流出,似是自語,又似是說給姬雨的:“天下大勢,阿姐早就看清楚了。可阿姐不甘心,阿姐相信大周還有希望!這個希望哪怕只有一點點,阿姐也要奔著它去。雨兒,這幾日來,阿姐反複思量,魏國貌似強大,可失道寡助,定不久長。秦人雖說荒蠻,卻有後發之力。阿姐若能成為秦國的太子妃,有朝一日太子當政,阿姐或可影響未來秦公,大則重振大周,小則為父王分憂!”

姬雨的淚水奪眶而出:“阿姐——”

姬雪輕歎一聲:“唉,阿姐的這份心思,卻又說與誰知?”

姬雨抹去淚水:“雨兒這就尋母後去!”

驚詫的姬雪不及攔阻,姬雨已是飛奔而去。姬雨一口氣跑至靖安宮,正要進門,遠遠看到一名軍尉領著衣裝怪異的宋趼朝這里快步走來。

姬雨的好奇心陡起,隱在一棵樹後,待他們走近,斜刺里沖出來攔住軍尉,指著宋趼道:“喂,軍尉,他是何人?”

軍尉冷不丁吃此一驚,退後兩步,見是二公主,忙拱手道:“回二公主的話,此人是從蔡國來的,說是要見娘娘!”

姬雨將宋趼上下打量一番,點頭道:“嗯,是蔡人衣著。”轉對軍尉道,“你們在此候著,我這就去稟報娘娘!”

姬雨說完,走進宮里,見王後獨自跪在窗前,一動不動地注視著什麼。宮正和兩個宮女垂著頭,不吱一聲,遠遠地候在一邊。

姬雨快步走到王後身後,見母親全神貫注凝視著的,正是那只被顯王摔碎了的玉瓶。

姬雨輕聲叫道:“母後!”

王後正自冥思,見是姬雨,指著旁邊道:“雨兒,坐下!”

姬雨兩腿一彎,在王後旁邊跪下來。

王後手指玉瓶:“雨兒,母後問你,可有物什將這玉瓶膠合起來?”

姬雨的眼睛望向那只玉瓶。所有碎塊都被王後找到並拼接在它們原來的位置,上面的道道裂痕醒目地顯出,它們只是被暫時拼裝在這里,稍一震動,就會再次成為一堆碎片。

姬雨深知這只玉瓶對母後的意義,輕聲問道:“母後,它——它是怎麼碎的?”

王後輕歎一聲:“怎麼碎的已經不重要了,雨兒,母後問你,可有法兒將它膠合起來?”

姬雨沉思有頃,搖了搖頭。

王後的淚水緩緩流出,慢慢地站起身子。

姬雨亦站起來:“母後,雨兒——雨兒有話要說!”

王後停住腳步,回頭望著姬雨。

姬雨道:“阿姐或有辦法,母後可否讓她試試?”

王後望著玉瓶,又是一聲輕歎:“唉,算了吧。其實母後知道,碎了就是碎了,膠起來也是碎了!”

姬雨點點頭,忽然想起門外的事,忙說道:“雨兒進來時,看到門外有人欲見母後!”

王後略感驚異:“哦?可知他是何人?”

姬雨道:“是從蔡國來的!”

王後思忖有頃,叫宮女懸下珠簾,端坐于幾前,對宮正說道:“宣蔡人覲見!”

宮正急急走到門外,大聲唱道:“娘娘有旨,宣蔡人覲見!”

宋趼走進,朝著珠簾叩拜:“草民叩見天國娘娘,祝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王後緩緩說道:“看你衣飾,似是蔡人。聽你言語,卻不是蔡人!”

宋趼再拜道:“娘娘聖明,草民並非蔡人,這身衣飾也是家師讓草民穿上的,說是這樣可以見到娘娘!”

王後略吃一驚:“你家先生所為何事?”

上篇: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9)     下篇: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