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13)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13)

土廟有三間,中間卻無隔牆,廟中兩根大立柱上架著兩道大梁。中間正堂靠牆處塑著一尊泥像,不用說就是軒轅帝了。

鬼谷子攜童子朝軒轅帝拜過三拜,回轉身時,卻是吃了一驚:左側立柱下,赫然一人勾頭盤腿坐在那兒,兩手正在不停地忙活什麼,並沒理會這兩個不速之客,好像他們不存在似的。

鬼谷子打眼再看,左邊靠窗處已是鋪著干草,上面還有一張破了一只角的葦席,顯然,此人已在這里居住多時。

細觀此人,見他年紀二十多歲,濃眉大眼,五官端正,天庭飽滿,氣正骨直,一身粗布衣裳難掩其身上貴相,鬼谷子眼中登時一亮。

童子早已判斷過形勢,將招幡兒放在門後,尋到一把掃帚,到東間窗下掃出一處地方,見門外不遠處有一草垛,忙跑過去抱來幾捆干草,鋪出一個床鋪。鬼谷子在干草鋪上盤腿坐下,眼角依舊在瞄向那人,似乎那人與眾不同。

童子忙活已畢,好奇心使他躡手躡腳地走到那人跟前,見他正在用一把短刀聚精會神地雕刻著一柄木劍,旁邊擺著木制的劍鞘和一把銼子。

木劍本是孩子的玩具,童子心里癢癢的,蹲在他的前面看有一會兒,見他仍然一句話不說,一門心思只在刻雕,終于忍耐不住,伸手去拿放在一邊的劍鞘。

說時遲,那時快,那人陡然出手,迅速將劍鞘拿起,狠瞪他一眼,看到只是一個孩子,立時松懈下來,將劍鞘移至自己的膝上,朝童子微微一笑,算是致歉,依舊去刻他的木劍。

那人的過激反應使童子大吃一驚。見他發笑,童子已知他沒有敵意,正要問個明白,門外傳來腳步聲,不一會兒有人敲門。童子趕去開門,見是一個跟那人差不多高低、差不多相貌的小伙子。小伙子看到童子吃了一驚,劈頭問道:“我二哥呢?”

童子愣了:“什麼二哥?”

小伙子道:“有人說他住在這兒,他人呢?”

童子聽出是來找人的,遂朝里面一指:“是那個人嗎?”

小伙子朝里一看,幾步就跨進來,驚喜地說道:“二哥,我在城里尋你一天了,迎黑才知道你住在這個廟里!”

那人卻是頭也不抬,依舊在雕木劍。

小伙子道:“二哥,阿大要你回去!阿大說,這幾日莊稼長得快,田里草多,忙不過來了,一定要我尋你回去!”

那人依舊在雕木劍。

小伙子又道:“天要黑了,咱得快走,還要趕二十多里路呢!”

那人依舊在雕木劍。

小伙子急了,勸道:“二哥,你就死了這份心吧!阿大說了,富貴是好,可富貴不是咱莊稼人的!咱莊稼人是啥?是蒼天,是百姓,生就下田干活的命,咋能跟人家富貴人比?阿大說,人家富貴人打小就習六藝,就讀詩,就知禮,可咱呢?打懂事起,就知道種地!”

小伙子一口一個阿大,那人聽得煩了,朝小伙子白了一眼,忽地站起身子,將銼子、短刀一忽拉全收起來,再將木劍小心翼翼地插入劍鞘里,拔腿就朝門外走去。

小伙子一愣,趕忙追出屋去。

童子送到門口,見兩人一前一後已是走遠,這才回到屋里,對鬼谷子道:“先生,這山外怪人真多,你看那人,都是大人了,還刻木頭劍!人家說這半天話,他卻一句也沒有!”

鬼谷子眼也不睜,徐徐說道:“那張葦席是你的了,睡覺去吧!”

洛陽郊外的井田里,炎陽似火,天上並無一片云。此時已交六月,從麥茬田里長出的秋莊稼綠油油的已是沒了腳跟。

谷田里一溜兒排著起落不已的四張長鋤,在最邊上掌鋤的是個年約五旬的壯漢,名叫蘇虎,依次挨著的是他的三個兒子。周人干活也是長幼有序的,緊挨他的漢子不足三十,是蘇家長子蘇厲;在廟里雕木劍的怪人排在第三位,名叫蘇秦;進來敲門喊他的小伙子排在最後,名叫蘇代,此時看起來,年紀不過是稚氣剛脫,年不過弱冠。

上篇: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12)     下篇: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