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14)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14)

這日,老天特別整人,日頭越來越毒,風卻是一絲也沒有。這父子四人汗流如雨,八個臂膀卻是仍在機械而有力地揮動著。

身上依舊掛著木劍的蘇秦不知在想什麼,神情漸漸恍惚,一鋤頭下去,一片谷苗應聲倒地,他卻渾然不覺。

蘇虎一眼瞥到,臉色登時黑沉下來,徑直走到蘇秦身後,撿起谷苗,拿眼瞪向蘇秦。蘇秦卻似沒有感覺,又一鋤頭下去,幾棵谷苗再次倒地。

蘇虎越看越心疼,回頭一瞄,蘇秦鋤過的這一溜四行,隔三差五就有幾棵倒地的谷苗。蘇虎越看越上火,彎腰將那些谷苗撿起一大把,走到蘇秦跟前,“啪”一聲扔在他的鋤前,厲聲喝道:“我說蘇秦,你的魂丟到茅坑里去了?照這樣下去,草沒鋤掉,谷苗倒被你鋤光了!”

蘇秦猛地打個激靈,看一眼那把谷苗,忙拿袖子擦拭額上的汗水,一副恍然知錯的表情。

蘇虎不好再說什麼,白他一眼,扭身走回,朝鋤把上誇張地呸呸連吐兩口,拿鋤繼續鋤地。

蘇秦也忙拿起鋤頭。

沒鋤幾下,約二里開外的官道上突然間塵土飛揚。蘇秦抬眼看去,卻是一輛駟馬軺車急馳而過。軺車後面,還有十幾騎護衛,看那勢頭,軺車里的人起碼也是個卿大夫級別。

蘇秦的嗓眼里動了一下,兩只眼睛緊緊地盯在煙塵前面的那輛軺車上。

蘇代也早停住鋤頭,對蘇秦說道:“二哥,你懂得多,車上那人是個大夫呢,還是個卿?”

蘇秦似乎沒有聽見,只將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官道。

蘇代巴咂兩下嘴巴,又要說話,一眼瞥到蘇虎臉色陰沉,趕忙低頭鋤草,唯蘇秦依舊手拄鋤把,兩眼癡癡地望著官道。

蘇虎臉色紅漲,目光直射蘇秦,嗓子眼里咕嚕幾聲,幾欲破口責斥,又強自忍住。

軺車漸漸遠去,飛揚的塵土也消散了。蘇秦悵然若失,輕歎一聲,這才意識到自己下巴正在拄著鋤把,趕忙低頭鋤草。

剛鋤一時,從相反方向又來一隊人馬,打頭的卻是兩輛駟馬軺車,後面的護騎更多,遠遠聽見馬蹄嘚嘚,車輪滾滾,塵土飛揚得更是壯觀。

蘇秦的興致也更是高漲,兩眼一刻不停地凝視著官道,右手食指還在一下又一下地點著數,嘴唇不斷地掀動著,似是在默數車後護衛的數量。幾行汗水從額頭流下,眼看就要流到眼眶邊上,他仍顧不上擦拭。

蘇虎的臉色已近鐵青,喘氣聲也越來越粗。蘇代、蘇厲相視一眼,知道雷霆之怒就要爆發,皆露驚慌之色。唯有蘇秦不知不覺,仍舊沉浸在官道上的喧囂之中。

蘇虎的嗓眼又是一番咕嚕,終于喝出幾句:“看看看,有啥看頭?不就是幾個達官貴人嗎?從小看到大,還沒看個夠?”

蘇秦全身打個哆嗦,這才注意到狂怒的父親,趕忙低頭鋤草。

蘇虎似乎還不滿意,狠狠地瞪他一眼,朝手心里猛唾一口,照地上猛是一鋤,似是自語,又似是說給蘇秦:“哼,生就個莊稼漢,不好好種莊稼,一天到晚盯著人家貴族老爺的車駕排場,能頂飯吃?”

父子四人一直干到天色昏黑,蘇虎擔心再鋤下去必會鋤到苗上,這才下令收工回來。

蘇虎一家住在伊水東岸的軒里,是個不足百戶的中等村落。軒里離王城原本不遠,但隔了伊水,又隔了洛水,要繞渡口,就有二十多里。

蘇家大院位于軒里中心,離村子的四個周邊差不多遠近。蘇虎四人放下鋤頭,蘇代一把拉上蘇秦,兩人到伊水里洗澡去了。

蘇虎洗了把臉,在院中的大椿樹下略坐一會兒,忽地站起來,走進中堂,將中堂幾案上的雜物清除一遍,又提一桶水,拿抹布將幾案清洗擦拭一新。他收拾好中堂,就又走到里間,弄來一只高凳子上站上,從棚架上取下一個錦綢包裹著的物什,仔細解開,里面現出一個匾額,上面是“天道酬勤”四個銅字。

蘇虎小心翼翼地將匾額搬至中堂,在牆上掛好,退至遠處端詳有頃,方才滿意地點點頭,從幾案下面的抽屜中取出列祖列宗的牌位,將它們依序排列。

上篇: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13)     下篇: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