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17)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17)

鬼谷子四下一望:“哦,王宮在哪兒?”

童子手指兩邊的店鋪道:“這不是王宮嗎?”

鬼谷子捋須大笑道:“哈哈哈哈,這哪里是王宮?”

童子驚異地問:“這些房子又高又大,一個個連在一起,比咱谷里的山洞長多了,不是王宮,又是什麼?”

鬼谷子樂得呵呵直笑:“你小子呀!”

童子正欲再問,忽然怔住了。

旁邊一家米鋪門前停著一輛牛車,前日夜間他們在土廟里看到的那個怪人正在光著膀子與另外一個小伙子朝下卸米,童子看到他肩扛一個大麻袋,大步流星地走進米鋪,碼好,疾步再走出來,動作麻利地再次扛起一只麻袋。

童子道:“先生,看那個怪人,他在這兒!”

鬼谷子盯住那人看有一時,微微點頭,轉對童子道:“怪是不怪,不怪是怪,你小子算是看走眼了!”

聽到鬼谷子此話,童子莫名其妙,索性走到街邊,靠在一棵榆樹上,兩眼眨也不眨地望向米鋪。

不一會兒,車上的大米已經卸完,那個怪人,也就是蘇秦,拍拍兩手,拿起一只水桶,走到一個水井前,打上水,將上身和臉洗過,從牆上拿起衣服穿上,走到櫃台前。

見他過來,米鋪掌櫃從櫃台下面摸出一枚銅板擺在台面上,朝蘇秦點了點頭。蘇秦憨厚地朝他一笑,拿過銅板,裝入袖中,再從一邊取過那把木劍,朝掌櫃的揖過一禮,緩步走到大街上。

涼風吹來,蘇秦頓覺心定氣爽,伸手理了一下頭發,又將衣服上下拍打一番,抬頭看看日頭,這才倒背木劍,沿街大步走去。

看到蘇秦倒背木劍,童子又是一震,望著鬼谷子道:“先生,你看!”

鬼谷子道:“看人家干什麼?你小子不是一心想看王宮嗎?”

童子趕忙點頭。

鬼谷子朝蘇秦努了下嘴:“那就跟他走吧!”

不一時,他們跟著蘇秦來到一處地方,果然是高門大院,氣勢巍峨,門楣上赫然刻著“辟庸”二字。

蘇秦似是輕車熟路,身子一彎,竟自拐了進去。童子急趕幾步,追進大門,卻是沒了影子。門口並無門人。師徒二人信步進院,走走停停,似觀光一般。

辟庸是周朝太學,在平王東遷洛陽後不久就建起來了,春秋時代最是紅火,盛極一時的守藏館就在太學院內,守藏史老聃一生中的大多數時間都是在這個院子里散步的。那時節,前來求學的列國士子、公子王孫絡繹不絕,太學里人滿為患,哪像今日這般破敗不堪,一眼遠去,偌大一個學宮,竟是冷冷清清,亂草叢生,只有這高牆大院和一幢幢相接相連的古式建築,仍舊使人聯想起昔日的輝煌。

童子卻早習慣了這雜草、荒涼,因而毫無感傷,進門後就四處張望,驚歎道:“先生,這王宮就是不一樣!”

鬼谷子呵呵笑道:“小子,這兒也不是王宮!”

童子大是詫異:“不是王宮?那——又是什麼地方?”

鬼谷子道:“這里是辟庸,也叫太學!”

“啥叫太學?”

“太學麼,就是公子王孫修身學藝的地方!”

童子撓撓頭皮問:“修身學藝?這不就跟咱們修道的山洞一樣了嗎?”

鬼谷子笑道:“那可就差遠嘍!”

童子想了一下,也點頭道:“嗯,看人家這氣勢,咱們的山洞是差遠了!”

鬼谷子呵呵笑道:“你小子要是看上這氣勢,以後就留在這兒吧!”

童子卻是連連搖頭。

鬼谷子道:“這又為什麼?”

童子想了想道:“這兒沒有山花,也沒有蝴蝶!”

鬼谷子呵呵笑道:“你小子,小腦瓜兒轉得倒是蠻快!”

童子咧嘴憨笑起來。兩人樂有一會兒,童子問道:“先生方才說到公子王孫,怎麼不見在哪兒?”

鬼谷子指向百步開外的地方:“就在那兒!”

上篇: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16)     下篇: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