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18)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18)

順著鬼谷子手指的方向望去,卻見蘇秦正在盤腿端坐于一幢房舍的牆根下面,兩眼微閉,神情癡迷,似乎在傾聽什麼。一邊聽著,一邊雙手伸在前面,作撫琴狀,腦袋一晃一搖的,好像是在撫琴一樣。

童子細看一陣,疑惑道:“先生說的公子王孫,就是那個怪人?”

鬼谷子笑笑,指著旁邊一棵大樹的濃蔭:“你先坐在陰涼里,過一會兒就看到了!”

童子答應一聲“好咧”,便將招幡靠在樹干上,席地坐下。

果然,沒過多久,就從蘇秦靠窗而坐的那幢房子里傳出琴聲,悠揚激蕩,繞梁不絕。童子也是識琴的,那琴聲一傳過來,他便將眼睛閉上,傾心去聽。曲子是伯牙的《高山》,也是他耳熟能詳的。

一曲聽畢,鬼谷子微微點頭,似是自語:“嗯,大有長進!”

童子沒聽明白:“先生,什麼大有長進?”

“就是那個奏琴的人,你覺得他彈得如何?”

“比先生差多了!”

鬼谷子微微一笑:“哦,你且說說,他彈的哪兒不如為師?”

童子道:“聽這琴聲,童子只能看到小鳥、流水、清風和樹木,卻是聞不出花香,聽不出蝶舞!”

鬼谷子點頭道:“你說得不錯。不過,他能奏到這個地步,已經無愧人師了!”

童子道:“怎麼,先生認識這個彈琴的人?”

鬼谷子點點頭,緩緩說道:“多年前他幾番進山,欲拜為師學琴!”

童子驚異地說:“先生沒有收他?”

鬼谷子點頭道:“收了!”

童子驚奇地問:“那他為何不在山里?”

鬼谷子答道:“也沒收。”

童子越發奇怪:“先生,這——您一會兒收他了,一會兒又沒有收,這不是明擺著讓童子著急嗎?”

鬼谷子沒有理他,慢慢地閉上眼睛。

這一日,在這座空空蕩蕩的天子太學里,琴室大概是唯一有人氣的地方,因為宮廷琴師正在教十幾個學子習琴。這些學子端坐于席,各人前面均擺一琴,琴架邊擺著琴譜。從河西張邑來此學藝的張儀坐在最後一排,兩只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視這個據說是天下第一琴的琴師。

琴師彈完《高山》,將琴輕輕朝前一推,雙目微閉,繼續說道:“……古之善琴者,有伯牙,有子期,有鍾儀,有師曠。古之琴曲,有《高山》,有《流水》,有《陽春》,有《白雪》。老朽方才所彈,乃伯牙之《高山》……”

講有一時,眾學子已是個個東倒西歪,昏昏欲睡。琴師急了,趕忙止住話頭,咳嗽一聲,大聲說道:“好吧,你們不想聽,那就自己彈吧!今日就彈《高山》,琴譜就在你們的琴架上,自己試奏一遍!”

眾學子你推我攘,紛紛坐直身子,裝模作樣地以手撫琴,丑態百出,琴音更是雜亂無章。

唯有張儀端坐不動。

琴師長歎一聲:“唉,汝等朽木,不可雕也!”

下面卻傳來張儀的兩聲哂笑。

琴師吃了一驚,轉向張儀:“張儀,你為何哂笑?”

張儀道:“伯牙之《高山》,學生七歲便已習之,還請先生另教雅曲!”

眾學子一聽這話,頓時來勁了,齊聲哄笑起來。

琴師氣結:“張儀——你你你——你這狂生——你且彈來!”

張儀兩手撫琴,錚然彈之,果然是音韻俱在,與琴譜一絲不差,乍一聽也是無可挑剔。

琴師暗吃一驚,略想一下,大聲說道:“待我再彈一曲,你且聽之!”

然而,琴師剛剛彈完序曲,張儀就道:“此乃《陬操》,為春秋儒者孔丘所作。請先生再換曲來!”

琴師沉思有頃,又彈一曲,剛彈幾下,張儀又道:“此乃《太公垂釣》,為周公旦所作。還請先生再換曲來!”

琴師驚呆了,一下子怔在那兒。

眾學子以為先生被難倒了,紛紛起哄:“先生,你不是天下第一琴嗎?快彈曲來!我們等不及了!”

上篇: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17)     下篇: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