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3)  
   
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3)

領頭的學子怒道:“真他姥姥的,便宜那個叫化子了!我說諸位,咱們這就出去,追他回來,揍他一頓,出出這口惡氣!”

旁邊的人懶洋洋地說道:“要去你去,本公子只想回到客棧睡它一覺,夢中會會這兩個美人兒去!”轉身見張儀仍在圓睜兩眼,直直盯著姬雨的背影,哂笑道,“咦,張兄,人都走遠了,你還發啥愣呢?”

張儀眼睛依舊盯著姬雨,歎服地說:“唉,到底是公主哇,在下服了!”

看到蘇秦沿來路走向大門,鬼谷子這才站起身來,朝他輕輕點了點頭,舒展一下四肢,對童子道:“小子,看到公子王孫了嗎?”

童子卻是一臉的怒氣,小手捏成一個拳頭:“先生,方才那幫壞蛋欺人太甚,童子本欲揍他們一頓,先生為何攔我?”

鬼谷子呵呵笑道:“你小子要是上去,誰揍誰可就吃不准了!走吧!”

童子問道:“還去哪兒?”

鬼谷子笑道:“到街上掙一枚銅板啊!沒有這枚銅板,還不把你小子餓扁了!”

自發病以來,王後在床榻上一躺半月,不吃不喝,也不醒轉,若不是體內尚存溫熱,鼻孔尚有氣息,整個就如過世了一般。眼見王後日日昏睡,周顯王急得茶飯不思,每日都要責成禦醫查出病情,抓緊診治。幾大禦醫均未見過這種病人,用盡一切辦法,仍然是一籌莫展,既看不出病因,也摸不出脈相,自然也就無從下藥,莫說是陛下責備,便是自家臉面也沒有一個擱處。在姬雨領著琴師走到靖安宮時,五六個禦醫正在宮門外面合議,一個個神色茫然,愁思滿面。

姬雨也不說話,徑直領著琴師走進大門,在珠簾外面擺開琴台。宮正見狀,心中怦然一動,當即命令眾禦醫暫回太醫院討論,自己走進宮中,吩咐琴師彈奏《高山》和《流水》。

人海茫茫,知音難覓。對于琴師來說,王後不僅是他的衣食之源,更是難得一遇的知音。但凡有事,無論是喜是憂,王後總要使人來請琴師彈奏一曲,且每次必點俞伯牙的《高山》和《流水》,莫說是姬雪和姬雨,便是宮人也聽得熟了,因而,只要琴聲響起,只要是這兩支曲子,大家准知道是琴師到了。

此刻,面對這個知他用他、不久前還曾有說有笑、而今卻是無知無覺的高貴王後,琴師百感交集,兩手撫琴,只將《高山》、《流水》彈奏得淋漓盡致,于清幽中加一絲悲涼,于舒婉中添一分哀怨。

姬雨跪在王後的榻前,手握母後之手,將耳貼在母後的胸部,傾聽著她緩慢的心跳。在琴師將兩曲彈完之時,姬雨陡地聽到母後心跳加速,且強而有力,當下激動萬分,大聲叫道:“先生,快,快彈,從頭再彈!”

得知王後有了反應,琴師更是激動,抖擻精神,兩手鼓琴,從《高山》開始,又將兩支曲子重彈一遍。《流水》不及彈完,王後的手指已是動了一下。姬雨更緊地握住王後的手,將臉貼在王後臉上,輕聲叫道:“母後,母後——”

姬雨連叫數聲,王後終于從長睡中緩緩醒來,費力地睜開眼睛。

熱淚盈眶的姬雨哽咽道:“母後,您醒了,母後,您終于醒了,母後——”

王後朝姬雨微微一笑,眼睛重又閉上。

宮正急急走出宮門,疾步趕往禦書房,要將這個好消息親口告訴陛下。姬雨以手示意琴師,琴師的琴聲隨即舒緩一些,少了一分哀怨,多了一絲歡欣。

又過一會兒,王後再次睜開眼睛,朝姬雨微笑一下,緩緩說道:“雨兒——”

姬雨忙道:“母後——”

王後的聲音極其緩慢:“雨兒,我——我這是在哪兒?”

姬雨輕聲道:“母後,您——您在宮中。”

王後驚異地說:“是嗎?”扭頭朝左右看看,方才點了點頭,對姬雨又是一笑,“是的,是在宮中!看來方才所曆,皆是夢境。”

姬雨道:“是的,母後,您已昏睡半月了!”

上篇: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2)     下篇: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