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9)  
   
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9)

張儀依舊冷冷地問:“共是多少金子?”

掌櫃厲聲責問小二:“聾了?爺問你呢,共是多少金子?”

小二拿過一條竹簡:“回這位爺,昨日一餐,共是八金又二十八銅!”

張儀朝小順兒道:“付賬!”

小順兒掏出九金,交給小二。小二正要找零,張儀道:“不用找了!”

掌櫃見狀,更是點頭哈腰:“這位爺,在下多有得罪,請爺多多包涵!”

張儀冷冷地說:“得罪本少爺倒無關系,得罪這位蘇大人,總得有個說法吧!”

掌櫃眼珠一轉:“你們是誰把蘇爺吊上去的?”

小二望著壯漢,壯漢望著小二。

掌櫃的眼珠子再轉一下,指著小二罵道:“就知道是你!來人,把他吊到梁上去,為蘇爺出氣!”

兩個壯漢不由分說,上前架起面如土色的小二,三下兩下就把他吊在梁上。

掌櫃的朝張儀再鞠一躬,賠笑道:“這位爺,這下出氣了吧!”

張儀冷冷說道:“你們吊蘇爺多久,也吊他多久!”轉對蘇秦,“蘇大人,我們走!”

蘇秦欲走,兩腿卻是十分困麻,一個踉蹌,差一點跌在地上。

張儀示意小順兒,小順兒上前扶起蘇秦,三人緩緩走出。

到大街上後,張儀轉對蘇秦拱手道:“蘇卿相,昨日在下有點急事,本欲去去就來,不料卻也喝高了,出門遇風一吹,就如一攤爛泥,直到天亮酒勁兒方過。唉,誰想這一醉酒,竟是苦了卿相大人!”

蘇秦拱手還禮,心中已如明鏡兒似的,口中卻道:“公——公子莫——莫要自——自責!公子讓蘇——蘇秦領——領略何——何為人——人間富——富貴,何——何苦之有?”

張儀笑道:“蘇卿相如此寬宏大度,張儀佩服!”

蘇秦再次拱手:“謝——謝張——張公子美——美食,蘇——蘇秦告——告辭!”

張儀亦拱手道:“蘇卿相慢走!”

蘇秦扭身,略顯踉蹌地緩緩走去。

望著蘇秦的背影,張儀眼珠一轉,自語道:“不行,此人若是走失,叫我如何驗實那個老白眉的胡言亂語?”眼睛一眨,“卿相大人留步!”

蘇秦停住腳步,回身望著張儀:“張——張公子有——有何吩——吩咐?”

“在下敢問,蘇卿相家住何處?”

“城——城東軒——軒里!”

“蘇卿相這是要回家嗎?”張儀又問一聲。

蘇秦搖頭。

張儀驚異地說:“蘇卿相若不回家,欲至何處?”

蘇秦茫然地看著腳下,許久,長歎一聲,輕輕搖頭。

張儀似乎明白過來,思忖有頃,緩緩說道:“在下居處倒還寬綽,蘇卿相若不嫌棄,在下願與卿相大人同住!”

蘇秦略想一下,朝張儀深鞠一躬:“蘇——蘇秦謝——謝公子美——美意!”

姬雨回到靖安宮時,王後身邊只有宮正一人,太醫、姬雪都已離開,連顯王也不在身邊。姬雨覺得奇怪,見宮正迎上來,忙問他道:“父王、姐姐和那些禦醫呢?”

“娘娘需要靜養,全讓他們走了!”

姬雨急道:“母後又怎麼了?”

宮正悄聲道:“娘娘好多了,正在候你呢!”

姬雨點點頭,輕輕走到榻前。王後微閉兩眼,身體仍很虛弱,不過,一眼望上去,臉上的氣色已有明顯的恢複。

姬雨走到榻前,輕聲說道:“母後,雨兒回來了!”

王後眼睛睜開,緩緩說道:“快,扶母後起來!”

姬雨將母後扶起來,在她背後墊了一個枕頭,一臉興奮地說:“母後,雨兒找到他了!”

王後的臉上浮出微笑,點點頭道:“哦?”慈愛地撫摩著姬雨的秀發,“來,坐母後身邊,細細說給母後!”

姬雨在母後身邊坐下,輕輕地依偎在母後懷里,將方才大街上發生的一幕從頭至尾細述一遍。王後聽畢,長舒一口氣,微微笑道:“聽你這麼說來,此人必是了!”

上篇: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8)     下篇: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