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11)  
   
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11)

宮正垂下珠簾,周顯王道:“宣魏使覲見!”

不一會兒,珠簾外面,西周公、顏太師領著陳軫及三名醫師走進宮中,叩首。

陳軫朗聲說道:“大魏陛下聽聞娘娘重病,特派禦醫前來診治,請大周陛下允准!”

陳軫在大周正宮里公然叫嚷大魏陛下,氣焰之囂張令人瞠目結舌。周顯王臉色鐵青,姬雪杏眉冷豎,姬雨的纖手慢慢地按向劍柄。

一陣可怕的沉寂過後,跪于陳軫一側的顏太師低沉地說:“魏使閣下,此處是大周宮室,不可妄語!”

陳軫略略一頓,語氣中仍然帶著嘲諷:“陳軫知罪!”

言畢,陳軫即朝簾子努一下嘴,叩于地上的兩個女醫隨即起身,內宰帶她們走入簾中,為王後診病。王後依舊躺在榻上,神態祥和,兩眼微閉。兩人先是摸脈,然後察看舌苔,細細診看好一會兒,面上皆露驚異之色,神色茫然地對視一眼,緩緩退出。

陳軫看到兩人出來,當下叩道:“魏使陳軫告退!”

周顯王冷冷地說:“送客!”

陳軫幾人回至驛館,兩個女醫師向那個年歲稍長的老太醫細述了脈相和舌苔,老太醫聽完之後,似也陷入茫然之中。三人正在低頭沉思,陳軫過來問道:“娘娘所患何病?”

老太醫道:“娘娘所患之病甚是奇怪,疑是寒證,又似熱證,下官難——難以決——”

他的“斷”字尚未說出,陳軫不耐煩地打斷他道:“什麼熱證、寒證?我只問你,娘娘是真病還是假病?”

老醫師毫不遲疑地說:“當然是真病!”

陳軫眉頭一皺,輕輕揮手道:“知道了,你們去吧!”

三人走開。

陳軫的眉頭擰在一起。

魏使的蠻橫無禮,顯然將周顯王惹火了。魏使走後,周顯王一臉怒容,緩緩站起身子,步態沉重地走向宮門。臨出門時,扭身轉向宮正,語調冰冷,一字一頓地說道:“從今以後,無論何人,若是再來後宮,必須按照大周禮儀覲見,違旨者以大周律令治罪!”

宮正道:“臣領旨!”

回到禦書房,周顯王屁股剛剛落座,秦使樗里疾就又領著醫師進宮求見。這位醫師是寒泉子的女弟子林仙姑,專習醫道,是公孫鞅特地請來為周後診病的。

內宰稟道:“陛下,秦使樗里疾宮外求見!”

周顯王眉頭微橫:“曉諭秦使,娘娘玉體欠安,寡人概不會客!”

內宰道:“秦使也是為此而來。秦公聽說娘娘玉體欠安,特從終南山中請來一位仙姑,說是神通廣大,或能診治娘娘之病!”

周顯王沉思有頃,點頭道:“那就轉告秦使,既然是秦公從終南山中請來的神醫,可按大周禮儀,帶神醫到後宮為娘娘診病!”

內宰走出,將顯王旨意講給樗里疾,樗里疾即讓林仙姑跟著內宰前往太醫院,在宮正、內宰、王室太醫的陪同下,來到靖安宮。宮正掀開珠簾,領著林仙姑走近王後的床榻。王後頭裹絲巾,似已昏睡。

林仙姑並不搭脈,也不去察看舌苔,而是站在離王後約一步遠的地方,閉目運功,開通天目,自上而下審視王後。林仙姑審視一刻鍾左右,起身告退。

宮正、內宰從未見過此種診病方法,相視一眼,叫住仙姑。內宰問道:“請問神醫,可否診出娘娘之病?”

林仙姑既不說診出,也不說沒有診出,只是微微一笑,朝他們揖了一禮,轉身就走。

回到驛館,樗里疾和副使迎出來,急切問道:“請問仙姑,娘娘所患何病?”

“娘娘無病!”

樗里疾的嘴角綻出一笑,點頭道:“仙姑果是醫術高超!”轉身面向副使,“速將仙姑的話放出去!”

“下官遵命!”

魏國副使得到密報,急忙趕到陳軫居室:“稟報上卿,下官從秦使館處探來風聲,說是秦公從終南山中請來的那個仙姑方才診出娘娘是在裝病!”

上篇: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10)     下篇: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