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13)  
   
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13)

陳軫亦還一禮,嘲道:“常言說,弄巧成拙。今日之事,此話當是應在五大夫身上!”

樗里疾微微一笑:“上卿閣下,是巧是拙,現在談論,為時尚早吧!”

陳軫亦是一笑:“五大夫,這熱豆腐能否吃得,現在談論,不也是早了點嗎?”

兩人說完,又是一陣長笑。

笑訖,樗里疾再度拱手:“上卿閣下,在下告辭,咱們河西見!”

陳軫亦拱手道:“一言為定,河西見!”

回到安邑,陳軫將周王後如何裝病、又如何將長公主嫁給燕文公一事向魏惠王細述一遍,末了自責道:“都怪微臣辦事操切,最終未能玉成好事,請陛下降罪!”

魏惠王歎道:“唉,這樁事兒,也真難為了周天子!王後裝病,周王將公主嫁給燕公,都是無奈之舉。愛卿此去,未使秦公的如意算盤打成,就是大功了!”

陳軫叩道:“微臣謝陛下不責之恩!微臣聽說上將軍在河西捷報頻傳,甚是高興。公孫鞅盡管詭計多端,可真要在戰場上真刀實槍,哪里能是上將軍的對手?”

魏惠王道:“這幾日里,河西倒是日日都有勝仗,也收複了不少城邑,可寡人還是放心不下!”

陳軫道:“敢問陛下掛念何事?”

魏惠王道:“從全局來看,河西捷報,均是小勝。秦軍所傷,也不過是些皮毛,真正的大戰尚未開始。寡人擔心的是,卬兒他也許會因這些小勝忘乎所以,從而誤下大事!”

陳軫道:“陛下聖慮極是,微臣歎服!”

魏惠王道:“愛卿回來得正好,寡人這就差你去河西一趟,提醒一下卬兒。你要告訴他,此戰關系魏國的未來命運,叫卬兒務必謹小慎微,軍務上多向龍將軍請教,務必要穩紮穩打,不求速勝!”

陳軫再拜:“微臣這就動身,將陛下旨意悉數轉達上將軍!”

魏惠王笑道:“也倒沒那麼著急。愛卿此去洛陽,必也辛苦了,可回府中暫歇一宿,明日動身不遲!”

陳軫道:“謝陛下關愛!”

就在這日夜間,設于一片遼闊谷地的魏國中軍大帳里,夏蟲呦呦,火燭齊明。上將軍公子卬得意地站在沙盤前,看著參將又將兩面魏軍小旗插在長城右端的兩個城池上。在他的左邊站著副將龍賈,右邊站著先鋒裴英。

遠遠望去,沙盤上星星點點地插滿了藏青色的魏軍小旗,黑色的秦旗則是節節退卻,越來越少,公孫鞅的近十萬大軍被漸漸壓縮于杜平西邊寬度僅約六十里、縱深約三十里的長城防線。秦軍的正面是公子卬的六萬中軍,左側是三萬武卒,由副將龍賈統領,右側是三萬車騎,由先鋒裴英統領。秦軍似已敗局落定,眼下無非是在憑借魏國修建的堅固長城進行最後的頑抗。

公子卬的目光從那兩面新插的旗子上轉過來,贊許地望著裴英:“裴將軍,今日你一舉拿下杜平、辛城兩座城邑,徹底卡死長城右側,打得著實好哇!”

裴將軍朗聲道:“是上將軍運籌有方,末將不敢居功!”

公子卬笑道:“功就是功,推卻什麼?”轉向龍賈,“龍將軍,現在該與秦人決戰了吧!”

龍賈道:“回稟主將,末將與秦人對陣多年,從未見他們如此不堪!末將以為,公孫鞅此舉,許是詐敗,我當小心提防為上!”

公子卬大笑數聲,轉向裴英:“裴將軍,龍將軍說秦人是詐敗,你意下如何?”

裴英道:“回稟主將,秦人絕非詐敗。以末將之見,秦人戰力並沒有某些人說的那麼可怕。前番秦人玩弄詭計,襲取河西。然而數萬秦兵,竟連我少梁的五千老弱殘兵也奈何不得,更不說陰晉和臨晉關了。待我大軍回援,秦兵整個就如經霜的樹葉,不經一碰,這些日子里是屢戰屢敗,傷亡慘重。末將初也起疑,可仔細觀察秦人敗跡,方知他們不是假敗,完全是潰不成軍,連將軍的號旗也被他們踩在腳下。”

公子卬點了點頭:“嗯,裴將軍所言,入情入理!秦兵若是詐敗,總該不會扔掉糧草、輜重和傷兵吧!”

上篇: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12)     下篇: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