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17)  
   
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17)

“上將軍閣下所下戰書收悉,鞅再三讀之,不勝惶恐。將軍于書中曆數秦公及鞅之罪狀,叫鞅有口莫辯。今借回書一角,容鞅解釋一二。河西本為秦土,六十年前為吳起強借。如今兩國已結秦晉之好,形如一家。既為一家,秦公當然認為陛下應該歸還河西。秦公派鞅前來接收,亦是分內之事。鞅既受君命,自然不敢懈怠。鞅懇求將軍將鞅之苦衷言于大魏陛下,只要陛下願意歸還河西,秦公保證世代聽憑陛下驅馳。如果將軍執意厮殺,鞅雖不敵將軍虎威,因無退路,也只好操戈相見。鞅不通武學,僅在幼年時讀過一字長蛇陣法,這就擺在長城腳下。明日陣前,鞅率三軍將士恭迎將軍!秦三軍主將公孫鞅頓首。”

公子卬聽畢,哈哈大笑數聲,朗聲對下書的秦尉說道:“好,你回去轉告你家主將,就說本將讓他在陣前伸好脖子等著,明日辰時,本將必去砸爛他的蛇頭!”

秦軍尉轉身退出,公子卬望著他的背影冷笑一聲,對參將道:“哼,一字長蛇陣也敢叫板!傳諸將帳前聽令!”

參軍道:“末將遵命!”

杜平西側的開闊地里,公子卬登上瞭望高塔,遠遠望見秦國大軍果若公孫鞅所言,在長城前面擺開了長約數十里的一字長蛇陣。

公子卬暗喜,當下決定將魏軍全面展開,從蛇頭到蛇尾全線出擊,將長蛇攔腰斬成三段,分割包圍,各個擊破。

走下高塔,公子卬當下召來眾將,命令三軍也呈一字擺開戰場。

魏國的三萬鐵甲車騎排于右側一線,遠遠望去甲光閃閃。大將裴英昂首挺槍,站在最前面的一輛戰車上。與這三萬鐵騎對陣的是司馬錯的一萬輕騎兵,在隊前橫槍立馬的是秦軍先鋒司馬錯。

中軍陣上,公孫鞅、公子卬各自站在戰車上。兩邊的戰鼓同時擂起。戰鼓聲中,兩家主帥各將戰車挺進百步,距一箭之地勒馬停下。

公孫鞅雖然也是甲衣裹身,手中卻無戈矛,只是空著兩手站在車上,待戰車停穩,抱拳沖公子卬揖道:“公孫鞅見過上將軍!”

公子卬左手提槍,右手指著公孫鞅,大聲喝道:“公孫鞅,明人不做暗事!我原來敬你是一條漢子,今日觀之,不過是一個反複無常的小人!本將奉魏王陛下詔命,特來擒你。提起你的槍來,本將不殺手無寸鐵之人!”

公孫鞅抱拳再揖一禮:“上將軍武功高強,公孫鞅不敢提槍!”

公子卬道:“既不敢提,那就速速下車受縛,還等何時?”

公孫鞅哈哈笑道:“兔子急了也會咬人,何況公孫鞅尚有這麼多人馬?上將軍若有本事,只需將這一字長蛇陣破了,公孫鞅二話不說,自是下車受縛!”

公子卬仰天長笑:“哈哈哈哈,什麼一字長蛇陣!在本將眼里,根本就是一條死蛇!公孫鞅,看槍!”

公子卬說完,挺槍放車直沖過來,公孫鞅的戰車卻是輕輕一轉,徑回本陣。公子卬也趁勢打轉車頭。

時已酷暑,赤日炎炎。兩軍陣上,但見軍旗獵獵,金光閃耀,劍拔弩張,聽不到任何其他聲響,靜得幾乎有點沉重。

公子卬大聲叫道:“何人願奪頭功?”

裴英應聲道:“末將願往!”

公子卬道:“好!”

裴英戰車鼓動而出,沖到陣前場地上,朝秦軍陣上大聲叫道:“大魏先鋒裴英在此,何人敢來受死!”

話未落地,秦軍陣上,一騎馬沖出,正是秦國先鋒司馬錯。

兩軍陣上鼓聲大作。不消一時,裴英的戰車和司馬錯的坐騎已經攪在一起,一車一騎互相纏斗起來。

兩人戰有十余合,司馬錯敗相畢現,似乎是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裴英卻是越戰越勇,將一杆銀槍舞得上下飛轉,引得魏軍將士陣陣喝彩。

司馬錯抵擋不住,撥馬而走。裴英哪里肯依,驅車直追。公子卬不失時機,揚手叫道:“右軍進擊!”然後,奪過鼓槌,親自擊鼓。

上篇: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16)     下篇: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