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18)  
   
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18)

早已蓄勢待發的魏國右軍鐵騎緊跟裴英,以排山倒海之勢壓向秦軍。秦國散騎似乎全被嚇傻了,待愣過神來,竟是後隊變前隊,落荒而逃。

秦軍主將公孫鞅看到魏國鐵騎已被引走,假作驚惶狀,急令退兵。一時間,秦國步卒也是未戰先潰,紛紛退卻。

公子卬哪知是計,急忙揮動令旗,喝令龍賈的左軍出擊。秦人不戰自潰,龍賈看得明白,忙叫旗手揮動旗子,用旗語說明敵人這是誘敵深入,萬不可進擊。

看到龍賈的左軍遲遲不動,公子卬急了,大罵龍賈一句,竟是一車當先,狂追上去。中軍將士見主帥已沖上去,無不爭先恐後,個個奮勇,狂追“狼狽”潰退的秦國步卒。

裴英一心想要全殲秦軍的一萬輕騎,率領三萬鐵甲騎士狂追不舍,將秦兵全部“逼”入葫蘆谷里。

裴英不愧是久經沙場。看到谷中形勢險惡,他遲疑有頃,在谷口處駐馬不前,但最終仍未抵住全殲秦人騎兵的誘惑,自己留下一萬在谷外接應,使部將率軍兩萬追入谷中。

魏騎在谷中追約數里,但見兩邊高山巍峨,樹木叢生,青藤橫飛,谷中小道上並不見秦人一人一騎。魏將感覺有疑,急令撤退,卻是遲了。兩端谷口突然殺出數以千計的秦兵,將木柵、鐵蒺藜等,盡數拋在谷口,圍成陣勢,徹底阻斷谷外、谷內的魏國車騎。

緊接著,谷中鼓聲大作,殺聲震天,樹叢里冒出無數的榔頭兵,借著樹木的掩護,只擊馬頭。戰馬受到重擊,或倒地或狂奔,魏軍騎士紛紛被摔下馬來。可憐這些大魏騎士,大多數還沒有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就被應聲沖出的秦軍步卒揮刀割了脖子。那些未被擊中的,長槍在這林地里卻也難起作用,根本不敵手執短兵器、靈活自如的秦軍步卒。

裴英聽到谷中的喊殺聲,已知不妙,急忙率軍沖入谷中營救。魏國車騎連沖幾次,戰馬踩在鐵蒺藜上,紛紛倒地。裴英急了,跳下戰馬,拔出短劍。魏騎見狀,也紛紛下馬,車兵變步兵,長槍換短劍,跟著裴英踢開鐵蒺藜,搬開木柵欄,呐喊著沖向谷中。鎮守谷口的秦人不敵魏兵氣勢,被他們沖入谷中。

谷中已是一片慘相,到處都是倒地悲鳴的馬匹和不死即傷的魏卒。那些尚未倒地的魏卒漸漸聚成幾個團兒,拼死搏殺。

裴英死命救出被圍的魏兵,撤往谷口。計點軍馬,三萬鐵甲車騎,已是折去二萬有余。

公子卬驅動大軍掩殺過去,一路追至長路腳下的丘陵地帶。秦人又在這里結成陣勢,公子卬再次沖擊,秦人再潰,四散奔入叢林之中。公子卬喜不自禁,喝令全線追擊,徹底奪占長城。

然而,魏武卒到了叢林中,果如公孫衍所言,長槍派不上用場,反成了拖累。加之暑熱難當,魏人因無足夠的准備,均未帶水,熱汗一出,個個口渴難耐,奔到小溪邊,溪水早被秦人切斷,急切間竟是找不到任何水源。魏兵心情煩躁,欲找秦兵搏殺,卻是不見一人。欲找地方喘口氣,秦兵卻又突然沖出,簡直是防不勝防。

雙方戰至中午,裴英突然領著從葫蘆谷里倉皇逃出的幾千殘兵趕來。公子卬大吃一驚,方知中計,急令鳴金收兵。

聽到魏人的鳴金聲,坐在長城上安然喝茶的公孫鞅喝令擊鼓進軍。鼓聲一響,成千上萬的秦兵紛紛從長城上、叢林的隱蔽處殺出,以排山倒海之勢壓向魏兵,這些不可一世的大魏武卒早無戰心,于驚慌中紛紛成為秦人擊殺的靶子。正危急中,龍賈的三萬左軍及時殺到,如中流砥柱般擋住秦軍,且戰且退。

公子卬的戰車也緊急後撤。急切間,車輪陷入一個土坑。公子卬迅速跳下戰車,割斷轅馬的馬缰,連鞍也不及備上,騎上轅馬,在裴英等人的保護下落荒而去。

這場戰斗從前晌開始,到黃昏時分已近尾聲。

夜幕降臨,各部戰報紛紛傳進秦軍大帳,車英統計已畢,樂呵呵地對公孫鞅道:“主戰場戰斗結束,據粗略統計,葫蘆谷中,殲敵鐵騎兩萬二千,其中斬首一萬八千,傷敵四千。沿長城一線,共計斬首魏武卒五萬七千,傷敵一萬一千,繳獲輜重無數。我部傷亡尚在統計中,據粗略估計,不會超過三萬!”

上篇: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17)     下篇: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