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20)  
   
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20)

張猛也從袖中摸出一塊白布,綁在左臂上,咬牙說道:“傳令,凡臂上沒有白布的,格殺勿論!天大亮時聞鼓退兵!”

遠處,雄雞啼曉。

公孫衍揮手,五千魏卒如離弦之箭,悄無聲息地沖向死寂一片的秦營。不一會兒,連綿十數里的秦國中軍營帳里火光沖天,殺聲震耳。秦營大亂,互相踐踏,死傷不計其數。魏兵四處沖殺,秦兵被戮時的慘叫聲此起彼伏。

中軍帳里,連日操勞的公孫鞅睡得正死,聽得喊殺聲起,打個激靈,翻身起床,未及說話,車英已經進來,急道:“大良造,魏兵襲營,快上馬,隨我沖殺出去!”

公孫鞅因為太累,昨夜和衣而臥,聞言急忙沖出營帳,翻身上馬,抽出寶劍,隨車英及眾親兵沖殺而出。

沖沒多遠,張猛、公孫衍殺到,見到二人,急追上來。車英回身,躍馬挺槍迎住張猛,口中大叫:“大良造,快走!”

公孫衍聽得清楚,急叫:“將士們,公孫鞅在此!”

附近正在砍殺的數十名魏卒聽到喊聲,呼啦一聲齊沖過來,將公孫鞅等四面圍住。情況正自危急,也是公孫鞅命不該絕,從杜平看到火光趕來救援的司馬錯已經沖入包圍圈中,護住公孫鞅、車英等急撤而去。

公孫衍看到天色放亮,命人擊鼓。黑暗中,司馬錯原不知魏軍來了多少人馬,此時又聽到進軍鼓聲,更是摸不著頭腦。等待反應過來,魏人已是從容撤去。

天亮後清點,僅此一戰,秦軍竟然折損一萬三千余人,傷者不計無數。

望著一片狼藉的秦軍營地和橫七豎八的尸骸,公孫鞅久久沒有說話。這些尸骸不是倒在戰場上,而是倒在睡夢中,他身為主將,此時還能說些什麼呢?

不知過了多久,公孫鞅抬頭問道:“查出是誰劫營了嗎?”

司馬錯道:“查清楚了,是公孫衍!”

公孫鞅半晌不語,末了長歎一聲:“唉,也是該有此敗!本將什麼都料定了,偏就漏了這個人!”

陳軫見過魏惠王後,依照惠王囑托在家休息一日,第二日趕往臨晉關。因無急事,陳軫一路上不慌不忙,在過黃河浮橋時,卻突然得知,河西戰局已經塵埃落定。

他急急趕至臨晉關守將府中,便有逃奔而來的將士將實情盡數稟報。陳軫驚呆了,跌坐于地!他的所有賭注全都押在這場大戰上,可——唉,這個公子卬,真是一攤扶不起來的爛泥!

第二日天明,陳軫正自氣惱,“殺”出重圍的公子卬渾身是血地縱馬馳入關中,被守將迎入府中,見到陳軫,也不見禮,竟自坐下,真是那——默默淒淒兩眼淚,怔怔癡癡一身愁。

兩人坐有一刻,公孫卬突然叫守將搬來兩壇老酒,也不要菜,竟自坐在那兒,一爵接一爵地揚脖狂灌。陳軫也不加勸,只是雙目微閉,眉頭緊鎖。

許久,陳軫長歎一聲:“唉,公子這一敗,當真是滿盤皆輸啊!”

公子卬瞥他一眼,突然扔掉空爵,端起酒壇,“咕咕咕”幾聲一氣喝下,然後猛摔酒壇,拔劍就向脖頸橫去。

陳軫瞧得清楚,一個箭步急沖上去,將劍一把奪下。

公子卬抬頭,血紅的眼睛直望陳軫:“敗軍之將,有死而已,你——你為何攔我?”

陳軫重新坐下來,又歎一聲:“唉,事已至此,將軍縱然一死,于事何補?”

公子卬泣道:“大魏三軍——全——全完了,你叫我——叫我有何顏面再見父王?”

陳軫未及說話,臨晉關守將急急進來,大聲叫道:“報,陰晉守將張猛率部五千奇襲秦國中軍,傷敵數萬,差一點生擒秦軍主將公孫鞅!”

公子卬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了半晌,方才喃喃說道:“張猛?五千人馬?傷敵數萬?”

陳軫聞報,沉思有頃,揮手讓守將出去,看著公子卬緩緩說道:“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啊!”

公子卬聽出話音,急道:“請問上卿,此話怎講?”

上篇: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19)     下篇: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