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1)  
   
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1)

公子?遵照魏惠王旨意,棄守少梁、臨晉關等河西城鎮,撤往河東,自行燒去跨河浮橋,與秦軍隔河對峙。

副將車英聞報,立即奏知秦公:“啟奏君上,魏將公子?撤軍河東,除孤城陰晉仍為魏將張猛、公孫衍據守之外,河西全境再無魏人!”

嬴虔急奏:“臣弟以為,我可乘勝一舉攻克陰晉,搶占函谷要塞!”

秦孝公心頭一動,轉向公孫鞅:“愛卿意下如何?”

公孫鞅道:“微臣以為不可!常言道,窮寇莫追,哀兵不逼。魏人元氣已傷,再無稱霸之力。陰晉已成孤城一座,收複當是遲早之事,又何在今日明日?”

嬴虔道:“大良造別是懼怕那個公孫衍吧?”

公孫鞅尚未說話,秦孝公白了嬴虔一眼,微微點頭道:“陰晉之事,就依公孫愛卿所奏!”

“君上聖明!”公孫鞅道,“河西戰事已了,微臣以為,下面該是太子妃之事。天下既已鬧得沸沸揚揚,就不能沒個結局!”

秦孝公略一沉思:“樗里疾聽旨!”

樗里疾上前一步:“微臣在!”

秦孝公道:“再備彩禮,前往周室聘親!”

樗里疾朗聲道:“微臣遵旨!”

秦孝公道:“司馬將軍!”

司馬錯道:“末將在!”

秦孝公道:“你帶三萬步騎,借道韓境,護送樗里大夫前往周室聘親。至周之後,你等務必將寡人的誠意表達給天子陛下!”

司馬錯道:“末將遵命!”

得知秦國在河西大捷的消息,姬雪激動地伏在臥榻上,抱頭哭了個痛快。哭過一陣,姬雪抬起頭來,擦干眼淚,徑投靖安宮而去。

王後本來無病,這些日子臥床久了,身體竟是虛弱許多,稍走幾步就要喘氣。加之裝病之事,他人並不知道,即使做戲,味道也得做足,因而,盡管魏、秦使臣已去,王後依舊將一日之中的大部分時間放在鳳榻上,讓這“玉體”慢慢“康複”。

姬雪走進宮里,緩緩地跪在王後榻前,淚流滿面,哽咽道:“母後——”

王後的眼中也是淚光閃閃,伸手撫摸著姬雪的頭發:“雪兒,母後知道,嫁給燕公委屈你了,母後我——”

“母後,魏國吃敗仗了,魏人再也不敢來逼婚了。母後,雪兒——”

“雪兒,你的心思,雨兒已經說給母後了,可——可咱女人家,這婚姻大事,分毫做不了主的!”

姬雪再拜三拜,哽咽道:“雪兒知道不能自主,可——母後,您去求求父王,求他成全雪兒吧!”

王後摟緊女兒,泣道:“雪兒——”

母女二人摟作一團,傷心一陣,姬雪告別王後,走出宮門。王後聽到女兒走遠,尋思一陣,翻身下榻,喊來宮正,在兩個宮女的攙扶下緩緩地走出宮門。不多一時,王後已是來到禦書房,守在門外的內宰看到王後駕到,跪下見禮。

王後道:“陛下可在?”

內宰道:“娘娘稍候片刻,微臣這就稟報!”

內宰推開大門,走到廳中,見周顯王躺在靠椅上正在打盹。內宰遲疑一會兒,輕聲喊道:“陛下,娘娘駕到!”

顯王打個愣怔,剛要起身,王後已是自己走了進來,跪下叩道:“臣妾叩見陛下!”

顯王急忙起身,上前扶起她,關切地說:“愛妃,你——你怎麼起來了?”

王後笑了一笑:“臣妾今日略略覺得好些,就想出來走走,這一出來,不知不覺就到陛下這兒來了!”

顯王扶著王後走向自己的靠椅,高興地說:“寡人方才還在念叨愛妃,原說要去看你,誰想竟又迷糊過去了。來,愛妃請坐!”

顯王扶王後坐下,對內宰道:“為娘娘沏茶!”

內宰端上茶水,王後品了一口,嫣然笑道:“臣妾謝陛下的香茶!”

王後一口一個臣妾,內宰知趣,趕忙退出,順手帶上大門。

看到房內並無無人,王後緩緩起身,“撲通”一聲跪于地上。顯王一下子愣了,半晌方道:“愛妃,你——你這是——”

上篇:張儀逞能戲蘇秦 魏兵敗失河西(21)     下篇: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