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3)  
   
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3)

鬼谷子睜開眼睛,兩道目光如兩道利劍般直射姬雨,將她上上下下掃視一遍,再將目光盯射在她手中的玉蟬上。

盯有一會兒,鬼谷子連連點頭,口中道:“好一個玉蟬!”然後雙目閉合,似又入定。

姬雨等得焦急,正欲發問,鬼谷子緩緩說道:“玉以天地精氣化成,品性尊貴;蟬以甘露為生,品性清雅。玉琢而為蟬,當為王室之器。不過——”

鬼谷子欲言又止。

姬雨心中微震,口中卻道:“先生但說無妨!”

鬼谷子道:“玉雖尊貴,卻是凡俗追逐之物。蟬雖清雅,卻難遠飛,且須攀枝附葉,方能苟活。”

姬雨思忖有頃,點頭道:“先生所言,好像有些道理,但與小女子並無牽連!”

鬼谷子道:“姑娘請聽,此山所成之玉,早是天下獵物;此蟬所附之樹,早已根爛身腐!”

聽聞此言,姬雨不禁倒吸一口冷氣!鬼谷子不僅看透了她的身世,而且洞穿了她的處境,似乎她的所有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姬雨睜大眼睛,直盯鬼谷子,見他依舊是微閉雙眼,似乎他所講述的事情不關當下,也不關站在他面前的這個女子。

怔有一會兒,姬雨方才試探地問:“那——這只玉蟬的處境豈不——”

鬼谷子緩緩說道:“有人正在張羅織網,欲使她成為籠中玩物!”

姬雨心頭一顫,驚問:“那——先生,她——她——她該怎麼辦?”

鬼谷子微微一笑,輕聲說道:“飛呀,她不是長有一雙翅膀嗎?”

姬雨再問道:“先生,天下處處張網,此蟬翅單力薄,又該飛往何處呢?”

鬼谷子睜開眼睛,輕輕說道:“蟬生于土,附于木,得自在于林。此蟬若欲自救,自應飛往大山深處,萬木叢中!”

姬雨聽聞此言,如釋重負,籲出一口長氣,目視鬼谷子,正好與他炯炯有神的目光碰在一起。姬雨感到老人的目光既親切,又慈祥,更含一股說不出來的穿透力,似是對她了如指掌,也似對她有所默許。

姬雨心神篤定,朝鬼谷子連拜三次:“小女子替這只玉蟬謝過先生!”

鬼谷子收住目光,兩眼閉上:“姑娘好走!”

姬雨轉身走去。走有幾步,她打個激靈,回頭又問:“小女子若是再欲求教,可到何處尋訪先生?”

鬼谷子緩緩說道:“城東軒轅廟中!”

秦人經由韓境,再欲強聘周室公主,早有同情周室的韓人將消息傳至周室。

顏太師得報,急急進宮叩見顯王:“啟奏陛下,秦公使先鋒司馬錯領兵三萬,借道韓境宜陽,徑奔洛陽而來!”

周顯王大吃一驚:“秦——秦人此來何事?”

顏太師道:“聽說依然是聘親!”

顯王皺了下眉頭:“不是聘過了嗎,怎麼還要聘親?”

顏太師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

顯王的臉色陰沉下來:“這——這如何能成?寡人已經詔告列國,將公主許配燕公。今若反悔,叫寡人顏面何存?”

顏太師道:“秦人旬日之前大勝魏人,奪回河西,秦公乘勝再來聘親,自然也是為了他的顏面!陛下,秦人前番以禮相聘,此番以兵相逼,看來是志在必得。”

“老愛卿,這——這可如何是好?”

“秦國本為虎狼之邦,這又乘勝而來,陛下若是執意不許,秦人勢必兵臨城下,後果不堪設想!”

周顯王臉色慘白,半晌方道:“愛卿是說,寡人這次不得不向秦人低頭了!”

顏太師卻是斷然搖頭:“微臣以為不可!”

周顯王大是驚愕:“哦?”

“魏人經此一敗,雖說霸勢不再,但魏仍不失為天下大國。秦人經此一勝,雖說威震列國,可其威勢仍不足以稱霸天下。洛陽西有崤、函二關,北有黃河天險,秦人雖是威猛,于我大周卻鞭長莫及。此番雖說強兵相加,卻也是借道韓境。反過來說,魏人卻是近在咫尺,就如榻邊臥虎。陛下若是將公主改嫁秦人,自己食言不說,魏罃也必懷恨于心,甚至會將河西之辱記在周室頭上。”

上篇: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2)     下篇: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