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6)  
   
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6)

姬雪卻是不為所動,緩緩說道:“雨兒,阿姐沒什麼可求你的,只求將來有一天,你能前去燕地看看——看看你的阿姐……”

姬雨抱住姬雪,痛哭失聲:“阿姐——”

姬雪輕輕地撫摩著姬雨的柔發,聲音幾乎是在呢喃:“雨兒,燕地遙遠,阿姐這一去,此生怕是再難回來了。阿姐想念你時,就會把心里的話說給大雁,大雁最是守信,定會把阿姐的話兒,全捎給你。雨兒,秋天到來時,只要你看到南飛的大雁,可要用心去聽——”

姬雨摟住姐姐,號啕大哭。

兩個哭過一陣,姬雪開始收琴,將它裝進檀木盒中,轉對姬雨道:“阿姐沒什麼再可寶貝的了,這架琴陪伴阿姐十二年,是阿姐的心。阿姐將它送給你,你要是高興,它就同你一道高興;你要是傷心,它——它也會哭的!”

姬雨摟緊姬雪,哭得愈加傷心。

太學附近有一條弄堂,叫貴人居,兩邊清一色全是客棧。春秋時太學繁忙,這條弄堂里住滿了列國學子。眼下周室衰微,太學荒蕪,這里的客棧門可羅雀,生意一落千丈,因而,張儀沒花多少錢,就在貴人居里最是氣派的一家客棧里租了一幢小院。小院是典型的春秋時代周式四合院,外形甚是華美,內中更是雕梁畫棟,極盡奢華,可惜全都陳舊了,房中隨便哪件東西,拿出去就是古董。

張儀自然占據了三間主房,東廂房是小順兒的,剩下兩間西廂房,就讓蘇秦住了。

自從那日眾學子大鬧學宮、逼蘇秦背劍之後,琴師日日進宮為王後奏琴,學宮這邊就沒人管了。眾學子樂得自在,要麼打道回府,要麼就在這洛陽城里四處晃蕩。

前些日子里,河西戰事一日緊似一日,張儀甚是掛念母親,本欲回家探望,卻是接連收到三封家信,母親在信中一再強調家中甚好,叮囑他務必要好好讀書,早日有個長進。張邑距少梁尚有三十里,更不是軍事要塞,母親這麼一說,張儀漸也放下心來,日日只在洛陽城里逍遙。

自遇蘇秦之後,張儀的生活里平添了許多樂趣,不說別的,僅是逗蘇秦說話,就是一大享受。由于結巴,蘇秦輕易不肯說話,一旦張口,越急越是結巴,越是結巴越好玩。再有就是,似蘇秦這般出身低賤、先天不足之人,卻又偏是心比天高,白日做夢,早晚只想那卿相之尊,連舉手投足,也表現得與他人大相迥異,簡直就是一個怪人。對于生性好奇的張儀來說,還有什麼能比與一個怪人朝夕相處更有趣味呢?

張儀向有早睡早起的習慣,吃過晚飯,先逗蘇秦樂了一會兒,就走回主房,在榻上躺下。

這日晚間,偏巧天氣異常煩悶。張儀躺有一時,身上便出一身大汗。他輾轉反側,實在睡不去,只好坐起身子,隨便伸手朝木榻上一摸,整個葦席竟是濕漉漉的。

張儀順手揭起葦席,走出房門,一直走進院里,“啪”的一聲將葦席扔在地上,在席子上躺下,沖西廂房大叫道,“卿相大人,睡著了嗎?”

這種天氣,蘇秦如何睡得著覺。不一會兒,他也拿著葦席,走到院里,在張儀旁邊鋪下席子,躺下來。

“這鬼天氣,”張儀道,“熱死人了!卿相大人,你閱曆多,見過這麼悶的天嗎?”

蘇秦道:“回——回公子的話,蘇——蘇秦見——見過!”

“哦?”張儀要的就是聽他說話,急道,“快說說,是怎麼個悶法?”

“就——就像這——這樣!”

“這不是廢話嗎?在下問你是怎麼個悶法,就是——這個——就是具體說說,悶成個啥樣兒?”

蘇秦想了一想:“就——就像是在蒸——蒸——蒸——蒸——”

蘇秦卡在“蒸”字上,這正是張儀所要的效果,當下哈哈笑道,“卿相大人,後面是不是個‘籠’字?”

蘇秦道:“正——正是!”

“嗯,”張儀贊同道,“卿相大人描繪的是,這鬼天氣還真像個蒸籠!”

上篇: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5)     下篇: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