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9)  
   
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9)

所有人都嚇呆了,以為他要刺殺公主。大家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姬雪已讓彩車停下。蘇秦見車停下,急忙朝前跪行幾步,一直跪到彩車下面,依舊將劍舉在頭頂。姬雪默默無語,淚如泉湧,伸出兩只纖纖顫顫的玉手,鄭重地接過木劍,然後“呼啦”一聲拉上車簾。蘇秦聽到,車簾後面傳出輕輕的啜泣聲。

車輛緩緩起動,車輪滾滾前行。蘇秦依舊跪在地上,納頭泣拜,口中卻只結巴一個字:“姬——姬——姬——姬——姬——”

張儀在一邊看得傻了。縱使他上天入地,無所不敢,卻也做不出這樣的動作,更無法相信身份高貴的天下第一美女,竟然願意接受一個身份低賤的結巴的怪異贈物。

送親隊伍漸漸遠去,蘇秦仍舊跪在地上,口中不斷地重複那個“姬”字。

張儀走過來,朝他的肩膀猛拍一掌:“嗨,花癡呀你!”

蘇秦抬頭見是張儀,方才回過神來,喃喃道:“天哪,她——她——她是天子的公主!”

張儀朝他打一揖道:“喂,卿相大人,還甭說,你倒真有一股膽氣,在下服了!”

蘇秦起身,靦腆地笑了。

張儀半開玩笑、半是認真地說:“卿相大人,你豔福不淺呢!在下敢說,學宮里的那些王八羔子,哪一個都是願出十金去買公主一笑!至于公主的眼淚,一滴少說也值百金!方才公主為你流下那麼多淚,還收下你的贈物,看得在下是兩眼發直,心中泛醋!看得出來,卿相大人的確不是凡俗之才,要讓公主去選郎君,她中意的說不定就是大人您呢!”

蘇秦滿臉漲紅:“張——張公子,開——開啥——啥玩——玩笑!在下——”

張儀笑道:“玩笑話,又不是當真!不過,這話說回來,她一個,再一個就是她的那個妹妹,也就是那日痛罵那些王八羔子的那個小妞兒,還真是天下絕色!卿相大人既然看上了這個姐姐,那個妹妹就是張儀我的嘍!”

蘇秦一下子生氣了:“人——人家生——生離死——死別,遠——遠嫁他鄉,公——公子卻——卻尋快——快活,于心何——何——何忍!”

張儀趕忙笑道:“好嘍,好嘍,算在下嘴貧!走,在下請大人小喝一杯,算是賠罪!”

顏太師護送公主徑出王城東門,准備取道韓境,經趙境至燕。車隊行至洛水,小雨停歇,河水卻是暴漲。送親隊伍在此耽擱兩個時辰,費盡許多周折,方才過河。過去洛水就是東周公的封地鞏邑,按照約定,將由東周公護送雪公主至到韓境。顏太師籲了一口長氣,在洛水岸邊別過公主,叮囑淳于髡幾句,這才打轉車頭,徑回洛陽。

淳于髡、姬雪一行沒走多遠,忽然聽到前面馬蹄聲急,不一會兒,迎面黑壓壓地馳來一支輕騎。遠遠望去,黑糊糊的淨是馬頭,看樣子,少說也在五千人以上。

這支輕騎如急風般卷來,待到近處,淳于髡方才看清打著的是秦國黑旗,上面寫著“聘”、“秦”、“樗里”、“司馬”等字號。

正是冤家路窄!淳于髡暗吃一驚,但此時已無退路。淳于髡略想一想,喝令吹手和鼓手吹打起來,自己硬著頭皮一車當先,竟迎上去。

兩支隊伍各距五十步停下。

見是樗里疾一馬當先,淳于髡遂打一揖,緩緩說道:“燕國迎親特使淳于髡見過樗里大夫!”

樗里疾亦還一揖:“秦國五大夫見過燕國特使!”

淳于髡道:“燕公迎娶新人,樗里大夫這是特來賀喜的吧!”

司馬錯怒氣沖天,策馬欲出,樗里疾擺手攔住,大聲回道:“正是!樗里疾賀喜燕公,賀喜燕國夫人!”轉對司馬錯,“司馬將軍,為燕國夫人讓路!”

樗里疾說著,自己徑自避到路邊。

司馬錯急道:“樗里兄,這——”

樗里疾卻是毫無商量余地,果斷地說:“讓路!”

司馬錯只好避向道旁,朝身後大聲說道:“傳令,為燕國夫人讓路!”

上篇: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8)     下篇: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