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10)  
   
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10)

秦國騎兵紛紛避向大道兩側。

淳于髡朝樗里疾、司馬錯深深一揖:“燕國夫人、燕公特使謝樗里大夫、司馬將軍讓路!”言畢,朝身後招了招手,自己的軺車率先馳去。

鼓樂聲再次響起,迎親車馬在五千秦國鐵騎的夾道中緩緩馳過。

眼看送親人馬漸去漸遠,司馬錯懊惱地“咦”出一聲,大聲叫道:“樗里兄,你我奉旨聘親,公主卻嫁予他人,這——這回去如何向君上交待?”

樗里疾似是自語,又似是對司馬錯:“這個周王,動作倒是真快!”

司馬錯急道:“樗里大夫,我們這就動手,搶回公主還來得及!”

樗里疾道:“搶不得!”

司馬錯怔道:“為何搶不得?”

“周室早已明確將公主嫁給燕公,燕公這是明媒正娶,堂堂正正,將軍如果搶親,便如那山中劫徑的強賊,不但會在列國傳為笑柄,而且還將引起邦交爭端,有違君上聘親的初衷!”

“什麼邦交爭端?燕國弱而偏遠,燕公又是老朽一個,敢奈我何?”

樗里疾道:“燕國離我雖遠,離齊、趙卻近。我若欲制齊、趙,就必須結好燕國!若是大良造在此,看到事已至此,非但不會搶親,說不定還要重禮相送!”

司馬錯沉思有頃,點頭:“嗯,此言有理,只是我們興師動眾,又這般聲張,這——這白跑一趟,怎麼收場呢?兩手空空地回去,又如何回稟君上?”

樗里疾笑道:“司馬將軍放心,在下已有主張!”

司馬錯急道:“樗里兄,快說是何妙計?”

樗里疾陰陰地又是一笑:“周天子急乎乎地將這雪公主嫁走,卻忘了他的身邊另有一個雨公主!我們此番前來聘娶雨公主,不但合情,而且合禮,看他周天子還有什麼話說?”

司馬錯連聲喝彩:“好好好,果是妙計!”朝身後的軍尉大聲叫道,“傳令,涉水過河,在洛水對岸安營下寨!”

對大周室的王後來說,這一日比她當年嫁到周室還要傷心。自辰時開始,她就誰也不見,連姬雪走進宮中向她最後訣別,她也沒有睜眼。姬雪剪下一縷頭發,輕輕地放在她的身邊,然後跪地三拜,又在她的額頭上印了一記深吻。

王後始終未說一句話,只是呆呆地閉著兩眼,坐在榻上。看到母後傷心欲絕的樣子,姬雪實在不忍面對,毅然轉身,捂住臉,啜泣著飛步離去。

沒過多久,宮門處傳來爆竹聲,然後是鑼鼓聲和絲竹聲。王後依舊動也未動,竟如癡呆了一般。

所有的宮人都在送別姬雪,除她之外,偌大的宮室里竟無一人,連宮正也不在身邊。王後就如一尊雕塑,呆呆地坐在榻上,聽著那鑼鼓聲漸去漸遠,再聽著眾宮人陸續回來。

起初,宮人們沒有在意,都道她是傷心過度,待會兒就好了。趕至中午,見王後仍是這樣動也不動地坐在榻上,任誰喊她,她也不應,這才急了,宮正急使人稟報陛下,不一會兒,就見周顯王跌跌撞撞地跟著內宰走了過來。

看到王後可怕的樣子,顯王也是急了,上前捉過她的兩手,柔聲叫道:“愛妃,愛妃,你這是怎麼了?你說話呀!愛妃,你——你說話呀!”

王後終于有了反應,眼眶中開始盈出淚水。顯王坐到榻上,輕輕地摟住王後,一邊輕輕搖著,一邊輕拍著她。

在顯王的愛撫下,王後的淚水這才如山泉般湧出,結結實實地哭叫一聲:“雪兒——”

顯王將王後又抱了一會兒,感覺已是好些了,方才讓她躺下,將她的頭放在枕上,自己坐在榻邊,拿一塊濕巾輕輕拂去她臉上的淚水,柔聲勸道:“愛妃,不要再為雪兒傷心了。寡人想過了,燕國雖說偏遠,卻少有戰亂,雪兒或能一生平安!”

王後凝視顯王,信任地點了點頭,同時伸出纖手,緊緊地握住顯王的大手。

恰在此時,內宰神色驚慌地走進來,正欲稟報,見此情景,急忙打住。

上篇: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9)     下篇: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