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12)  
   
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12)

強盜也有強盜的道理。樗里疾一張鐵嘴左來左擋,右來右堵,解說得當真是滴水不漏,似乎那秦公對大周王室真還存著一副赤膽忠腸。

周顯王哪里肯信,思忖有頃,緩緩說道:“秦公好意,寡人領了。只是小女姬雨貌丑性倔,難配秦公虎子,還請樗里先生稟明秦公,讓他另擇賢惠之女!”

此話無疑是斷然拒絕。樗里疾一愣,即刻陰下臉來,再拜說道:“秦國太子嬴駟年少英俊,文武全才,無論哪一方面無不強過那老邁的燕公!再說,秦公與王室同宗,七百年前就已血肉相連,兩家姻親,並未辱及王室血脈,望陛下莫再推三阻四!”說到這里,樗里疾再次頓首。

面對如此強硬的聘親,周顯王氣得說不出話來:“你——你——”

樗里疾的眼睛斜向西周公。西周公長歎一聲,緩緩說道:“陛下,依了季叔的話,允准此事吧。秦室聘親之事已鬧得沸沸揚揚,天下皆知,若是沒有一個結局,教秦公的面子往哪兒擱?再說這雨兒,老朽屈指算來,下月也就及笄,照理說該嫁——”

西周公的“人”字尚未說出,看到周顯王的臉色煞白,手指竟是顫抖起來,趕忙打住。

樗里疾道:“陛下——”

周顯王雙肩震顫,面容扭曲,兩眼似要射出火來。

禦史轉對樗里疾道:“樗里大夫,聘親之事關乎社稷宗法,不可速圖。陛下今日剛嫁愛女,心緒尚未收回,改日再議此事如何?”

樗里疾沉思有頃,點頭說道:“也好。”從袖中摸出兩份奏章,“這是聘書和納彩禮單,望陛下笑納!樗里疾這就前去洛水大營,恭候陛下佳音!”

言畢,樗里疾陡地起身,將聘書和禮單“啪”的一聲甩給禦史,竟是昂首走出。

殿中數人面面相覷。

周顯王手指西周公、顏太師和禦史,打著顫道:“你——你們——出——出去!”

靖安宮那邊,王後閉眼沉睡有頃,已是恢複過來,略略抬起身子,朝侍女說道:“你去看看陛下,我感覺像是有事!”

“奴婢遵旨!”

侍女朝正殿方向走去,路上遇到一個宮人,侍女向他打聽陛下,宮人說是看到陛下朝禦書房去了。侍女隨即折身轉去書房,剛到院門外面,就見一個年約十七八歲的宮人正在咬牙切齒地盯視一樹大樹的樹頂。樹頂上,一只知了不知躲在何處,正在那兒起勁地“吱——吱——”鳴叫。

宮人尋不到知了,聽得實在憋氣,突然運足力氣,朝著樹身猛踹一腳。大樹微微震動一下,又紋絲不動了。那知了非但沒有飛走,叫聲反而更加響亮。

宮人正自惱怒,侍女走來,見他那副樣,“撲哧”笑道:“您這是跟誰過不去呢?”

“陛下正在生氣,這只知了卻在這里吱吱吱吱,吱個沒完沒了!”

“生氣?生什麼氣?”

宮人略想一下,叫她過來,在她耳邊悄語一番,侍女驚道:“這可怎麼辦?雨公主跟雪公主大不一樣,是個烈性子,何況娘娘還在病著呢!”

宮人抹淚道:“說的就是這個!陛下都快氣瘋了,小人卻——卻幫不上,一點忙兒也幫不上——”

侍女也不聽他嘮叨,撒丫子直奔回去。

她一口氣跑到靖安宮門口,突然意識到什麼,陡地停下步子,倚在門上喘氣。喘了一小會兒,她才正正衣襟,緩緩走入宮內。

王後微微抬起身子:“見到陛下了嗎?”

侍女神色慌亂地說:“見——見到了!”

王後道:“有何事兒?”

侍女越發慌亂:“沒——沒啥事兒!”

王後道:“沒啥事兒用得著支支吾吾?說吧!”

侍女這時反倒鎮定下來了:“娘娘,是真的,真的沒啥事兒,是真的!”

王後的目光逼視著侍女,許久方道:“你要不說,本宮自個問去?”

說著,王後吃力地坐直身子,兩腳滑到榻下,向前走了兩步,身子略略一晃。

上篇: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11)     下篇: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