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17)  
   
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17)

張儀的語氣越來越認真:“蘇卿相,你看,凡人掛的是銅鐵之劍,卿相大人掛的卻是木劍。凡人多是金劍正掛,卿相大人卻是木劍倒掛。凡人言辭流利,卻常常大言不慚,卿相大人言語遲鈍,卻往往語出驚人。凡人不思上進,安貧知命,卿相大人卻胸有大志,不懈以求!大人想想看,這天底下最不尋常之人,最不尋常之事,不是卿相大人您,又是何人呢?”

蘇秦滿面羞紅,正色道:“蘇——蘇秦已是人——人輕身——身賤,公——公子莫——莫再取——取笑!”

張儀亦抱拳道:“卿相大人說的這是哪里話?在下雖愛說笑,正事從不含糊。即使卿相大人看不上眼前富貴,娘娘之病也是天下大事。卿相大人身為周室子民,自然也該為陛下分憂。娘娘重病,大人明知有治卻無動于衷,就是不忠。卿相大人,在下所說,實非戲言,望大人明察!”

望著張儀一本正經的樣子,蘇秦當真猶豫不決起來。

張儀瞧一眼鬼谷子,靈機又動,湊前說道:“卿相大人,旁邊那位先生不是算出卿相大人一月之內必有大喜嗎?說話間,一月期限這就到了,卿相之喜應該到來。可喜在哪兒呢?在下尋思,大喜也許就是眼下。此為命數,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哪!”

蘇秦越發遲疑:“這——”

張儀道:“卿相大人若是仍存疑慮,我們何不再去求他一卦?若是卦得凶,大人不去揭榜。若是卦得吉,大人不去,豈不是坐失良機?”

蘇秦覺得有理,下意識地摸摸口袋:“我——”

張儀拍拍胸脯:“走走走,卦金在下來付!”

張儀不由分說,扯著蘇秦走到鬼谷子跟前。張儀拿出一金,朝鬼谷子跟前一擺,抱拳說道:“老先生,在下為這位卿相大人再卜一卦!”

鬼谷子微微一笑:“不知客官欲占何事?”

張儀道:“就占今日吉凶!”

鬼谷子眼也不抬:“今日不吉不凶!”

張儀笑對蘇秦道:“聽見了嗎,卿相大人?今日是不吉不凶,你還遲疑什麼?”

蘇秦叩首:“先——先生,張——張公子要——要讓晚——晚輩前——前去揭——揭榜,晚——晚輩請——請先生指——指點!”

鬼谷子道:“既然這位公子讓你揭榜,你去揭下就是!”

蘇秦一怔,驚道:“可——晚輩不——不通醫——醫道,如——如何救治娘——娘?”

“這倒不難。老朽予你一只錦囊,你只要呈予娘娘,或可對她病證!”

鬼谷子說著,從袖中掏出一只錦囊,放于蘇秦面前。蘇秦接過,三拜起身。

張儀心中高興,拉上蘇秦徑向王榜走去,邊走邊大聲喊道:“諸位閃開,有人來揭榜嘍!”

眾人鴉雀無聲,齊將目光聚向二人。蘇秦再無退路,只好在張儀的推攘之下,一步一步地走到榜前。

面對王榜,蘇秦仍在遲疑。張儀將他猛力一推,蘇秦已到王榜下面。眾人齊聲起哄,蘇秦眼睛一閉,伸手將那王榜一把扯下。

看到有人揭榜,守候在這里的秦使隨員急至茶館:“報,有人揭榜了!”

司馬錯吃了一驚:“這麼快,茶還沒涼呢!”

樗里疾急問:“何人揭榜?”

隨員道:“就是方才撞上司馬將軍的那個土包子、愣頭青!”

司馬錯、樗里疾均是一怔,驚異地問:“怎會是他?”

隨員道:“這小子多少有點癡呆,且是個結巴,根本不通醫道,是跟他一道來的另一個小子硬將他推上去的。”

“哦,那人為何推他揭榜?”樗里疾道。

隨員道:“那小子看樣子是個富家郎,想必是拿這個土包子尋開心的!”

司馬錯站起身來:“走,看看去!”

兩人放下茶杯,疾步走到宮門這里,已見王宮正門的朱漆大門洞開,四名甲士正在簇擁惶惑不安的蘇秦走向宮門,一大群看熱鬧的人跟在身後。奇怪的是,原先的哄笑聲聽不到了,眾人皆是默默地站在那兒,似乎是在為一個走向斷頭台的英雄送行。

上篇: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王榜(16)     下篇:天子嫁女風裹雨 蘇秦懵懂揭皇榜(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