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5)  
   
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5)

張儀急道:“蘇兄,在下真心,敢對日月!”眼珠一轉,朝小二揚手喝道,“小二,在這屋中擺上香案,兩位爺要義結金蘭!”

小二大聲應道:“好咧!”

不一刻兒,小二擺出香案,點上香燭,又拿出兩只紅瓷大碗,將壇中老酒全部滿上。張儀起身拉過蘇秦,雙雙牽手,徑至香案前面,各自焚香,雙雙跪下。

接著,兩人各自咬破手指,滴血入酒。

張儀對著香案連叩三次,朗聲說道:“蒼天在上,魏人張儀今與周人蘇秦義結金蘭,蘇秦年長為兄,張儀年幼為弟。自今日始,張儀願與蘇兄有福同享,患難與共,共謀大業!若有背逆,天地不容!”

蘇秦亦對香案連叩三次,吃力地結巴道:“蒼——蒼天在——在上,蘇——蘇秦與張——張公子——義結金——金蘭,他——他日蘇——蘇秦若——若得富——富——富貴,定——定——定不獨——獨享,若有背——背——背——背逆,天——天——天地不——不——不容!”

宣誓已畢,張儀、蘇秦端酒起身,碰過碗後一飲而盡。

喝過結拜酒,張儀叫來小二,拿出錢袋道:“數——數數看,夠酒錢否?”

小二將錢袋倒出來一看,共是十金,忙道:“夠了夠了,小人這就找零去!”

張儀大手一揮:“不——不用找了!”

說著,張儀拉上蘇秦,二人相互攙扶著,踉踉蹌蹌地走下樓梯,走到大街上。

張儀望著蘇秦,哈哈笑道:“哈哈哈哈,今兒個與蘇兄義結金蘭,張儀此生也算有了兄長,真叫痛快!”

蘇秦道:“蘇——蘇秦能與張——張公子義結金——金蘭,就——就——就如做——做夢一般!”

張儀的眼睛瞪向蘇秦,佯作生氣地說:“不許再叫張公子,要叫儀弟!”

蘇秦應道:“不——不是儀——儀弟,是賢——賢——賢弟!”

張儀朝蘇秦背上猛拍一掌,高興地說:“好,賢弟就賢弟!”

又走幾步,張儀似乎想起一事,停住腳步,略怔一怔,突然爆出一聲長笑。

蘇秦奇道:“賢——賢弟為——為何發——發笑?”

張儀又笑一陣,方才止住,大聲說道:“蘇兄,你還記得那個看相的白眉老頭嗎?什麼‘遠觀萬里鵬程,近判旦夕禍福’,我算看明白了,這些江湖術士,淨是胡扯!”

蘇秦道:“賢——賢弟何——何出此——此言?”

張儀從鼻子里哼出一聲:“他說一月之內,蘇兄將逢人生大喜,張儀則有人生至悲。屈指算來,今日已滿三旬,足額一月,蘇兄喜在哪兒?張儀我又悲在何處?”

蘇秦點頭說道:“賢——賢弟所言甚——甚是,想我蘇——蘇秦這——這——這般光景,混——混——混口飽——飽飯已是不——不易,哪——哪里還——還——還能貴——貴——貴至卿——卿——”

蘇秦的“相”字還沒有說完,已是一個趔趄歪在地上,幾次欲站起來,皆不能夠。張儀伸手拉他,結果自己也是倒在地上。二人干脆就在這大街上仰天躺下,頭對頭,排成一字形,占去了大半個街道。

張儀兩手比劃道:“不瞞蘇兄,只待明日,儀弟定要尋到那個臭老頭子,看他有何話說?要是他說得好聽,求我幾句,我或可放他一馬。要是他說得不好,看我不把他的招幡扯下來,踩在地上!”

就在此時,前面不遠處,蘇代領了兩個年輕人一路走來。

一人道:“我說蘇代,城里到處是人,這都找半天了,哪兒尋去?”

蘇代歎道:“唉,尋不到也得尋!”

另一人笑道:“嗨,真要找不到才叫好玩呢,這邊新娘子空守炕頭,那邊新郎官在外逍遙!不是吹的,這在咱這軒里,還真是黃花閨女進洞房,頭一遭哩!”

蘇代臭道:“遭你個頭!阿大在家里大辦喜事,興師動眾,我們若是找不到二哥,叫阿大咋個收場?”

上篇: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4)     下篇: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