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6)  
   
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6)

正說之間,一人遠遠看到路上躺著兩人,驚叫道:“看,前面有兩個醉鬼!”

另一個揉揉眼睛:“蘇代快看,左邊那個好像是你二哥呢!”

蘇代定睛一看,喜道:“是二哥!快!”

三人急奔過來。蘇代扳起蘇秦,搖晃他道:“二哥,二哥,你醒醒!”

蘇秦揉了揉眼:“誰——誰在叫——我?”

“是我,蘇代,阿大讓你回去!”

“什——什麼阿——阿大,我——我——我不——不回去!”

張儀聽得清楚,一骨碌爬起,坐在地上道:“請問仁兄,你是何人?為何拉扯蘇兄?”

蘇代道:“我是蘇代,蘇秦是我二哥。家父想見二哥一面,我是特來請他回去的!”

蘇秦道:“賢——賢弟,甭——甭理他,咱——咱們快——快走,我——我要學——學藝——要跟賢——賢弟共——共謀大——大——大富大——大貴!”

張儀踉蹌站起,朝蘇代打一揖道:“這位兄弟,請問令尊為何要見蘇兄一面?”

蘇代回禮,稍加遲疑,這才說道:“家父說,他就要死了,只想再看二哥一眼!”

“既如此說,蘇兄就交給你了,張儀就此別過!”

此時,蘇秦已是醉得就像一攤爛泥,呼呼大睡過去。蘇代讓同伴招來一輛騾車,三人將蘇秦放于車上,別過張儀,揚長而去。

望著騾車漸漸遠去,張儀踉踉蹌蹌,朝著貴人居走去。看看行至小院前面,酒勁再次上來,張儀一個趔趄,急忙扶牆而行,心中卻是依然念著明日之事,自語道:“蘇兄之父這要死了,此為大喪。人生至悲,莫過于喪父。今日是第三十日,如果蘇兄遭遇大喪,老頭子所言也不為虛!”

行有幾步,張儀住腳,又是一番自語:“就算老頭子預言應驗,也不過應驗一半,且這一半還是顛倒著的。蘇兄所遇,當是人生至悲,何來大喜?”

說到這兒,張儀再爆一聲長笑。

笑過之後,張儀又是一番扶牆深思,自語道:“若是喜喪顛倒,蘇兄遭遇大悲,我當應驗大喜才是!天已迎黑,我的大喜,又在何處?看來,那個白眉老頭純屬瞎蒙!哈哈哈哈,他的那個招幡,明日我是扯定了!”

聽到笑聲,小順兒急急走出,一見張儀,趕忙叫道:“少爺,您——您可算回來了!”

張儀劈頭罵道:“你小子死哪兒去了?快,扶扶我回去!”

小順兒上前攙住張儀:“少爺,張伯捎來急信,小人四處找您,不知您哪里去了?”

聽到家中果來急信,張儀的酒一下子醒了一半,兩眼發直地望著小順兒:“張伯急信?這信——信在哪兒?”

小順兒忙從袖中摸出一信,遞給張儀。張儀接過來,口中卻道:“難道真有喜信兒?”

張儀邊說邊拆,因為醉勁太大,手指不聽使喚,連拆幾次,竟是啟不開蠟封。小順兒看得著急,從他手中一把將信奪過,三下兩下開封,抽出信函遞給張儀。剛讀兩句,張儀神色立變,又讀幾行,忽然慘叫一聲:“娘啊——”當下倒于地上,人事不醒。

小順兒大驚,接信匆匆看過,二話沒說,趕忙套了車馬,見過客棧掌櫃,將房錢仔細算過,又去街頭買了干糧,將張儀放在車中,策動馬車,投河西急急而去。

日近後晌,宮正手拿一只盒子,興沖沖地走進靖安宮,叩拜已畢,將盒子雙手捧在手中:“娘娘,這是您要的物什,微臣尋了半日,好不容易才尋到的!”

王後指了一下梳妝台:“放那兒吧!”

宮正起身走到梳妝台前,拉開一只抽屜,將那盒子放進抽屜里,轉對王後道:“娘娘,微臣這就放在抽屜里,您記牢了!”

王後點了點頭,對宮正道:“讓宮人都出去吧,本宮想歇息一會兒!”

宮正示意,眾宮人退出,宮正也走出去,順手帶上宮門。

看到眾人都出去了,王後坐起身子,取出鬼谷子錦囊里的絲帛,久久地凝視著上面的字跡。有頃,王後放下絲帛,眼眶里眼淚盈盈,眼前也漸漸模糊起來。

上篇: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5)     下篇: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