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7)  
   
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7)

呆有一陣,王後陡然打了個激靈,下榻走到幾前,咬破手指,在硯中滴入鮮血,以筆蘸之,在絲帛上又寫幾行,仔細端詳一陣,將其小心折起,放入錦囊,拿針線仔細縫好,走回榻上躺下,朝外輕聲喊道:“來人!”

不敢遠離、一直候在門外的宮正聽到喊聲,急走進來:“娘娘有何吩咐?”

王後笑道:“這些日子本宮生病,也讓你受累了!”

宮正道:“都是微臣不好,未能侍奉好娘娘,讓娘娘受了這麼多苦!”

王後緩緩說道:“是本宮身體不好,哪能怪你?不過,本宮眼下感覺好多了,甚想睡個長覺,你可守在宮外,無論何人,莫使他們進宮打擾!”

見王後心平氣靜,氣色確實見好,宮正根本沒有多想,忙點頭道:“娘娘放心,老微臣只在門外候著,寸步不離!”

王後點了點頭,從枕下摸出那只錦囊,緩緩說道:“晚些時候,萬一陛下來了,你就說,本宮在睡覺,不過,這只錦囊,你可轉呈陛下,就說是本宮轉交他的!”

宮正雙手接過,兩眼望著錦囊,略顯驚異地說:“娘娘,這——”

王後淡淡一笑:“沒什麼,是個治病的偏方兒!”

宮正放下心來,點了點頭,轉身出去,將門輕輕帶上。

偌大一個靖安宮,此時只有王後一人。宮中靜得出奇,門邊的滴漏里發出的滴水聲清晰可數。

王後在榻上躺有一會兒,似乎想起一事,這又緩緩下榻,慢慢走到窗邊,望著那只被顯王摔碎、又被她重新拼接過的玉瓶。

玉瓶依舊是那麼端莊,那麼華貴,那麼富有王家風度。是的,她已撿起了每一個細小的碎塊,她的手工也非常不錯,將它們拼接得完美無缺,若是不細心的人,很難注意到這只玉瓶竟是一堆碎片。

望著玉瓶,王後緩緩跪下,長歎一聲,喃喃道:“陛下,臣妾——臣妾沒有膠水,臣妾所能做的,也就這麼多了!”

說著,王後朝玉瓶拜過幾拜,緩緩起身,走至自己的梳妝台前,坐下來,對著銅鏡,慢慢梳妝。她將頭發重新梳過,挽成顯王最愛看的發型,然後紮好發髻,描眉,畫眼瞼,再後是打開衣櫃,一件接一件地穿起她出嫁那日的華麗服飾,戴上她的後冠。

王後有條不紊地做好這一切,走回梳妝台前,平靜地對銅鏡坐下,凝視著銅鏡中這個依然是風華絕代的大周王後。

王後凝視有頃,從梳妝台下拉出那只抽屜,摸出那只小盒,取出那只小瓶,擰開瓶塞,緊閉雙眼,輕啟櫻唇,“咕”的一聲一氣飲下。

然後,王後將空瓶依舊放回盒中,塞進梳妝台下,輕啟腳步,緩緩走回榻前,徐徐躺下,拉上錦被,閉上眼瞼。

宮正奉了王後旨意,只在門口守著。兩個時辰中間,前後有三撥人前來探望,一是姬雨,二是西周公,三是內宰。宮正只將王後的話重複三遍,一個也未讓進。

天色迎黑,周顯王放心不下,在內宰的陪同下親自探視,看到宮門依然緊閉,宮正依舊守在門外。

顯王欲開宮門,宮正攔道:“陛下,娘娘說了,娘娘甚想睡個長覺,無論何人,都不能打擾!”

“寡人也不能嗎?”

“娘娘是有這個意思。”宮正說著,從袖中摸出那只錦囊,“娘娘說:‘晚些時候,萬一陛下來了,你就說,本宮在睡覺,不過,這只錦囊,你可轉呈陛下,就說是本宮轉交他的!’”

顯王大是詫異,接過錦囊,看到封口處細密有致的針腳,已知是王後親手所縫,趕忙拆開,抽出里面的絲帛,打開一看,臉色立變,一把推開宮正,撞開宮門,跌跌撞撞地沖到榻前,大叫道:“愛妃——”

宮正、內宰均傻愣了。二人相視一眼,急急沖進宮中,果見王後妝飾已新,靜靜地躺在榻上。顯王伏在她身上,只是悲哭不已。

不用再問,內宰已知發生何事了,趕忙叫道:“快,召太醫!”

上篇: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6)     下篇: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