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8)  
   
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8)

宮正飛奔出去,不一會兒,領著太醫急至靖安宮。太醫摸摸脈相,驗過鼻息,輕輕搖頭道:“娘娘駕崩了!”

內宰急問:“娘娘中午還是好端端的,為何突然就駕崩了呢?”

“下官也是不知。娘娘這病,原本沒有這麼急的!”太醫道。

宮正突然想起什麼,匆匆走到梳妝台前,忽地拉開抽屜,急急摸出那只盒子,打開一看,里面已是一只空瓶,當下跪地,號啕大哭:“娘娘,都是微臣害了您啊!”

太醫急走過去,拿過瓶子看過一陣,將瓶中殘余滴在梳妝台面上,拿鼻子嗅過,怔了半晌,方才歎道:“唉,娘娘這是飲了汞水,方才駕崩的!”

“汞水?娘娘哪來的汞水?”內宰驚道。

宮正泣道:“是微臣尋來的。娘娘午時要微臣尋些汞水,說要派個用場。微臣不知就里,四處尋找,好不容易弄到這瓶汞水,這才剛剛交給娘娘,誰想娘娘她——”大聲哭道,“娘娘,您——您怎能行——行此偏方啊!”

內宰已是明白原委,急忙走到太醫跟前,一把收起盛裝汞水的瓶子,對宮正、太醫厲色說道:“你們可看清了,娘娘這是久病不治,方才仙去的,哪有什麼汞水?”

宮正、太醫聽得明白,喏喏連聲道:“小——小人知錯!”

內宰走到榻前,扶起涕淚交流的周顯王,宮正迅速找來一塊白巾,輕輕蒙在王後臉上。

內宰轉對眾宮人大聲宣布:“娘娘久病不治,駕崩升天,舉國治喪!”

宮中立時大哭小號,悲聲一片。

姬雨的侍女香梅遠遠看到眾人都在朝靖安宮方向急跑,又隱隱聽到悲哭聲傳來,不知發生何事,攔人一問,方知是娘娘駕崩。

這一驚非同小可,香梅一下子怔在那兒。怔有片刻,香梅噙了淚珠,飛也似的趕回公主寢宮,撲進院子,卻見姬雨正端坐于院中的荷花池邊,面前擺了一個琴架,架上是姐姐姬雪送給她的那只五弦鳳頭琴。

王後愛聽俞伯牙的《高山》、《流水》兩曲,姬雪、姬雨卻是各有偏愛,姬雪最愛《流水》,姬雨最愛《高山》。此時她睹物思情,心念姐姐,這又聯想到自己的眼下處境,百感交集,飛指彈起,院中立時響起《流水》的弦音。

隨著琴聲,姬雨的淚眼里似乎幻出:無處可依的流水,隨風飄零的落英,一路遠嫁燕邦、幾乎沒有歸期的姐姐姬雪。

香梅無法再聽下去,“撲通”一聲跪在前面,號啕大哭道:“公主——”

仍在彈奏的姬雨微微抬頭,淚眼略顯詫異地望著香梅。

香梅嗚咽道:“公主,娘娘——娘娘她——”

姬雨心頭猛然一震,手指劇烈抖動,但仍沒有離開琴弦,因為她的心仍然未從《流水》里解脫出來,只將兩只淚眼驚訝地望著香梅,似在征詢。

“娘娘她——她駕——駕崩了!”香梅泣道。

“駕崩”二字簡直如五雷轟頂,姬雨一下子傻了,正在彈奏的手指也突然間僵在琴上,兩只眼睛癡呆般盯牢香梅。

香梅驚道:“公主!您——您這是怎麼了?”

姬雨仍然僵在那兒。

時間凝滯,姬雨的一只手懸在空中,一只手撫在弦上,全身如僵尸一般。

香梅驚得呆了,大叫道:“公主!公主!公主——”

好一陣子,姬雨好似終于回到現實中來,將另一只手也緩緩揚起,再揚起,一直揚到不能再揚的高度。

陡然,姬雨的兩手如疾風般落下,“啪”的一聲砸在琴上,一根琴弦應聲而斷,姬雨的右手中指竟被斷弦劃破,鮮血汩汩地流淌出來。

香梅驚叫:“公主——”

姬雨竟是一聲不應,十根手指卻如雨點般落下,兩行淚水如珍珠般滴下,不一會兒,整個鳳頭琴上就濺滿了姬雨的鮮血和淚珠,點點滴滴,如梅花帶雨。

彈完《流水》,姬雨又如木頭般在琴前呆坐一刻,這才緩緩起身,擦了把眼角的淚水,抱起鳳頭琴,徑投靖安宮而去。

上篇: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7)     下篇: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