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9)  
   
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9)

整個周宮,燭光點點,喪鍾長鳴。

在內宰的操持下,靖安宮已是變了模樣。中央擺著靈榻,王後靜靜地躺在上面,身上蒙著一襲白緞。

一身孝服的周顯王守在靈榻前,神情木呆地望著靈榻上方的一個畫框。畫框里的巨像是兩年前由宮中畫師費時半月才畫出來的,畫中的王後抿著嘴,似在甜甜地朝他微笑,但若細看那笑容,顯然是勉強做出來的,因為一股莫名的憂傷正在悄悄地爬上她的眼角。

靈榻兩側,順溜兒跪著大小貴妃、幾個王子和小公主,全都是孝服在身,叩頭于地,悲悲切切。

一身素服的姬雨懷抱鳳頭琴,無聲地站在門口。內宰看到,趕忙拿過一身麻服讓姬雨穿了,又在她頭上紮上一條白色的頭巾,另一條系在她的腰間。內宰做這一切時,姬雨表情木然,既沒有哭,也沒有動,只拿兩眼癡癡地凝視著靈榻,就如一座雕塑一樣。

感到內宰披戴已畢,姬雨重又抱起鳳頭琴,緩緩走到靈榻跟前,在王後身邊放下琴,輕輕地揭開白緞。

王後靜靜地躺在那兒,兩眼閉合,就像平日睡熟時一樣。她的兩道細眉也如平日一樣緊緊地鎖在一起。

姬雨靜靜地望著她。望有一會兒,她伸出兩手,輕輕地撫摸母後緊鎖的眉頭,想讓它們展開,可它們就像擰起來一般。

姬雨將面頰輕輕地貼在母後的面頰上,口中喃喃自語,不知她都說了些什麼。又過一陣,她重新抬起頭來,細心地撫展王後的雙眉。兩道細眉終于舒開,一眼望上去,王後顯得慈愛而又安詳。

撫平了王後的愁眉,姬雨並沒有去蓋那白緞,好像王後依舊是活著一般。姬雨打開琴盒,在靈榻跟前支起琴架,將姐姐的鳳頭琴擺在架上,自己端坐于母親身邊,輕聲撫琴。

雖然只有四根琴弦,但在姬雨手里,缺了那一根,反倒添了幾絲悲切,長了幾分愁韻。彈的依舊是《流水》,只是這流水就如在那寒冰下面無聲地嗚咽,如泣如訴,卻不為他人所見。

姬雨就這樣坐著,就這樣奏著,奏了一遍又一遍,沒有淚水,也沒有哭泣。

不知奏了多久,也不知奏了多少遍。天黑透了,夜深極了。跪在王後榻前的貴妃、小公子、小公主們,不知何時,已是一個跟著一個悄悄離去。只有宮正、內宰和顯王依舊跪在榻前,含著淚水,聽著姬雨的訴說。

終于,周顯王動了一動,緩緩地轉過身子,靜靜地望著女兒。又過一會兒,他慢慢地起身,坐到姬雨身邊,輕輕地撫摸她的秀發。

姬雨彈琴的手越來越慢,眼睛緊緊閉合,眼中滾出淚花。

驀然,再也忍不下去的姬雨轉過身去,一頭紮入顯王的懷中,爆發般地大哭起來:“父王——”

周顯王將她緊緊地抱在懷中,生怕有誰從他懷中奪走她似的。

父女兩個擁作一團,姬雨不發則已,一發即不可收,在顯王懷中悲悲切切,嗚嗚咽咽,不知哭有多久,方才止住,掙開顯王,跪在地上,抬頭說道:“父王!”

周顯王道:“雨兒,心里有什麼,你就說吧!”

姬雨遲疑有頃,決然說道:“雨兒不能盡孝,雨兒不能服侍您,雨兒——雨兒也要去了!”

說完,姬雨淚流滿面,慢慢地叩拜下去,一拜,二拜,三拜。

大出姬雨意料的是,周顯王似乎早已知道此事,絲毫也未表示震驚,只拿兩眼靜靜地凝視姬雨。

姬雨泣道:“父王——”

顯王緩緩問道:“雨兒,你去哪兒?”

姬雨道:“云夢山!”

周顯王慢慢地閉上眼睛。許久,一個聲音似乎是從他的喉管深處蹦出來:“是鬼谷子那兒嗎?”

姬雨吃了一驚:“父王,您怎麼知道?”

周顯王從袖中摸出王後轉呈他的錦囊,交給姬雨,緩緩說道:“你的母後說,這是一個偏方兒!”

顯王說著,將頭轉向王後,略頓一頓,淚水盈眶,哽咽道:“是個偏方兒!”他不停地喃喃“是個偏方兒”,越說越是傷心,竟自嗚嗚咽咽,伏在王後身上悲泣不已。

上篇: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8)     下篇: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