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0)  
   
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0)

姬雨一看,手中之物正是蘇秦托她交給母後的錦囊。姬雨急忙打開,里面是一個絲帛,絲帛中間是鬼谷子親筆書寫的八個墨字,“玉蟬歸林,鬼谷草民”,絲帛下面,則是王後用血寫成的一行小字:“陛下,先生偏方,可治妾病;一切得脫,恕妾先行!”

姬雨這才明白了前晌母後為何會對她說出那些話,她在辭別時,母後為何又是那麼戀戀不舍。姬雨恍然大悟,將錦囊緊緊地捂在胸前,朝王後的遺體緩緩跪下,放聲哭號:“母後,你是為雨兒走的!你是為雨兒才走的啊,母後——”

顯王伸出手來,輕輕地撫摩著姬雨的秀發:“去吧,孩子,你走得越遠越好!”

姬雨突然抬起淚眼,望著顯王:“父王,秦人那兒——”

顯王緩緩說道:“生離死別,國破家亡,寡人什麼都沒有了,他們還能怎樣?”

說到這里,顯王突然坐起,拿袖管抹了一把淚水,抬起頭來,望著姬雨,緩緩吟唱:

彼黍離離,彼稷之苗。

行邁靡靡,中心搖搖。

知我者,謂我心憂;

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這首《王風》,是姬雨自幼就熟記于心的,但其真正的內涵,只在父王此時的吟詠里,姬雨才算徹底明白。顯王的吟詠緩慢而又低沉,蒼涼中不無悲壯,姬雨聽得心潮起伏,不禁抬起頭來,含淚和合,靈堂里響起父女兩個悲愴的聲音:

彼黍離離,彼稷之穗。

行邁靡靡,中心如醉。

知我者,謂我心憂;

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彼黍離離,彼稷之實。

行邁靡靡,中心如噎。

知我者,謂我心憂;

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第二日上午,姬雨穿著隨身孝服,背上鳳頭琴,選了幾件她平日出宮時所穿的平民服飾及她的生活用品,打了包袱背在身上,拜過父王,別過香梅,掛上寶劍,開了偏門,徑奔城東軒轅廟而去。

姬雨出了東門,問過兩個路人,終于看到荒野中有一座孤廟。

此時,姬雨的心里就像揣了個受驚的小兔子,既驚懼,又緊張。驚懼的是,萬一鬼谷子不在廟中,下一步她該如何走?緊張的是,如果鬼谷子在,她這唐突而來,鬼谷子真的會收留她嗎?

廟門虛掩著。姬雨輕輕敲門,不一會兒,童子過來開門。一眼看到童子,姬雨懸著的那顆驚懼之心登時落下,朝童子打一揖道:“請問童子,鬼谷先生可在?”

童子正在打掃院子,手中還拿著掃把,見她問話,將她仔細打量一番,回揖一禮道:“姐姐可是玉蟬兒?”

姬雨暗吃一驚:“玉蟬兒?我——”

童子指了指廟堂:“玉蟬兒姐姐,家師正在廟中候你!”

姬雨走進廟堂,眼睛四下打量。

廟堂里里外外打掃已畢,所有物什均擺放得整整齊齊,軒轅泥塑上的浮塵也被掃個乾淨。顯然,他們正准備離去。

鬼谷子端坐于軒轅像前,眼睛微閉。

姬雨放下琴盒,跪于地上,忐忑地說:“小女子叩見先生!”

鬼谷子依然是兩眼微閉,似乎沒有聽到她的聲音,也沒有在意她的存在。

姬雨再叩道:“小女子叩見先生!”

鬼谷子微微睜開眼睛,嘴角啟動:“姑娘為何身披重孝?”

姬雨失聲痛哭:“母後她——她——”

鬼谷子陡然一震,有頃,輕輕點頭,緩緩說道:“你母親終得超脫,可喜可賀!姑娘此來,欲求何事?”

姬雨泣道:“果如先生所言,羅網張來,蟬兒走投無路,欲隨先生遠遁山林,懇求先生容留!”

姬雨再次叩首,聲淚俱下。

鬼谷子道:“山林雖有自在,卻是寂寞之地,只怕姑娘耐熬不住!”

上篇: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9)     下篇: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