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1)  
   
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1)

姬雨道:“小女子早已厭倦塵世喧囂,無心他求,願與先生終老林莽,潛心向道!”

鬼谷子沉思有頃,點頭道:“老朽觀你是個道器,收留你了。自今日始,你就叫玉蟬兒!”

姬雨重重地叩于地上,悲喜交集:“玉蟬兒謝先生賜名!”

伊水河邊的軒里村,蘇家大院里張燈結彩,一派喜氣。院門外面並排列著三口鐵鍋,一口烹豬,一口烹羊,另外一口烹的是一只牛頭。

全村人似乎都來幫忙,院中人來人去,甚是熱鬧。

申時左右,一輛披紅掛彩的牛車在鑼鼓、嗩呐聲中,徐徐行至村中,眼看就要走到蘇家大院的柴扉外面。

蘇厲遠遠望到彩車過來,趕忙將精選過的一捆干竹點燃,不一會兒,火苗躥起,爆裂的竹節劈里啪啦,聲聲脆響。爆竹聲中,一行人抬著嫁妝走進蘇家院門。嗩呐聲、鑼鼓聲響得更是起勁。

正在里外奔忙的麻姑見到彩車已經停好,趕忙走到院里,大叫道:“老哥兒,新人到了,快叫新郎官出來接人!”

蘇虎幾步走進里間,見蘇秦依舊是爛醉如泥,躺在炕上呼呼大睡。蘇虎的臉色越變越難看,噌噌幾步走到灶間,舀來一瓢涼水,猛地澆在蘇秦臉上。

蘇秦睡得正香,陡然被這涼水一澆,打了個驚顫,睜開眼睛一看不對,忙將眼睛又揉幾揉,這才看清是在自己家中,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愣在那兒發怔。

蘇虎拿過一套新衣服,“嗖”的一聲朝炕上一扔,低聲喝道:“人都到了,還不趕快換上?”

蘇秦越發驚訝,似乎仍在夢中。蘇虎瞪了站在旁邊的蘇代一眼,蘇代趕忙過去,為蘇秦穿上新郎服飾。

蘇秦一頭霧水,朝蘇代問道:“這——這是為——為何?”

蘇代道:“二哥,二嫂已到門外了!”

蘇秦更是摸不著頭腦:“二——二嫂?誰——誰家二——二嫂?”

說話間,蘇代已將蘇秦的衣裳穿好,又將冠帶戴上,端詳一下,這才說道:“今兒是二哥大喜之日,阿大為你娶媳婦,二嫂就要到家了!”

蘇秦驚得呆了,兩眼直視蘇虎。

蘇虎道:“愣在這里干啥?還不快去擦一把臉,到彩車上抱新人進洞房!”

蘇秦似乎終于明白是怎麼回事,手指蘇虎,嘴唇哆嗦道:“阿——阿大——”

說著話,蘇秦刷刷幾下,將穿在身上的新衣裳脫下來,甩在地上,將身上冠帶取下來拋到一邊,倒頭呼呼又睡。

頃刻間,彩車已到。院門外面人聲鼎沸,麻姑又在院中催叫起來:“老哥兒,快讓新郎官出來接新娘子嘍!”

蘇虎急了,斜眼朝蘇代示意,蘇代再到炕上去揪蘇秦,見他就如一攤爛泥。

蘇代道:“阿大,看樣子,二哥這酒勁兒還沒過來?”

蘇虎道:“什麼沒過來?他這是裝的!”

院門外面,因見新郎官遲遲不來抱人,鑼鼓也就越敲越緊,嗩呐更是越吹越響。圍觀的人群也都紛紛起哄,不斷有口哨聲吹出。

麻姑急得一頭熱汗,噌噌跑到屋中,尋到蘇虎,大叫道:“新郎官呢?”

蘇虎指了指炕頭。

麻姑看到蘇秦那個樣子,急道:“這這這——這新郎官醉成這樣,沒人出去抱新人,新人就沒法下車!新人不下車,不入洞房,這場兒可咋收呢?”

聽到外面的鑼鼓、嗩呐聲響得更急,麻姑在屋中連轉幾圈,眼角突然看到蘇代,眉頭一動:“有了!”

蘇虎急道:“什麼有了?”

麻姑道:“蘇代,你穿上新郎官的衣服,先替你二哥把新娘子抱回來再說!”

蘇代臉色一紅,急道:“我是小叔子,咋能去碰嫂子?”

麻姑道:“你是小叔子,不能抱,把她背上就行!只要背到這屋里,就算娶到家了!”

蘇代又要推托,蘇虎喝道:“你小子也來上勁!麻姑叫你去背,你就去背,嘟噥個啥?”

上篇: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0)     下篇: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