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3)  
   
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3)

店家道:“張公子方才收到家信,說是母親病危,這就連夜走了!”

蘇秦心中一驚,暗自思忖道:“看來,那日先生所言,還真靈驗。我這大喜已是確實。賢弟母親突然患病,若依先生所言,只怕凶多吉少!不行,我既與賢弟義結金蘭,賢弟之母,亦是我母,我當前去看望才是!”

想到這兒,蘇秦抱拳問道:“請——請問掌——掌櫃,張——張公子家——家——家居何——何處?”

店家道:“倒是聽小順兒提過,說是在河西少梁,具體什麼地方,在下倒也不知!”

蘇秦揖禮:“謝——謝掌——掌櫃!”

店家道:“這麼晚了,蘇公子何處安歇?”

蘇秦面呈難色:“這——”

店家拿出一把鑰匙,遞給蘇秦:“這是張公子的鑰匙,你先睡下,趕到天明,你再將鑰匙還我就是!”

蘇秦大喜,當下接過鑰匙,再三謝過,徑去開了院門,在西廂房自己原先的炕上睡了。

第二日一大早,蘇秦交了鑰匙,謝過店家,摸摸袋中仍有幾枚銅板,記起原是張儀給的,就到街上買了干糧,打算到河西看望張儀去。

蘇秦背過干糧,陡然想起河西少梁地方甚大,張儀是在城里,還是在郊野,自己是一無所知,在那里人生地不熟的,又朝哪兒尋去?蘇秦沉思有頃,猛然想起琴師可能知道此事。再說琴師待自己也還不錯,他這一去,不定何時才能回來,理應向他道個別才是。這樣想著,蘇秦便朝太學走去。雖說不知琴師住的地方,只要到了太學,想必能夠打聽出來。

蘇秦朝太學方向走有一程,迎面嘚嘚馳來一輛軺車。這是一條窄街,蘇秦趕忙避至道旁,側身讓那軺車通過。不想軺車走到他的身邊,竟是戛然而止。蘇秦正自奇怪,車上有人叫道:“蘇公子——”

蘇秦大吃一驚,扭頭看去,喊話之人不是別人,正是琴師。蘇秦又驚又喜,趕忙迎上去,揖禮道:“晚——晚生蘇——蘇秦見——見過先——先生!”

琴師緩緩走下軺車,還了一禮,模樣甚是傷感:“老朽見過公子!”

看到琴師眼睛紅腫,蘇秦甚是詫異:“請問先——先生,何——何事傷——傷——傷悲?”

琴師一邊抹淚,一邊搖頭,口中連連說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哪!”

蘇秦急問:“何——何人欺——欺負先——先生?”

琴師道:“非欺老朽,欺大周天子也!”

蘇秦驚訝地問:“何人欺——欺——欺負大——大周天——天子?”

琴師長歎一聲:“唉,這前番秦、魏聘親,逼迫雪公主遠嫁燕邦。此番秦人帶了兵馬,再次相逼,欲強聘雨公主,娘娘原本有病,這又傷心不過,已于昨日駕崩。這雨公主不堪相逼,私逃出宮,至今生死未明——”

蘇秦聽得心驚肉跳,急道:“娘——娘娘駕——駕崩?雨——雨公主出——出走?”

琴師搖頭,泣道:“痛哉,痛哉!堂堂周室,竟遭蠻夷之邦逼得國破家亡,妻亡子散,天理何在?天理何——在——”

蘇秦這才知道洛水邊上為何紮下那麼多的秦軍營帳,原是逼聘雨公主來的!想到雪公主遠嫁燕邦,這雨公主又是逃婚而去,看來這天下,即使天子公主,也無半分自由。想到自己也是逃婚出來,蘇秦由不得傷感起來,陪琴師落了幾滴淚水,忽地抬頭問道:“先——先生,這雨——雨公主出走,洛水邊的上秦——秦人豈——豈肯甘——甘休?”

琴師抹了一把淚,長歎一聲:“唉,人都沒了,他們不肯甘休,又能如何?老朽方才聽說,那些秦人得到消息,自己拔去營帳,已是退了!”

蘇秦似是放下心來,望著琴師:“先——先生,您——您這是——”

琴師見問,立時就又哽咽起來:“適才宮正招呼老朽,要老朽為娘娘亡靈奏琴安魂!唉,娘娘愛聽老朽所奏古韻,特別聘請老朽為宮廷琴師,還要老朽教導兩位公主習琴。萬未料到,今日所奏,卻——卻是永——永訣!”

上篇: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2)     下篇: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