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4)  
   
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4)

說到這里,琴師已是泣不成聲。

蘇秦恨道:“這——這秦——秦——秦人實——實在可——可惡!”

琴師拿衣袖擦了擦眼淚,搖頭歎道:“唉,世道如斯,徒喚奈何?”揖禮道,“老朽就此別過,前往宮中與娘娘永訣!”

蘇秦回一禮道:“先——先生慢——慢走!”

琴師登上軺車,正要離去,蘇秦突然想起一事,大聲問道:“請問先——先生,張——張公子家——家住何處?”

琴師沉思有頃:“照名冊所記,當在河西少梁東郊,叫——叫張邑!”

蘇秦揖禮:“謝——謝過先——先生!”

琴師突然拍拍腦門,連聲說道:“糊塗,糊塗,當真是老糊塗了!方才喊住公子,原為一樁大事,差一點竟又誤了!”

蘇秦不知什麼大事,正自納悶,見琴師從懷中掏出一只錦囊,交給蘇秦:“有人托老朽將此錦囊轉交公子!”

蘇秦拆開錦囊,從里面摸出一塊絲帛,上面卻無別的,只有一個口訣:“欲改口吃,歌唱吟詠!若欲根治,云夢山中!”

一看是治他口吃的,蘇秦心中大喜。這些年來,最讓蘇秦揪心的就是這口吃,突然有人能夠根治,豈不讓他喜出望外?

蘇秦朝琴師再揖一禮,問道:“請——請問先——先生,可知此囊是何——何人所——所托?”

琴師用傷感的眼神凝視著蘇秦,許久,連連搖頭,長歎道:“唉,時也,運也!蘇公子有此機緣,老朽恭賀了!”

蘇秦大是驚異:“機——機緣?恭——恭賀?這——這——這從——從何說起?”

琴師卻不答話,又歎兩聲,揚鞭而去。

蘇秦手拿錦囊怔在那兒,滿臉錯愕。

卻說小順兒讀過張伯急信,將張儀放上馬車,走崤關、函谷關、陰晉一線,急奔少梁而去。張儀一覺睡到第二日,酒勁醒來,將張伯急信再次讀過,又哭一場,催小順兒趕得再急一些。小順兒快馬加鞭,夜宿曉行,因函谷關山路難走,馬的腳力也不夠,連行七日,方才趕回張邑。

馬車在張家大院門前戛然而止。張儀急急跳下馬車,拔腿沖向大門。

然而,他剛沖到門口,竟被一個人一把扯住衣領,猛地朝後推去。張儀猝不及防,重重地摔在地上。

張儀爬起來,這才看清大門旁邊站著個秦兵,怒道:“你為何在此?為何不讓我進去?”

秦兵眼睛一瞪:“我還沒有問你呢,你倒發起橫來!睜眼看看,這是什麼地方?”

張儀抬眼一看,門上的匾額上赫然寫道“大秦官大夫崔府”。

張儀怒道:“什麼官大夫?這是我家!”

秦兵略略一愣,看一眼張儀,問道:“你是何人?”

“本人姓張名儀,本在周室求學,聽聞母親病重,特地回家探望!”

聽張儀這麼一說,秦兵點頭說道:“知道了,原來你就是張家的那個小子。告訴你吧,半個月前,這兒已是官大夫府,不是你家了!”

張儀震怒,大聲叫道:“你們這群強盜,為何霸占我家?”

秦兵冷冷一笑:“霸占你家?我告訴你,這兒本來就是老秦人的地方。我家主公已經查實,你家本在安邑,六十年前,你祖父張歡跟隨強賊吳起強霸河西,在此建邑安家。有鑒于張歡並無血債,我家主人特許留下你家老小狗命,至于田產、家財、奴仆,盡數抄沒歸官,你若識相,快點滾回安邑去吧!”

張儀氣極,沖上去又要理論,小順兒急走過來,死活拉住張儀,拱手朝秦兵道:“請問軍爺,老夫人現在何處?”

秦兵用手指向左側原是家奴所住的一片矮小房子:“你們可去那里問問,或能知道!”

小順兒拽過張儀,剛要走向馬車,秦兵道:“兩位且慢!”

張儀二人停住步子。

秦兵走過來,看一眼小順兒的馬車:“這輛馬車可是你家的?”

上篇: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3)     下篇: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