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5)  
   
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5)

小順兒叫道:“當然是我家的!”

秦兵道:“若是你家的,這就沒收了!”

說著,秦兵二話不說,走到馬車跟前,將那馬頭牽過,朝後院趕去。

小順兒急了,跳起來就要去奪,張儀冷冷喝道:“讓他們拿去吧!”

小順兒恨恨地跺了一腳,跟著張儀轉過身子,朝那片矮房子走去。走到近前,早有人認出張儀,趕忙領著他們走到一個十分破敗的院落,小順兒敲門,老家宰開門,見是張儀,不及見禮,急急說道:“少爺,快!”

張儀帶著哭音道:“張伯,娘呢!”

“快,夫人在這屋里,就等少爺您了!”張伯急切地說。

張儀三步並作兩步地沖進院子,口中哭叫道:“娘,儀兒回來了!娘——”

張儀走進屋子,一個奴婢引他來到里間。

這個院子破敗得不成樣子,便是家奴,也早不住了。主房還是草房,房頂上有個大洞,陽光從那洞中射進來,將屋子照得倒是亮堂。靠牆的土坑上,張夫人躺在一張破草席上,已是奄奄一息。

聽到張儀的喊聲,張夫人在奴婢的攙扶下掙紮著斜坐起來,口中傳出微弱且顫抖的聲音:“儀兒——”

張儀急走幾步,撲倒在土炕前面,將頭埋在張夫人身上,泣道:“娘,娘——”

張夫人吃力地伸出手來,顫抖地撫在張儀頭上:“儀兒,娘——娘總算把你盼——盼回來了!”

“娘,儀兒不孝,回得遲了,娘——”張儀泣不成聲。

張夫人顫抖地說:“儀兒,娘——娘不怪你,是娘不——不讓你回的!這能——能——能見你一面,娘知——知足了!”

張儀急忙起身,扶母親重新躺下,兩手緊緊地握住母親的手。

張夫人指指枕下,張儀伸手進去摸了半天,方才取出一只布囊。

張夫人示意,張儀打開,里面竟是十枚金幣。

張夫人淚出,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儀兒,什——什麼都沒了,娘——娘只為你留——留下這——這點——往後的路,你——你得自——自己走了!”

張儀泣道:“娘——”

張夫人的喘息聲越來越快:“儀——儀兒,要節——節——節儉——上——上——”

“進”字還沒有完全說出,張夫人將頭一歪,咽氣了。

張儀放聲悲哭:“娘——”

幾個仆從一齊跪在地上,哭道:“老夫人——”

眾人哭有一晌,張儀將十金交給張伯,讓他為母親買一口柏木棺材,又置辦一些必需的喪服、冥器,使人在父親墳邊挖好土坑,將母親葬了。

葬好母親,張儀與眾仆從跪在新起的土墳跟前,各拜幾拜。拜畢,張儀緩緩扭過身子,轉對幾個仆從:“張伯,你們過來!”

幾人起來,莫名其妙地望著張儀。

張儀道:“張伯,您手中還剩多少錢?”

張伯忙從懷中掏出一只錢袋,將袋子倒在地上,共是三個金幣和幾十枚銅板。張儀又轉向小順兒:“你小子,手中還有多少余錢?”

小順兒也從懷中拿出一只錢袋,倒在地上,共是兩枚金幣,幾十枚銅板。張儀在身上摸了一時,也從袖中掏出兩枚金幣,朝地上一扔。

張儀緩緩蹲下,從張伯倒下的三枚金幣里拿出一枚,將其他錢幣攏在一起,輕聲說道:“我娘舍命留下十金,喪葬花去七金,尚余三金,全在這里。我今日拿走一金,何時想我娘了,就看看它!”說完,張儀將這枚金幣納入袖中。

他的一連串動作及這些使人摸不著頭腦的話,一老二少三個仆從無不莫名其妙,各自瞪大眼睛,吃驚地呆望著他。

張儀指著余下的六金和幾十枚銅板,緩緩說道:“諸位也都看到了,張家的所有財富,余下的全在這兒。張伯、小順兒、小翠,張家已經敗落,張儀無能,養不住你們,只好請幾位各取二金,權作今後謀生資費。至于這幾十枚銅板,就送小順兒了。平日里本少爺沒少打你,沒少罵你,這點銅板,算作額外補償!”

上篇: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4)     下篇: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