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7)  
   
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7)

二人朝四方各拜三拜。

“二拜高堂!”

聽到“高堂”二字,二人皆是一怔,稍過片刻,不約而同地朝張伯跪下,連拜三拜。張伯淚出,連聲說道:“好好好,你們這幾個頭,張伯收下!下面是夫妻對拜!”

小順兒、小翠互相拜了三拜。

張伯笑道:“好了,從現在開始,你們就是夫妻了,張伯祝賀你們!”

二人含淚道:“謝張伯成全!”

張伯道:“你們打算去哪兒?”

小順兒、小翠互望一眼,茫然搖頭。

“張伯的老家就在河東曲沃西郊的張家村,家中尚有幾畝薄地,幾間破房。你們夫妻若不嫌棄,就在那里安身吧。”

說著,張伯拿出一只玉佩,交在小翠手里:“你將這只玉佩拿上,就說是我女兒,名叫張小翠,族人見此,必會認下!”

小翠跪在地上,泣道:“張伯——”

小順兒泣道:“那——張伯您呢?”

張伯道:“你們去吧,張伯還有點兒私事,要去外地一趟!”

小翠道:“張伯,您要去哪兒?”

張伯道:“很遠的地方,一時半時是回不來的,你們不要管我,趁天不黑,趕緊上路吧!”

這對小夫妻點了點頭,跪下又朝張伯三拜,抹著淚水走出院門。

張伯送出大門,望著他們走遠,長歎一聲,轉回身子,慢慢地關上房門,緩緩地走進屋子,將門再度關上,從懷中掏出二金,找出一塊白布包好,咬破手指,用指尖寫上“少爺保重,老奴去也”幾個血字,放在幾案上。

兩個時辰過後,一個中年婦人領著好不容易尋到此地的蘇秦繞來繞去,走近破院。婦人指著院門說道:“看,就是這個院子!”

蘇秦拖長聲音,高聲唱道:“謝過大嫂!”

婦人大聲拍門,叫道:“張伯,快開門,有客人來了!”

無人應聲。

婦人再叫道:“張公子,你在家嗎?”

仍是無人應聲。

婦人推門,門虛掩著。她帶著蘇秦走進院子,再次推開屋門,突然尖叫一聲:“天哪!”

蘇秦近前一看,房梁上面,張伯正自吊在那兒。蘇秦大驚,一個箭步急跨過去,一手托住張伯,一手解開繩套,將老人放到地上,以手拭鼻,已無氣息。

張家祖墳上,張夫人的新墳旁邊又添了一個更新的墳頭。

張儀、蘇秦並排跪在墳前,各拜幾拜。

拜畢,張儀轉過身來,望著蘇秦,緩緩說道:“蘇兄因何至此?”

蘇秦拉長聲音,似是唱詩一般:“家父逼親,蘇秦不從,星夜逃婚,再至王城。為尋賢弟,一路追蹤。賢弟喪親,家道式微;嗚乎哀哉,蘇秦心悲!”

張儀感歎道:“向日白眉老人所言,張儀今日服了!蘇兄,老人說你將來必是貴至卿相,看來亦非虛言!”

蘇秦吟唱道:“相者之言姑妄聽,敢問賢弟欲何從?”

張儀慢慢地轉向母親的新墳,咬牙切齒地說:“秦人毀我家園,屠我人民,霸我家財,十幾年前殺死先父,今又逼死先母,害死張伯,國仇家恨不共戴天!張儀別無他求,唯思報仇雪恥!”

蘇秦唱道:“國仇家恨終須報,不在今朝與明朝;賢弟尚無弓與箭,豈可引臂射黑雕?”

張儀陷入深思,許久,方才茫然地望著遠方:“以蘇兄之見,愚弟該當如何?”

蘇秦慢慢地從懷中掏出錦囊,遞給張儀。

張儀展開閱讀:“欲改口吃,歌唱吟詠!若欲根治,云夢山中!”

張儀點頭道:“怪道蘇兄出語即唱,原是受到高人點撥!”思忖有頃,驚異地問道,“請問蘇兄,你從何處得到此書?”

蘇秦唱:“王城尋弟未果,路遇琴師召我,將此信轉交,說是受人之托!”

“琴師?云夢山?”張儀自語有頃,突然驚歎道,“蘇兄造化了!”

蘇秦瞪大眼睛,似乎沒聽明白。

上篇: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6)     下篇:周後無奈行偏方 亂世喜喪皆無常(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