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1)  
   
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1)

新年伊始,天地開始回暖,秦川大地迎來又一個春天。就在這乍暖還寒、萬木萌動時節,河西少梁發生了一起規模頗大的鄉民暴亂。

發起者是那個曾到張邑向張儀叫板的吳公子,原因極其簡單,河西失陷後,像張儀家一樣,吳公子一家橫遭劫難,家財盡被抄沒不說,吳公子的父親更被秦人處死,吳公子及一家老少淪為仆役。更可惡的是,吳公子年僅十一歲的妹妹被一個秦國官大夫看上,在光天化日之下將她強暴。吳公子聽到她的聲聲慘叫,忍無可忍,血氣噴湧,將官大夫一家悉數殺死,後召集舊日仆從,乘夜色逃出少梁,竄入西部叢林。此事在少梁引起轟動,許多與他有著共同命運或不堪秦法嚴酷的魏人聞訊,紛紛跟入林中,不出半月,吳公子竟然聚起數千人馬,踞守山林險要,拼死對抗秦軍。河西郡府兩番派兵清剿,均被吳公子率眾打回。

事件迅速報至河西郡兼職郡守司馬錯。這日大朝,司馬錯將事件始末詳細奏報惠文公,請旨清剿。惠文公的眉頭略略一皺,將他擱在一邊,轉臉望向別人:“諸位愛卿還有何奏?”

其他朝臣見狀,也就紛紛奏事,惠文公逐一處置完畢,宣布退朝。看到惠文公率先退去,司馬錯一臉錯愕,愣怔半晌,一把扯住公孫衍道:“公孫大人,這陣兒您可得空?”

公孫衍笑道:“國尉有話,但說無妨!”

“請大人至下官府上一敘!”

公孫衍跟隨司馬錯來到國尉府上,分賓主坐下。司馬錯將河西危勢扼要又說一遍,不無急切地望著公孫衍:“大良造,如此緊要之事,君上竟然不管不問,在下——”打住話頭,眼神迷茫。

公孫衍在少梁鎮守多日,自然知道吳公子其人。河西之戰時,秦人圍攻少梁,吳青一家出人出錢,投入抗秦苦戰,曾讓公孫衍十分感動。時過境遷,公孫衍今日貴為大良造,吳家卻是或死或走,慘遭欺凌,吳公子更是落草為寇,著實讓人感慨。此時被問,公孫衍不便多說,只好替吳青辯解一句:“吳公子養尊處優慣了,平素也愛爭強好勝,此番想必是被逼上絕境,不然不會走到這一步!”

司馬錯恨道:“這些魏國權貴,當初就該斬盡殺絕!”

公孫衍見他言語決絕,一時不好再說什麼,正欲托故離開,司馬錯求道:“大良造,此事急切,下官特請您來,是想求您拿個主意。這事兒半時也拖不得,此端一開,河西再無甯日了!”

公孫衍沉思有頃,緩緩說道:“司馬將軍,君上沒有當場下旨,說明君上未想清楚。此事牽涉的恐怕不是一個吳公子,而是河西的整個治理方略,因而,在下以為,將軍還是等一等再說!”

司馬錯想了一下,覺得公孫衍說的也還在理,當下說道:“下官遵命!”

公孫衍從國尉府里辭別,回府時已近午時。大良造府即是原來的商君府,公孫衍原本簡樸,加上商君府中什麼都有,因而在他入住之後,只是換了塊匾額,別的基本未動。

剛至府門,公孫衍就感到有些異樣,因為門口比平日多出兩個衛士。公孫衍看他們一眼,也無二話,邁步走進府中,又看到院中釘子似的豎著兩排衛士。公孫衍已知怎麼回事,急急走進客堂,果見惠文公和上大夫樗里疾坐在里面。

公孫衍趕前幾步,叩首于地:“微臣叩見君上!微臣不知君上駕臨,回來遲了,請君上恕罪!”

惠文公擺了擺手,笑道:“愛卿請起!寡人不告而至,若要論罪,當是寡人請罪才是!”

公孫衍行過三拜大禮,起身走到幾前,正襟坐下。內臣早已反客為主,沏好茶水,端至公孫衍幾前,退至門外。

惠文公笑道:“時間過得真快,眨眼之間,愛卿來秦已是半年了。秦地民風粗獷,鮮知禮義,愛卿過得慣嗎?”

“謝君上關愛!前些時日微臣前往各處郡縣巡訪,對秦地民風甚是驚歎!”

“哦,有何驚歎?”

“微臣所到之處,路不拾遺,夜不閉戶,鄰居之間鮮有爭執,州府衙門也少有訴訟。據說民間爭執,多在進公府之前已經化解,這在魏國是不可思議的!”

上篇:《戰國縱橫2飛龍在天》代序     下篇: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