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2)  
   
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2)

惠文公笑道:“這都得益于先君的新法。秦人缺少教化,記不住禮義,只能記住法文。按照先君之法,他人之財,左手得之,斬左手,右手得之,斬右手!”

公孫衍想了想道:“這也正是微臣所擔憂的!”

惠文公一怔:“哦,愛卿有何擔憂?”

“法令過于嚴苛,初行時尚可,行久不變,勢必傷民。民若傷及皮毛,尚無大礙,若是傷及根本,則不可行遠。”

惠文公沉思良久,抬頭問道:“依愛卿之意,難道商君之法有不切實際之處?”

“正是!”公孫衍應道,“譬如這一條:他人之財,左手得之,斬左手,右手得之斬右手,就有模糊之處。他人之財若是得之于義,不妨得之。再說,即使得之不義,得多少斬手,得多少不斬手,理當有個區分。再譬如連坐法,一人犯罪,累及全家不說,還要禍殃九族,罪及諸鄰,就有些過了。還有盜寇,也應分清層級,而後判其該受何刑。重農輕商,也似不妥。獎勵耕植固然重要,假若沒有商賈,貨物就無法流通,民間就不能互通有無,國家也收不到相應賦捐。”

惠文公眉頭微皺,沉思有頃,緩緩說道:“愛卿所言甚是,但在先君崩天之前,寡人曾對先君起誓保持新法。今先君尸骨未寒,寡人擅動新法,似有不妥!”

公孫衍一怔,離席跪地,叩道:“微臣冒犯先君,罪在不赦!”

惠文公擺了擺手:“不知者不罪,愛卿請起!”

公孫衍再拜道:“微臣謝君上不罪之恩!”

惠文公看到公孫衍重回席位,微微笑道:“聽聞愛卿寫過《興魏十策》,後又將其燒了,可有此事?”

“都是過去的事了,不值一提!”

惠文公輕歎一聲:“唉,如此好書,竟這樣毀了,寡人甚感惋惜!”

“君上不必惋惜,微臣書中所述,淨是魏國之事,不合秦國之情。”

“愛卿想錯了。”惠文公笑道,“秦魏比鄰而居,寡人若不知魏,豈不成了瞎子?”

公孫衍也是一笑:“聽君上說話,真是一件快事!”

“寡人知道白圭治國有方,愛卿隨從白圭多年,定然熟悉這些方術。先君新法雖說不可變更,愛卿倘有治國良策,只要是利國利民,寡人倒還可以做主!”

“若是此說,微臣倒有一個想法!”

“愛卿請講!”

“秦得河西和商於,新增方地千余里。新法雖說獎勵耕織,然而,僅憑秦國原有屬民,勢必力不從心。微臣以為,君上可以詔告天下,凡是願意赴秦墾荒種地的,可免其十年賦役。三晉之民多有不堪重負者,一旦聞知,必攜家帶口,趕赴秦地墾荒——”

公孫衍未及說完,惠文公已是興奮地一拳砸于幾案上,脫口贊道:“善哉此言!地是死的,民是活的。天下在民而不在地,有地無民,等于無地,有民無地,卻可以奪地。”

公孫衍接道:“君上聖明!這樣一來,秦國荒地得拓,三晉良田荒蕪,只此一進一出,勝負判矣!”

惠文公連連點頭:“嗯,愛卿這是釜底抽薪之術,甚妙!這樣吧,”轉向樗里疾,“樗里愛卿擬一道詔書,寡人加璽,明發天下。愛卿可以這樣擬文:凡列國赴秦墾荒之民,寡人不問地位貴賤,一律以秦民看待。凡在秦地懇田二十畝者,免賦役十年;超出二十畝,每增加十畝,增免一年;超出百畝,按斬敵三首記功一次,賜爵一級;超出兩百畝,按斬敵五首記功一次,賜爵兩級!嗯,還有,對于那些一無所有的貧民,只要申請,寡人可以暫借糧食、工具,三年之後待其豐收,照所借之數償還,寡人不取任何利息!”

樗里疾應道:“微臣領旨!”

公孫衍甚是驚愣。他不過提出一個設想,至于如何去做,真還沒有細想。惠文公竟在片刻之間作出決斷,且考慮得如此細致,似是早有預謀一般,著實讓他佩服。

公孫衍正自發怔,惠文公的聲音又傳過來:“這是大事,更是國策,就由兩位愛卿共同承辦!”

上篇: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1)     下篇: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