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6)  
   
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6)

惠施叩道:“陛下聖明!”

“惠愛卿,若是沒有別的事,與寡人對弈一局如何?”

惠施聽出惠王是在逐客,拱手道:“回陛下的話,微臣得趕回去奉旨讀書,待有空閑時,再來向陛下討教!”

惠王順口笑道:“嗯,惠愛卿真是說做就做,雷厲風行!好,既然如此,寡人也就不留你們了!”

惠施、朱威當下拜辭,各提一捆竹簡退出禦書房。

走出宮門,朱威怪道:“相國大人,方才您為何一句話不說?”

惠施長歎一聲:“唉,木已成舟,能說什麼呢?這兩捆竹簡,你先拿回去,就按陛下之意理出個條陳。眼下只能是亡羊補牢,能補多少,就補多少吧!”

“下官遵命!”

在陳軫的督促下,經過大半年的緊張施工,王宮正殿、偏殿的土木工程基本完成,下一步是裝飾和環境美化、後花園、後宮工程等。魏惠王放心不下,于這年夏季親臨現場視察。看到基本落成的宮殿,魏惠王甚是滿意,要陳軫加快進度,力爭在秋後遷都。陳軫要求加撥五百金,魏惠王吩咐毗人從後宮費用里將這筆錢撥出。

三個月之後,在仲秋這日,陳軫回到安邑,奏報魏惠王宮殿落成。魏惠王大喜,當下帶著太子申、公子卬、惠施、朱威、陳軫等重臣前往太廟,一是祭告先祖,二是請巫祝占卜,擇選吉日搬遷新都。

祭拜完先祖,大巫祝啟動儀式,正欲占卜,留在宮中守值的執事禦史快馬趕到太廟,將一個傳檄呈送魏惠王道:“陛下,秦公傳檄!”

魏惠王多少有些驚異:“傳檄?他傳什麼檄?”

毗人走過去,接過傳檄,呈予惠王。惠王仔細一看,臉色由驚轉怒,繼而漲成紫褐色,“啪”的一聲將木檄摔在幾案上。木檄在案上彈跳一下,正好落到惠施跟前。眾臣不知發生何事,皆是一驚,面面相覷。

魏惠王震幾怒道:“諸位愛卿,你們也都看看!”

惠施慢慢地撿起木檄,見上面寫道:

嗟爾魏罃,身為周臣,欺天罔上,擅自稱王,是冒天下之大不韙。周臣嬴駟特奉大周天子詔命,奉勸魏侯迷途知返,從速放棄王號,負荊至周室請罪。倘若執迷不悟,一意孤行,嬴駟只有順承天命,率天下之民討逆平亂,以正天道!

秦公嬴駟

惠施看過,傳給太子申,太子申傳給朱威,朱威傳給公子卬,公子卬傳給陳軫。看到諸臣逐一看過,魏惠王冷笑一聲:“哼,一個乳毛小子,屁股尚未坐穩,就敢這麼對寡人說話!”

公子卬忽一下起身,熱血沸騰,大聲叫道:“父王,兒臣請命征伐秦國,誓獲此賊,以報河西之仇!”

魏惠王黑沉了臉,白他一眼,轉過頭去。公子卬拉不下臉,正不知如何是好,陳軫接道:“陛下,微臣有奏!”

魏惠王轉過頭來,看著陳軫道:“愛卿請講!”

“以微臣觀之,檄文不是秦公所擬!”

“愛卿可詳言之!”

“惠文公即位不足兩年,在秦地位尚未穩固,更沒有公孫鞅、車英、甘龍、嬴虔一幫老臣輔佐,斷不會公然向陛下挑戰!前時差信臣樗里疾前來求和,可為佐證。至于這個檄文,聽那語氣,想是逆賊公孫衍所擬!”

魏惠王點了點頭:“嗯,說下去!”

“微臣以為,公孫衍犯下滅門重罪之後,畏罪叛逃至秦,被秦公任命為大良造,接替公孫鞅之職。公孫衍無尺寸之功,卻任高位,自然不能威服秦國群臣。公孫衍心中明白,因而急于建功立業,一是報效秦公的知遇之恩,二是借此壓服眾臣。公孫衍跟從白圭多年,熟知我國,自然會獻此策。秦公年輕氣盛,雖無孝公之才,卻想建樹孝公之功,自然與那公孫衍一拍即合!”

“愛卿可有應對之策?”

“微臣以為,我西有河水天險,東有函谷雄關,以秦人眼下之力,能奈我何!陛下盡可置若罔聞,聽憑秦人咆哮。待陛下東遷大梁之後,騰出手來,再與秦公理論!”

上篇: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5)     下篇: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