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7)  
   
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7)

魏惠王沉思有頃,將頭轉向惠施:“適才陳愛卿所言,惠愛卿意下如何?”

惠施接道:“回稟陛下,上卿所言有失偏頗!”

這是惠施首次在公開場合否決陳軫,陳軫立時拉長了臉,瞪眼望著惠施。

“哦,何處有失偏頗?”

“此番秦公謀我,萬不可等閑視之!據微臣所知,秦公已經派出使臣,結好韓、趙兩國,共謀伐我!我雖有河水之險,崤、函之固,然而,假使秦、韓、趙三國同時興兵,以眼下我之國力,萬難應對!”

惠王驚道:“秦人結好韓、趙?”

惠施點頭道:“是的,韓、趙兩國已與秦人簽過盟約了!”

惠王沉思有頃,半是責怪地說:“惠愛卿——你既已知曉此事,早該稟報寡人才是!”

“微臣知罪!微臣也是剛剛得知,本欲在今日上朝時稟報陛下,不想卻被陛下召到此地來了!”

惠王巴咂幾下嘴唇,無法再說什麼,只好環視眾臣道:“諸位愛卿,你們說說,秦人謀我,意欲何為?”

朱威拿起檄文,緩緩說道:“回稟陛下,從檄文上看,秦公這是逼迫陛下放棄尊號,重新對周俯首稱臣!”

惠施亦道:“三國謀我,皆曰討逆。所謂討逆,其實就是對陛下稱王一事心懷不滿!”

魏惠王從鼻子里哼出一聲:“哼,滿也好,不滿也罷,寡人既已稱王,就無回頭之理!諸位愛卿,你們可有應對之策?”

公子卬稟道:“啟稟父王,兒臣以為,公孫衍若要謀我,必圖陰晉。西河主將張猛與公孫衍私交甚厚,不宜在那里鎮守。父王可調回張猛,另派他人!”

魏惠王點了點頭:“嗯,卬兒所言在理。可調張猛前往大梁,應對韓、趙。只是這西河一線,誰人可守?”

“兒臣願往!”

魏惠王沉思有頃,搖了搖頭:“你還是待在寡人身邊吧!惠愛卿,西河一線,你看誰去比較合適?”

惠施不假思索:“龍將軍!”

公子卬急道:“父王萬萬不可,若論與公孫衍的私交,龍賈遠勝張猛!”

魏惠王凝眉有頃:“西河防務一事,容寡人斟酌之後,再來定奪!”轉向惠施,“眼下三國謀我,愛卿可有應策?”

“微臣有一策,或可平息這場兵事!”

“愛卿快說!”

惠施緩緩說道:“雖是三國謀我,但真正起意的只有秦國。陛下請看,”拿過筆墨和一張羊皮,在幾案上攤開,刷刷幾下畫出一幅形勢圖,邊畫邊說,“秦國囚居關中,西為戎狄,北為義渠,皆是秦國屬國。西南是巴、蜀兩國,皆有重山為障,東南是楚國,秦人已經搶得武關,奪得商於谷地,南顧無憂。秦公所憂者,唯有陛下。秦公若欲高枕無憂,或有大圖,必須東出有路。秦人東出之路無非兩條,一是經函谷關、崤關至洛陽,二是經臨晉關渡河水。就眼下而言,這兩條出路無一不卡在陛下手中。因而,微臣以為,秦人的最大敵人不是別人,正是陛下!反觀韓、趙兩國,與魏非但沒有利害沖突,反倒是利益相關,唇亡齒寒。韓、趙之所以跟著秦國起哄,理由只有一個,就是名分。三家分晉之時,魏、韓、趙同為諸侯,如今陛下貴為天子,而韓、趙兩家仍是諸侯,其心如何能平?韓、趙此前之所以懼我,是因為魏軍強大。河西失利,韓、趙懼我之心全無,更認為應與陛下平起平坐!”

惠施從大處著眼,小處入手,講得頭頭是道,有條有理,眾人無不歎服。即使陳軫和公子卬,也不得不服。

魏惠王點頭道:“嗯,愛卿所言在理。以愛卿之見,寡人當以何策應對?”

“微臣認為,陛下可有三大應對方略:其一,增撥重兵鎮守函谷關、陰晉、西河一線,防備秦人;其二,發展生產,擴軍備戰,招募賢才,增強國力;其三,結盟齊、楚。有齊在側,趙不敢動;有楚在側,韓不敢動。兩家不動,秦人圖我之心必懈!”

上篇: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6)     下篇: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