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9)  
   
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9)

惠施揖道:“誠能如此,天下士子必紛至遝來,陛下何愁將兵乏才?”

魏惠王誠聘將才的詔書迅速被制成榜文,張貼在魏國的各個城邑。

這一日,鬼谷里再次輪到龐涓與孫賓下山購糧。二人剛至宿胥口,就見多人圍在一堵告示牆前觀看。龐涓知道不是通緝他的,加快步子趕到牆前,擠至前面,細細讀過榜文,竟是怔在那兒。牆上並列排著兩個榜文,一個是九月初九魏國遷都大梁,另一個是新都大梁開設招賢館,誠聘天下賢才。

孫賓趕過來,見他一副癡癡的樣子,笑道:“賢弟,看到什麼了,這麼著迷?”

龐涓略怔一下,拉起孫賓道:“走吧,是些無聊的事兒,跟咱沾不上邊!”

二人逛不多時,見天色已近昏黑,尋好客棧安歇。龐涓一反往常,沒有再拉孫賓去吳起樹下吃酒,胡亂吃了點東西,倒頭就睡。孫賓也沒多想,點亮油燈,看了會兒閑書,也自睡了。

翌日晨起,二人辦過貨物,龐涓也不似從前一樣自己扛挑,而是請來兩個腳力,將購到的粟米等物分作兩擔,讓他們分別挑了,他和孫賓袖起兩手,不遠不近地跟在後面。

龐涓本是多話之人,這一路上竟是無話,低了頭默默走路。眼看就要走到鬼谷,連孫賓這樣沉穩的人也有點憋不住了,撲哧笑道:“賢弟,你好像有啥事兒?”

龐涓應道:“沒啥事兒!”

“打昨晚到現在,賢弟像是變了個人,咋能說沒啥事兒?”

龐涓放慢腳步,對走在前面的兩個腳夫道:“兩位兄弟,停下!”

兩個腳夫停下來,放下擔子,回頭望著龐涓。

龐涓走上前去,從袖中摸出四個刀幣,打發二人回去。見兩人走遠,龐涓這才坐到石頭上,望著孫賓道:“孫兄,你算算看,你我進山,滿三年了吧?”

孫賓點了點頭:“是滿三年了。記得咱們是仲秋前進山的,眼下已是九月了。”

龐涓似乎並未用心去聽孫賓的答話,顧自說道:“你說,我們整日在這谷里,一天到晚要麼讀書,要麼靜坐,難得見上先生一面。縱使見面,先生也似沒有話說。看來,要學兵法,在這谷里——”打住話頭。

孫賓一怔,暗忖道:谷中三年,龐涓從未說過類似言語,莫非是……想至此處,撲哧笑道:“賢弟何說此話?莫不是昨日在宿胥口看到傷感之事了?”

龐涓站起身子,搖了搖頭道:“與那個無關。時候不早了,走吧!”說著走到貨擔前,選了一副重的挑在肩上,徑自走去。孫賓見狀,也就挑起另一副,跟在後面。

接後數日,龐涓都似心事重重,做什麼都打不起精神。

九月既望,月上東山,鬼谷四子吃過晚飯,躺在草舍外的草坪上,正自欣賞圓月,張儀突然說道:“先生來了!”

眾人趕忙起身,果見鬼谷子正與玉蟬兒、童子一道,打小路徐徐走來。四人忙將坐姿改為跪姿,看到鬼谷子走近,齊聲說道:“弟子叩見先生!”

鬼谷子走到他們跟前,盤腿坐下道:“坐坐坐!蟬兒、童子,你們也都坐下!”

眾人圍定鬼谷子坐下,眼巴巴地望著他。

鬼谷子笑道:“你們都看著我干什麼?今夜為季秋之望,月明星稀,云淡氣清,大家理應共賞明月才是,卻這麼看著我一個老頭子,豈不掃興?”

眾人齊笑起來,各自紛紛抬頭,觀賞明月。賞有一會兒,鬼谷子轉對童子:“小子,去,拿老朽的琴來!”

童子點點頭,起身徑去草堂,不一會兒,抱著一把大琴走來。四子在谷中三年,從未見過鬼谷子彈琴,甚是驚奇,尤其是擅長彈琴的張儀和玉蟬兒,更是將脖子伸得老長,兩眼眨也不眨地緊盯鬼谷子。

鬼谷子望著明月,徐徐調弦,口中說道:“今夜月光澄明,更勝昨日。老朽特別為這明月彈奏一曲!”言訖,緩緩撥動琴弦。

童子聽慣了先生的琴聲,當下閉上兩眼,豎起耳朵。玉蟬兒看到,也將眼睛閉上,用心感受。鬼谷子彈得很慢,只是偶爾抬一下指頭,然後輕輕地落下去。在四子看來,鬼谷子似乎不是在彈琴,他甚至已經將琴忘了。

上篇: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8)     下篇: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