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12)  
   
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12)

龐涓答應一聲,起身回到屋中,在榻上躺下。

龐涓在榻上輾轉反側,折騰約有一個時辰,卻是無法入睡,便起身下榻,推開房門,走到戶外。此時已過子夜,月過中天,正在西下。龐涓在草坪上盤腿坐下,閉目養神,本欲將這幾日的紛亂思緒整理一番,不想卻是越理越亂。坐有一時,他一忽身爬起,沿了門前小道緩緩走去。

龐涓在不知不覺中走到了鬼谷子的草堂前面。也是機緣所至,龐涓驀然抬頭,看到遠處草地上竟也盤腿坐著一人。月光下面,那人一動不動,宛如一個石塑。

龐涓緊走幾步,看到在月光下面端坐的不是別人,竟是鬼谷子。龐涓大奇,因為先生打坐,從來是在洞中,似今日這般在月光下打坐,不僅他未見過,且也從未聽到童子提起。

在離鬼谷子約十步遠的地方,龐涓似是擔心影響鬼谷子入定,陡然停住腳步,正欲轉身離去,鬼谷子卻開口說道:“是龐涓嗎?”

龐涓一怔,趕忙走前幾步,在鬼谷子前面跪下,叩道:“弟子龐涓叩見先生!”

“坐吧。”

龐涓盤腿坐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鬼谷子。鬼谷子依舊是兩眼微閉,根本沒有看他。龐涓坐有一時,見鬼谷子仍不說話,試探道:“夜已深了,先生為何還不歇息?”

鬼谷子緩緩說道:“老朽是在等你!”

龐涓目瞪口呆,怔有半晌,方才驚道:“等我?”

“你不是來了嗎?”

“我……我……弟子……”龐涓說不下去,竟自哽咽起來。

“龐涓,你有心事,就說出來吧。”

龐涓泣道:“先生,弟子是想……想……”

“你想下山,是嗎?”

龐涓改坐為跪,叩道:“弟子不孝,不該生出這樣的念頭!”

鬼谷子輕歎一聲:“唉,是聚是散,皆是緣分。你想下山,下山就是了!”

龐涓再拜于地,泣道:“先生——”

“聽你所言,可是想去魏國?”

“先生聖明。前幾日弟子前往宿胥口,意外得知,魏王遷都大梁,在大梁設立招賢館,向天下招賢納士!”

“嗯,眼下秦、韓、趙三國謀魏,魏國正是用人之機,機會倒是不錯。”

龐涓暗忖:“此生得遇先生,是天賜機緣。今日看來,先生學問,依然高深莫測。一旦別去,就等于斷了求學之路。萬一先生還有寶物,我若錯過,豈不抱憾終生?”想至此處,眼珠兒一轉,“先生,弟子雖然有意下山,可又感到學業未就,下山之後萬一狼狽,豈不有辱師門?因而,弟子前思後想,是去是留,難有主見,還望先生點撥!”

“你已得了吳起的用兵精要,若善用之,山外當是無人可敵,怎會有辱師門呢?”

龐涓聽出鬼谷子話中有話,心中一驚,趕忙問道:“先生是說,山外無人可敵,在這谷內卻有勝過弟子的?”

鬼谷子望著龐涓:“是否有人勝過,你自己難道還不清楚?”

龐涓心中忖道:“弟子當然清楚。在此谷里,能夠與我交手的唯有孫賓。就眼下而言,他所知的,我無所不知。我所知的,他卻一絲不知,我們兩個,誰高誰下,已是擺明了的!”

想至此處,龐涓信心十足,再次叩道:“謝先生栽培!先生教誨之恩,弟子萬死不足以報。弟子父母雙亡,自進鬼谷,即視先生為父。弟子憂心的是,出山之後,山外驅馳不勝繁重,弟子若想再見先生,恐怕艱難。弟子……弟子真的舍不下先生哪!”哽咽起來。

“能有此心,老朽已知足了!”

龐涓擦拭一把淚水:“弟子謹聽先生之言,近日便下山去!”

“下山之後,第一步棋該如何下,你可心中有數?”

“弟子欲去大梁求見魏王!”

鬼谷子輕輕搖頭。

龐涓一怔,急急說道:“弟子懇請先生點撥!”

“先聖曰:‘將欲歙之,必故張之;將欲弱之,必故強之。’你將此言顛倒過來,或可成功!”

上篇: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11)     下篇: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