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14)  
   
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14)

龐涓聽畢,再三拜道:“先生所判,弟子謹記于心!”

鬼谷子追問一句:“你謹記什麼?”

“遇羊而榮,遇馬而絕!”

鬼谷子輕歎一聲,起身說道:“記住就好,你可以下山了。”

龐涓沖著鬼谷子的背影再拜三拜,見鬼谷子已經走進洞中,這才起身,正欲出去,忽又看到地上的山花,遂彎腰撿起,一邊端詳,一邊走出草堂。

走有一時,龐涓將那半枯的山花啪的一聲甩在路邊:“什麼榮盛一十二載?什麼馬喜食之,羊卻不喜?如果豬也喜食,又該如何?想必是先生見我執意下山,心中不快,這才拿話唬我!抑或是先生故弄玄虛,斷不可信!”

龐涓回到自己的草舍里,開始收拾行裝。他翻找衣物,拿出兩件像樣的放進包袱,又從床底取出一只布包,打開來,正是那捆他憑記憶抄寫出來的《吳子》。

龐涓翻看一陣,輕聲歎道:“唉,可惜只有六篇。要是一部完整的《吳子》,該有多好!”

龐涓將這捆竹簡小心翼翼地包進衣服里,放進包袱,將包袱放好,出門拐進孫賓的房門。孫賓見他進來,招呼道:“賢弟請坐!”

龐涓卻不坐下,而是慢慢地跪在地上,朝孫賓拜道:“師兄在上,請受師弟一拜!”

孫賓大驚,疾步過來,一把拉起他道:“賢弟,你——你這是怎麼了?快起來!”

龐涓站起來,緩緩說道:“在下欲別孫兄,准備下山去了!”

孫賓猝不及防,一下子怔在那里,半晌方道:“賢弟,這麼大的事,你——你該早點告訴在下才是!”

“在下也是臨時決定的。”

“怪道這幾日賢弟心神恍惚,原是為的這事兒!”

龐涓點頭道:“是的,在下心神恍惚,是因為主意未定,這一定下,誰都沒說,第一個就來告訴孫兄!”

“謝賢弟看重!此事先生知道不?”

“在下方才已經別過先生了!”

“那——賢弟打算何時動身?”

“明日雞鳴時分。在下也想知道,孫兄打算何時下山?”

孫賓長歎一聲:“唉,似我這般呆笨之人,雖然進山三年,卻是處處懵懂,哪里能及賢弟,僅此三年,就已學有大成。至于出山之日,不知要到何年何月了!”

龐涓安慰道:“孫兄不必自謙。孫兄為人為學,無不一絲不苟,在下愧不能及。在下急于出山,無非是山外熱鬧,在下浮躁之心一時無法按捺,蠢蠢欲動而已。不像孫兄,沉穩若定,大器晚成!”

“賢弟說的哪里話!就用兵而言,列國之中,賢弟已是無人可及,建功立業必是早晚之事!”

“謝孫兄吉言。在下臨別,還有一事相求!”

“請賢弟直言!”

“先生學問,高不可測,縱學一世,也是學不完的。在下急于求成,倉促下山,心中卻是忐忑。在下走後,先生若有絕學秘笈傳予孫兄,萬望孫兄看在你我結義這情分上,教知愚弟一二!”

“賢弟何出此言?孫賓為人,賢弟當是知道的!”

龐涓跪拜于地:“就孫兄此言,請受龐涓三拜!”

孫賓忙又將他扶起:“賢弟——”

龐涓卻推開他,朝他連拜三拜,這才起身,握住孫賓之手,淚如雨下。二人傷感有頃,孫賓道:“賢弟在此稍候,在下這就告訴大家,今晚為賢弟餞行!”

龐涓搖頭道:“不必了。鬼谷之中,在下割舍不下的唯有二人,一是孫兄你,二是師姐!其他人,就不驚動了!”

“這樣不好吧。咱們幾人好歹也是共學三年,賢弟要走,無論如何也該打聲招呼才是!”

龐涓再次搖頭:“自古迄今,成者王侯敗者寇。龐涓此番出山,是成是敗,尚未可知,有什麼可以驚動的?再說,張儀那厮,不見也罷!”

孫賓見龐涓執意不肯,只好說道:“好吧,在下就聽賢弟的!”

這日晚間,玉兔初升。玉蟬兒擺好琴架,面月而坐,憑著記憶彈奏鬼谷子昨夜彈過的《月光》曲。一曲彈完,身後陡然響起擊掌聲,玉蟬兒一驚,回首視之,見是龐涓。

上篇: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13)     下篇: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