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18)  
   
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18)

第三日晚間,該孫賓輪值時,幾上卻是空空蕩蕩。鬼谷子雙目緊閉,寂然入定。孫賓守在一側,手執棍棒,兩眼圓睜,兩耳豎起,一夜守候碩鼠。直到天亮,並無鼠蹤。

第四夜,又是蘇秦輪值,幾上擺的仍是《陰符本經》,所不同的是,此《陰符》不同于彼《陰符》,上面寫滿了鬼谷子的詳細注解。蘇秦大喜,又是一個通宵奮戰。

第五夜,張儀輪值時,幾上所擺仍是昨夜蘇秦所讀的帶注《陰符》。張儀早已從蘇秦口中探聽明白,因而並不驚奇,細讀一個通宵。

第六夜,再次輪到孫賓輪值時,幾上又是空空蕩蕩。孫賓仍如前一次輪值一樣,手執棍棒,一直守到天亮。

孫賓輪值兩夜,夜夜空值一宿,玉蟬兒看不過去了。這日凌晨,孫賓走後,玉蟬兒與童子、鬼谷子一道,走到草堂後面的山間草坪上,開始習練鬼谷子自創的吐納功法。練有一個時辰,三人收勢,玉蟬兒說道:“蟬兒有一事不明,欲請教先生!”

鬼谷子望著玉蟬兒,微笑道:“不是不明,是不平吧!”

玉蟬兒笑道:“先生已經知道了。”

鬼谷子呵呵笑道:“先說這《吳起兵法》。此書重在技戰,龐涓多有機巧之心,正可習之。孫賓為人厚實,如何習得?再說這《陰符本經》。此書重在修心養志,蘇秦也好,張儀也罷,自進鬼谷,心神游移未定。心若不定,志必不堅。習口舌之學,心志不穩,當是大忌。此書二人習之,正是修本補缺。孫賓生性謹慎,心定志堅,若是再讀《陰符》,非但無助于他,反倒誤他大事!”

玉嬋兒不無歎服:“傳聞孔子有教無類,因材施教,蟬兒今日知之。可先生也總不能讓孫公子夜夜守鼠吧!”

鬼谷子又是呵呵一笑:“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孫賓自有孫賓的造化,但待機緣而已!”

如此又值一輪,再次輪到孫賓。這夜,孫賓仍然手執木棒,一絲不苟地守候在鬼谷子身邊。如此守值一夜,眼見天明,孫賓並無絲毫倦色。鬼谷子仍舊一如既往,端坐于地,身心完全入定。

雞叫頭遍時,孫賓陡然聽到異響,定睛細看,果見一只碩大的老鼠在一個石縫里探頭探腦。見無動靜,老鼠嗖嗖幾下爬上鬼谷子幾前的一個桌子,鑽進一只抽屜。不一刻,抽屜中傳出碩鼠牙齒咬木的咯吱聲。孫賓輕手輕腳地移到桌邊,猛地拉開抽屜。

老鼠受驚躥出,孫賓眼疾手快,一棒打去,正中鼠腰。老鼠慘叫一聲,撲地死去。

聽到這異常的聲響,鬼谷子陡然睜開眼睛。看到鬼谷子醒來,孫賓趕忙叩拜于地:“先生,此鼠果來騷擾,被弟子打死了!弟子不意驚擾先生,乞請先生恕罪!”

鬼谷子掃一眼地上的死鼠,點頭道:“嗯,煩擾我者,正是此鼠。你替為師消除此鼠,何罪之有?”

孫賓叩道:“謝先生不責之恩!”

“孫賓,龐涓下山,你可有感念?”

“師弟學有所成,必能有所作為。”

“聽你說來,你是認定龐涓學有所成了!”

“師弟下山之前,曾與弟子幾番論兵,弟子自知不及師弟遠矣!”

鬼谷子笑道:“龐涓品性浮躁,三年所學,只在雕蟲小技!”

孫賓大是驚訝:“孫賓遲鈍,還望先生教誨!”

“先聖曰:‘大巧若拙,大智若愚。’為人之道不在聰明,用兵之道不在戰勝。龐涓自作聰明,爭強好勝,看似大才,終是平庸。你不存機巧之念,沒有斗狠之心,當可鑄成大器!”

“弟子愧不敢當!”

“還記得你與龐涓爭論誰是天下第一兵家之事嗎?”

“弟子一時好勝心起,與他爭執。後來,弟子細想此事,甚覺荒唐!”

“能知荒唐,可見你有慧心。不過,就老朽所知,你的先祖孫武子可稱天下兵聖,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孫賓叩道:“孫賓代先祖謝先生褒獎!”

上篇: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17)     下篇:爭函谷秦公再謀魏 占草花龐涓首出山(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