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5)  
   
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5)

“回稟主公,魏國士子龐涓求見!”

鄒忌怔了一下:“魏國士子?不是有稷下嗎,他來此處干什麼?你轉告他,那兒才是士子該去的地方!”

“小人對他說了,他說,他有大事求見相爺!”

“是何大事?”

“小人問他,他說,此事關系齊國安危,一定要面諭相爺!”

鄒忌皺了皺眉頭:“關系齊國安危?”略頓一頓,抬頭看著家宰,“齊國眼下並無安危之說,尋個理由,讓他走吧!”

“小人遵命!”

家宰退出之後,鄒忌輕歎一聲,搖頭道:“什麼齊國安危?進我鄒門,也該尋個好理由!”複又埋下頭看書。

龐涓再吃閉門羹,心中甚是郁悶,在客棧又住數日,眼見徐州相王之期越來越近,而他的第一步尚未邁出,心中更是著急。

這日後晌,約近申時,龐涓百無聊賴地走在宮前大街上。走不多時,看到前面有一酒肆,龐涓肚中也覺饑餓,遂走進去,叫小二端上幾盤小菜、一壇老酒,一邊酌飲,一邊苦思面君之計。正吃之間,街面突然大亂。龐涓探頭觀看,見一群官騎正在清理行人。

龐涓驚異,大聲喊道:“小二,快來!”

小二小跑過來:“客官,您召小人?”

龐涓指著外面:“怎麼回事,鬧得雞飛狗跳的?”

“客官有所不知,君上方才去太廟占卦,這陣兒想必回來了。”

龐涓心中咯噔一聲,沉思片刻,從袖中掏出一塊銀子:“結賬吧,余下的賞你了!”放下筷子,兩眼一眨不眨地盯住窗外。不一會兒,果有大隊車馬護擁齊公車輦沿街馳來。太子殿下、相國鄒忌、上將軍田忌、上大夫田嬰等齊國重臣各自騎馬,走在齊公駕前。

龐涓看得真切,見齊公車輦漸馳漸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出客棧,當街跪下。眾衛士一陣驚亂,七手八腳將他拿住。

擅闖君上車駕即是死罪,這是誰都知道的。一場虛驚過後,齊威公探頭車外,喝問田辟疆道:“何人攔阻寡人?”

田辟疆稟道:“回稟公父,是一個士子,看樣子,不像是刺客。”

“帶他過來!”

田辟疆傳令,不一會兒,一個軍尉引領幾名甲士押著龐涓走來。龐涓當街跪下,因兩手被綁,無法叩首,只能象征性地點頭三下,朗聲道:“魏國士子龐涓叩見君上!”

齊威公步下車輦,打量他一眼:“龐涓,你知道攔阻寡人車駕是死罪嗎?”

“回稟君上,龐涓知道!”

“既然知道,為何還要攔阻?”

“若是能救齊國大難,龐涓何惜一軀?”

齊威公一怔,繼而哈哈笑道:“齊國大難?寡人怎麼沒有聽說呢?”扭頭轉向鄒忌,“鄒愛卿,齊有何難?”

鄒忌應道:“回稟君上,微臣想起來了,這個狂徒前幾日曾至微臣府上,也是這般口出狂言,讓微臣趕走了。不想此人膽大包天,冒死攔阻君上大駕!”

龐涓陡地爆出一聲冷笑:“連相國大人也出此話,可見齊國當真無人了!”

鄒忌怒道:“大膽狂徒,你死到臨頭,還敢在此饒舌?”

齊威公卻似對龐涓甚感興趣,緊盯他道:“龐涓,寡人問你,天下顯學,皆集稷下,著書立說者數以百計,更有士子數千,可謂是人才濟濟,你為何說我大齊無人呢?”

隨行眾臣無不怒目而視龐涓。

龐涓緩緩應道:“回稟君上,與秦、韓、趙三大強國為敵,是為不明;與魏結盟相王,棄口中肥肉,是為不智。齊國不明不智,眾臣無人勸諫,是以無人!”

齊威公沉思有頃,轉對左右:“為龐子松綁,隨駕回宮!”

此地已離宮門不遠,不一時就到宮中。齊威公回到前殿,在殿上坐下,對左右道:“有請龐子!”

早有宮人將龐涓領上前殿,龐涓叩道:“魏人龐涓叩見君上!”

齊威公擺了擺手:“龐子免禮!適才龐子所言,寡人尚未完全明白,請龐子詳解!”

上篇: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4)     下篇: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