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8)  
   
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8)

魏惠王再次一飲而盡。齊威王亦舉爵飲之。魏惠王因連遭尷尬,心中不暢,悶頭坐在那兒,既不說話,也不飲酒。齊威王卻是眉開眼笑,與眾卿頻頻碰爵。

悶坐有頃,魏惠王終于想出一個扳回面子的方式,抬頭問道:“聽聞齊國富足,多產奇珍異寶,魏罃心甚慕之。今日興甚,齊王能否出示一二,讓魏罃一開眼界呢?”

齊威王等的就是這個,當下轉過頭來,微微笑道:“齊國珍寶多不勝數,不知魏王欲看何寶?”

魏惠王問道:“有徑寸之珠嗎?”

齊威王微微搖頭。

魏惠王甚是得意:“有夜光寶石嗎?”

齊威王搖頭。

魏惠王面呈喜色:“有象牙寶塔嗎?”

齊威王搖頭。

魏惠王更為得意:“有天山乳玉嗎?”

齊威王再次搖頭,有頃,身子前趨,甚感興趣地輕聲問道:“這些東西,魏宮可有?”

魏惠王洋洋自得,身子略朝後仰,捋一把長長的胡須:“魏國雖說貧弱,這些卻是不缺。宮中有徑寸之珠十,魏罃用之戲美;有夜光寶石五,魏罃用之代燭;有象牙寶塔二,魏罃用之鎮卷;有天山乳玉一,魏罃枕之入眠!”

齊威王聽了,微微一笑:“這些東西,田因齊還真一件沒有!”

魏惠王哈哈長笑數聲,半是奚落:“這些均為尋常之物,齊王之寶,想必稀罕多了!”

齊威王斂住笑容,正襟而坐,緩緩說道:“田因齊之寶,確實與大王之寶有所不同!”

魏惠王怔道:“哦,有何不同?”

齊威王緩緩說道:“田因齊有賢臣名叫檀子,鎮守南疆二十八年,楚人不敢犯土;有賢臣名叫盼子,鎮守西疆二十五年,趙人不敢越境半步;有賢臣名叫黔夫,鎮守北疆二十二年,燕人望之生畏;有賢臣名叫種首,治民一十九年,齊境道不拾遺,夜不閉戶;有賢將名叫田忌,馳騁疆場一十六年,曆戰十二,十一勝一平,無一敗績;有賢相名叫鄒忌,治理國事一十三年,齊庫盈倉滿,積粟可支十年,朝無積案;有賢大夫名叫田嬰,治稷宮一十二年,收納天下士子三千,著書立說者不計其數!”略頓一頓,目視惠王,字字鏗鏘,“田因齊本為無能之輩,只因視眾賢為寶,才得以日日鶯歌燕舞,夜夜高枕無憂!”

齊威王的話語就像一把利刃,將魏惠王的面皮一點點割去。魏惠王聽得面色紫漲,呼吸急喘,全身顫抖。眾臣更是面面相覷。全場靜寂,空氣便如冷凝了一般。

驀然,魏惠王站起身子,將手中之爵擲于地上,看也不看齊威王一眼,拂袖而去。公子卬和陳軫相視一眼,惶惶然追在後面。

齊威王端坐于位,望著他們狼狽而去的背影,陡然爆出一聲長笑。田嬰、田忌相視一眼,亦放聲大笑起來。

笑畢,齊威王轉向田忌:“田將軍,倉促之間,能戰之卒可征多少?”

田忌朗聲應道:“回稟陛下,不征可點五萬精兵!”

齊威王再問:“如果興伐,多少時日可以出征?”

“回稟陛下,如果伐楚,田忌須備兵三十日;伐趙,備兵二十日;伐韓,備兵十八日;伐燕,備兵十五日……”

齊威王打斷他的話:“伐魏呢?”

“十日足矣!”

齊威王閉目端坐,陷入冥思。

魏惠王氣沖沖地旋入自己的行轅,一邊大口喘氣,一邊在帳中來回踱步,耳朵里充塞著齊國君臣的狂笑聲。踱有一陣,魏惠王終于爆發出來,將身邊物什一件接一件地抓起來,狠狠摔在地上。公子卬、陳軫跪在地上,大氣也不敢出。

發作一陣,魏惠王開始平靜下來,頹然走到幾前坐下,目光轉向陳軫:“陳軫,這是怎麼回事?”

陳軫叩頭如搗蒜:“陛下,微……微臣不知!微臣使齊時,一切均已講妥,齊王甚是高興,賞賜微臣諸多財物,這這這……怎麼會是這樣呢?”

魏惠王點了點頭:“看來,田因齊是存心羞辱寡人的。卬兒!”

上篇: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7)     下篇: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