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9)  
   
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9)

得山響:“相什麼王?難道你嫌寡人所受羞辱還不夠多,是嗎?”

陳軫泣道:“陛下——”

魏惠王轉向公子卬,喝道:“還不傳旨?”

“兒臣領旨!”

陳軫回到自己的帳篷,悶坐一時,轉對戚光道:“齊王態度大變,里面定有蹊蹺。你且留下,查查此彎繞在何處?”

戚光點頭。

翌日晨起,天尚未亮,魏惠王及其隨行的五千人馬盡皆拔帳而去。齊王以魏王背約、不辭為由,命田忌點兵五萬伐魏,同時傳檄天下,共誅不道之魏。

依舊身背破舊包袱的龐涓站在一個土崗上,遠遠地望著齊國三軍絡繹進發魏境,嘴角浮出一絲冷笑。至此為止,出山之後所邁的第一步終于落定。

然而,龐涓知道,真正艱難的是下一步。邁向何處、如何去邁,哪一點都是關鍵,稍有不慎,他就會滿盤皆輸。

魏國大梁,剛剛落成的魏國王宮里,空氣里依舊彌漫著清新的木香和油漆味。

夜已深,魏惠王卻毫無睡意,獨自坐在禦書房里,兩眼癡癡地盯著面前的幾案。幾案上是一只黃玉盤子,盤中是一顆雞蛋大小、精美絕倫的夜明珠。

魏惠王久久地凝視著它,似要將它看穿。不知過有多久,魏惠王慢慢地抬起右手,將夜明珠拿在手中,捧到眼前,輕輕地撫摸它。魏惠王的耳邊,漸漸響起齊國君臣的狂笑:“哈哈哈哈——”狂笑一聲接一聲,似乎沒完沒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魏惠王的臉色漸漸紫漲,揚手將夜明珠猛地擲向玉盤。只聽“啪”的一聲脆響,價值連城的夜明珠與盛放它的玉盤一道,于頃刻間成為塊塊碎片。

魏惠王喝道:“來人!”

被惠王的怪異舉動嚇得不知所措的毗人跌跌撞撞地走到跟前:“陛下,老奴在!”

魏惠王一字一頓:“召惠施、朱威覲見!”

“老奴領旨!”

當惠施、朱威跌跌撞撞地趕到禦書房時,魏惠王的火氣已降下去,正在眯著兩眼望著幾案上的玉石碎片。看到兩位重臣叩在面前,魏惠王微微抬頭:“兩位愛卿,平身!”

惠施、朱威謝過恩,忐忑不安地分坐兩側。

魏惠王緩緩問道:“看到這些碎石塊了嗎?”

兩人點了點頭。

魏惠王長歎一聲:“唉,都是它們害了寡人哪!”

惠施、朱威互視一眼,誰也沒有說話。

魏惠王慨然說道:“寡人自來世間,只會羞辱他人,未曾受到他人羞辱。此番徐州之行,這一課算是補上了!現在想來,田因齊羞辱得好哇,寡人連做二十余年的夢,一下子讓他羞醒了!”

惠施應道:“陛下,亡羊補牢,未為晚矣!”

魏惠王點了點頭:“唉,這麼晚了,寡人卻睡不去,坐在這兒思來想去,總算明白一個理兒:錯不可怕,怕的是不肯認錯!這些年來,寡人一錯再錯,卻死要面子,不肯認錯,終于釀成今日大錯。今天晚上,寡人面對一地碎石,向天下認錯,特請兩位愛卿做個見證!”

惠施、朱威聽聞此言,各跪于地,泣道:“陛下——”

“惠愛卿方才說得好,亡羊補牢,未為晚矣。寡人召兩位來,還有一事,就是補這破牢!兩位愛卿——”

惠施、朱威齊道:“微臣在!”

“你們所擬的改制條陳,寡人也都看了,璽印也加蓋了,放手做去吧。昔日勾踐臥薪嘗膽,十年而雪奇恥大辱。寡人不如勾踐,二十年總也夠了吧!”

惠施泣道:“陛下有志如此,魏國不治,當無天理啊!”

話音剛落,毗人急急走進,將一份邊關急報呈送魏惠王:“陛下,邊關火急軍情!”

上篇: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8)     下篇: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