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11)  
   
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11)

惠施搖頭道:“張猛是員驍將,做先鋒可以,做副將已用大了!”

朱威細想有頃,竟也無話可說,喃聲說道:“可——相國大人,田忌是名將,公子卬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惠施歎道:“唉,要是有對手,齊王能這麼急就用兵嗎?”

河西之戰,公子卬遭遇了生平第一次大敗,在列國面前丟盡面子。此番齊人犯境,正好給了他扳回面子的機會。辰時點兵,剛到卯時,公子卬就急不可待地傳令三軍,迎戰田忌。

齊軍沿濟水經大野澤過境衛地,殺向魏境。公子卬探得明白,引領三軍沿濟水迎擊,在煮棗遭遇齊軍,吩咐紮營。副將張猛得到詔令,連夜布置好西線防務,率輕騎千人,朝煮棗方向急馳。

公子卬剛剛紮下大帳,田忌戰書已到,約他斗陣。公子卬熟讀兵書,尤其對陣法頗有研究,聞知田忌善斗陣法,早想對他一決高下,當即回了戰書。

煮棗外面的田野上,魏、齊兩軍各擺一陣,田忌縱馬提槍,上前挑戰。公子卬識破陣勢,率軍沖入,不想齊軍臨時變陣,反遭掩殺,大敗一場,折兵數千。

次日,田忌再擺一陣,又被公子卬識破,公子卬率軍再沖,又遭慘敗,折兵數千。公子卬急了,擺出一個陣中陣,將生門、死門故意顛倒設置,讓田忌沖陣。田忌看得明白,指使兩員猛將從死門攻入,將魏軍陣勢沖亂。田忌乘勢揮軍掩殺,公子卬狼狽潰退。

退至平丘,副將張猛方才趕到。二人合兵一處,穩住陣腳。公子卬大帳點兵,見已折兵兩萬,偏將以上將軍陣亡過十。

公子卬再也不敢隱瞞軍情,急將戰況報呈魏王,要他火速增兵。魏惠王接到戰報,大驚失色,急召惠施、朱威,拍幾怒道:“不讓他攻陣,他偏不聽,三戰三敗,折兵兩萬,竟然還有臉要寡人增兵!”

惠施奏道:“陛下息怒,眼下軍情緊急,可暫調附近守軍兩萬馳援平丘,再征蒼頭補充守軍!”

魏惠王歎道:“唉,有此豎子,多少兵馬也是無用!惠愛卿,擬旨,調他回來!”

朱威急道:“陛下,三軍不可無主啊!”

魏惠王略一思忖:“可讓副將張猛暫代主將之位。”有頃,長歎一聲,“唉,田因齊是明欺寡人無人哪!”

朱威奏道:“臣保舉一人,可抗田忌!”

魏惠王眼睛一亮:“愛卿保舉何人?”

“龍老將軍!”

魏惠王的眼睛馬上又暗淡下去,半晌方道:“龍老將軍雖是對手,可也太老了!”

“陛下,有龍老將軍坐鎮,軍心必穩;軍心若穩,齊必不撼。齊人長途奔襲,補給艱難。齊不撼我,軍心自亂,持久必退!”

魏惠王看一眼惠施,見他點頭,緩緩說道:“好吧,有請老將軍!”

朱威領命,起身欲走,魏惠王擺手道:“慢!”

“陛下?”

“寡人親自去吧!”

龍家宅院里,正堂已被改成靈堂,幾個女人跪在地上嗚嗚咽咽。一個十二三歲的男孩眼中卻無一滴淚水,只將兩只大眼凝視著供在桌上的一柄滿是血汙的寶劍和一個頭盔。

突然,孩子幾步躥上靈堂,將頭盔和寶劍取下,麻利地戴上頭盔,拿起寶劍,飛也似的沖出門去。

這一幕被不遠處的老家宰看到,大叫一聲:“天哪,少爺拿劍跑了!”

幾個仍在伏地悲泣的女人抬頭一看,頭盔和寶劍不見了,一下子呆在那兒。一個女人尖叫一聲“虎兒”,暈厥于地。

另一個女人拔腿就朝門外追去,邊追邊喊:“虎兒,虎兒,你快回來!”

虎兒手拿寶劍跑到門口,剛好撞在已經下車、正在向大門走來的魏惠王身上。朱威眼明手快,一個箭步沖上,將虎兒一把抱住。看到他身上帶血的寶劍和頭盔,魏惠王面色發白,額頭上沁出汗珠。

朱威看到是虎兒,急道:“虎兒,你怎麼了?”

虎兒掙紮道:“朱伯父,你別攔我,我要去殺齊人,替先父報仇!”

上篇: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10)     下篇: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