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12)  
   
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12)

朱威驚道:“你父親他——”

虎兒泣道:“朱伯父,先父他——他在煮棗——”

魏惠王定下神來,以袖拭汗道:“朱愛卿,這是誰家的孩子?”

朱威已從虎兒的話里明白怎麼回事了,泣道:“回稟陛下,是龍老將軍的孫子。老將軍的愛子龍泰是左軍先鋒,在煮棗為國捐軀了!”

魏惠王掉下淚來,上前拉過虎兒:“孩子,來,跟寡人尋你爺爺去!”

魏惠王、朱威跟著虎兒來到後院的演武場上,看到草地上插著一支丈八長槍,槍下,白發蒼蒼的龍賈席坐于地,雙目緊閉。

朱威上前一步:“龍將軍,您看誰來了?”

龍賈依舊一動未動。

“龍將軍,是陛下,陛下看您來了!”

龍賈依舊閉著眼睛,好半晌,兩行淚水流出,緩緩說道:“朱司徒,莫開玩笑了,老朽只想靜一會兒!”

朱威哽咽道:“龍將軍,朱威……朱威哪能在這個時候開玩笑呢?您睜眼看看,陛下真的看您來了!”

龍賈慢慢地搖了搖頭:“陛下不會來的!龍賈老了!”

魏惠王緩緩地走過來,在龍賈身邊盤腿坐下:“龍將軍,魏罃愧對您了!”

龍賈打個愣怔,急忙睜開眼睛,看到果是陛下,趕忙跪下:“陛下——”

魏惠王扶起他:“老將軍免禮!”

龍賈哽咽起來:“陛下……陛下,真的是陛下……”

魏惠王以袖拭淚:“老將軍,令郎為國捐軀,過在寡人啊!”

龍賈泣不成聲:“陛下——”

魏惠王長歎一聲:“唉,一路上細聽朱愛卿之言,寡人始知河西之事。八萬精兵,幾百里河山,寡人的多年心血,竟在幾日之間毀于不肖子之手,寡人卻——卻遷怒于老將軍!唉,寡人當有今日之辱啊!”

龍賈泣道:“有陛下此言,龍賈九死無憾矣!老臣有一言,早想講給陛下!”

“寡人今日來,就是想聽聽老將軍的聲音!”

“魏為四戰之地,四鄰皆強,不可輕動刀兵哪,陛下!老臣守疆多年,只明白一個事實:魏之敵,不在齊人,不在趙人,更不在韓人,只在秦人!”

“惠相國也是這麼講的。寡人聽取相國之言,親赴徐州,本欲結好田因齊,共抗秦人,不想卻又自取其辱!田因齊興兵犯境,寡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哪!”

“縱使抗齊,也不可使安國君為將!”

魏惠王歎道:“唉,事已至此,不說他了。老將軍,前方戰事,如何是好?”

龍賈朗聲道:“老臣不才,願替陛下分憂!”

“老將軍,如果寡人所記不錯的話,您該年屆花甲了吧。”

“老臣剛滿花甲之年!”

“寡人本該讓你貽養天年才是,可……”

正在此時,家宰領著一名軍尉急急走進。軍尉見到惠王,叩道:“稟報陛下,邊關火急軍情!”

軍尉遞上三份急報,魏惠王逐個拆看,拆一個,扔一個,神色大變。

朱威從地上拾起急報,匆匆一看,對龍賈道:“秦兵夜襲函谷,函谷失守,陰晉守軍回救,在潼關遭到伏擊,陰晉隨之失陷,陰晉守軍八千、函谷守軍五千全部以身殉國。南線,韓軍兩萬犯舞陽,北線,趙軍三萬犯朝歌,守軍皆在苦力支撐。龍將軍,我們當真是四面皆戰了!”

龍賈應道:“這正是龍賈擔心之事!陛下——”

魏惠王望著他:“老將軍請講!”

“還能征集多少兵馬?”

魏惠王將目光移向朱威:“朱愛卿?”

朱威應道:“四萬!”

龍賈接道:“陛下,將這四萬交予老臣吧!”

魏惠王點了點頭,在草地上正襟危坐:“龍賈聽旨!”

龍賈起身叩拜道:“老臣在!”

“免公子卬大將軍職銜,押送大梁問罪,封龍賈為大將軍,總司全國兵馬!”

“老臣領旨!”

上篇: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11)     下篇: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