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16)  
   
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16)

魏惠王語塞:“這——”

“陛下,按照大魏刑律,龐涓是否有罪,應由司徒府三堂會審,方能定奪。莫說是個揭榜士子,縱使蒼頭百姓,生死大事,凌遲酷刑,也不可據一面之詞而匆忙定之!”

眾臣紛紛點頭稱是。

陳軫急道:“陛下,龐涓集數罪于一身,實為十惡不赦之徒,依律當斬。如果放他,就是姑息養奸啊!”

惠施突然轉向陳軫,一反往日溫恭之色,義正詞嚴地呵斥道:“請問上卿,如果龐涓賣魏求榮,為何放著齊國的上卿之位不做?上卿出使齊國,得百金尚且坦然受之,龐涓身為普通士子,卻視百金如糞土,又作何解?齊軍屢戰屢勝,魏軍屢戰屢敗,龐涓如果真心賣魏,為何不去順勢助齊,反來逆勢揭榜退敵呢?”

陳軫面紅耳赤:“你——”

惠施一字一頓:“陳上卿,國家有難,我等身為朝廷重臣,應替陛下分憂,萬不可嫉賢妒能,混淆視聽,誤國害民哪!”

惠施犀利的言辭如重錘一般敲打下來,陳軫只覺得骨頭縫里一陣冰涼,當下叩拜于地,泣道:“陛下,微臣——微臣一片忠心,日月可鑒啊!”

魏惠王似也看出中有蹊蹺,冷冷說道:“陳軫,你退下吧!”

陳軫再拜,泣道:“微臣告退!”

看到陳軫退出殿門,魏惠王轉向龐涓:“為龐子松綁!”

衛士松綁,龐涓走上殿前,叩拜于地:“龐涓謝陛下不殺之恩!”

魏惠王放緩聲音:“龐子受驚了!大敵當前,龐子有何退敵良策,可否言于寡人呢?”

龐涓環視朝堂:“陛下請屏退左右!”

“諸位愛卿,退朝!”

眾臣退朝。

魏惠王轉對惠施、朱威:“惠愛卿、朱愛卿留步!”引三人徑至禦花園附近的禦書房中。

惠王剛一坐定,龐涓就撲地跪下,叩道:“草民龐涓叩見陛下!”

魏惠王擺手道:“龐子請起!此處再無外人,惠相國、朱愛卿是寡人的左膀右臂,龐子有話,但講無妨!”

“謝陛下!”

龐涓起身,朝惠施深深一揖:“龐涓謝過相國大人!”

惠施還過一禮,問道:“請問龐子,你與上卿可有過節?”

龐涓應道:“回大人的話,先父原是周室縫人,三年前,陳軫請先父為陛下縫制王服,先父以為不合禮制,堅拒不做,陳軫遂將先父囚于私牢,龐涓去救先父,不想中他埋伏,死戰得脫。在外浪跡數月之後,龐涓再次潛回,欲救先父,陳軫以先父要挾,將龐涓擒住,然後殺死先父,將涓送入大獄。龐涓無奈,只好越獄逃走,進山拜師學藝——”

龐涓一席話,聽得魏惠王目瞪口呆:“難怪陳軫欲置龐子于死地,原有這個因由!”

朱威見時機已到,亦奏道:“啟奏陛下,微臣也已查實,眠香樓滅門一案,實系陳軫使人所為,後又栽贓嫁禍于公孫衍,逼公孫衍逃至秦國!”

魏惠王怒從心起,將拳頭重重地砸在幾上,咬牙喝道:“這個陳軫,寡人待他不薄,他卻屢害寡人,罪不容赦!朱愛卿,立即捉拿陳軫一家,押入死牢,抄沒他的全部家財!”

朱威領了旨意,轉身退出,安排人逮捕陳軫。

魏惠王轉向龐涓,深揖一禮道:“寡人受奸人蒙蔽,差點誤殺忠良,請龐子寬恕!”

龐涓泣拜道:“陛下查辦奸賊,為龐涓洗雪殺父之仇,便是龐涓再生父母。自今日始,龐涓之軀便是陛下的。只要陛下一聲旨意,龐涓縱使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魏惠王親自上前扶起:“龐子有此忠心,寡人幸甚!魏國今已危在旦夕,龐子可有良謀?”

“危在旦夕?”龐涓重複一句,略頓一頓,做驚訝狀,“陛下何說此話?”

魏惠王長歎一聲,輕輕搖頭道:“唉,龐子也都看到了,齊從東方來,秦從西方來,趙從北方來,韓從南方來,魏國如今四面皆戰,寡人既無可戰之卒,更無禦軍之將,豈不是危在旦夕?”

上篇: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15)     下篇: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