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

濟水向東流至黃池西南約三十里的唐邑時,拐向北偏東,到黃池西北約十里處再次東拐,正東流向煮棗,河床也于此處變闊,寬約數里。水淺流緩,若是不下暴雨,河水不過齊腰深,即使在中心河道,也至多漫過頭頂。

這樣的河水適于涉渡,齊將田忌看中的正是這一點。齊軍士兵在堤下兩側的灘地上構築營寨,搭建帳篷,並在堤頂挖出一長溜灶台。一到開飯時間,屢屢炊煙嫋嫋升起,連綿十數里,頗為壯觀。

齊軍連戰皆捷,眼看就將兵臨大梁,齊威王甚為興奮,特使太子辟疆前往勞軍。辟疆一行押送輜重趕至濟水,田忌聞訊,接應十里,迎入中軍大帳。二人在帳中敘話不及半個時辰,辟疆就急不可待地視察軍營,觀賞濟水。

赤日炎炎,甲盔閃閃。看到殿下前來,三軍將士無不挺槍持戟,威風凜凜地站在陽光下面,一眼望去,甚是嚴整。辟疆一身戎裝,與大將軍田忌並肩而行。二人沿河查看一遍,緩步登上搭建在堤頂的瞭望高台。

登上台頂,放眼望去,堤上堤下淨是齊軍營寨,密密麻麻,錯落有置。稍遠處的河道上,沙灘片片,水草簇簇,間或有白鷺在水邊飛落。對岸河灘上卻空空蕩蕩,既無一兵一卒,也不見任何營寨和壁壘。再往上是河堤,堤上除了成片的荊棘之外,再就是連綿不斷的槐林。

辟疆望有一陣,指著空蕩蕩的灘頭:“田將軍,對岸怎麼無人防守?”

田忌笑了笑,指著遠處的河堤:“殿下,請看那兒!”

順著田忌的手指,辟疆果然望到樹林中隱約現出魏國武卒構築的防禦陣勢,堤頂似乎還有一排排的機械連弩,咂舌道:“嗯,龍將軍果是老辣,若不是將軍提醒,辟疆真還看不出來呢!”

“殿下不必自謙!魏軍連遭敗績,不敢用強,就將兵力隱于暗處,使我難知虛實!殿下剛至此處,自然不知這些情勢!”

“大將軍知己知彼,勝券在握了!請問大將軍,何時可與魏軍交戰?”

田忌指著河水:“微臣使人探過,中心河漕雖只寬約數丈,河水卻能漫過頭頂,千軍萬馬若是同時搶渡,水流激蕩,必然上漲。兵士中有許多不會游水,縱使會游水的,因有甲衣、兵器在身,怕也撐持不住!”

辟疆沉吟一下,抬頭說道:“這——若是長耗下去,莫說別的,單是糧草,只怕也拖不起!”

“殿下勿憂!”田忌顯得把握十足,“微臣夜觀天象,近日魏境並無雨水。眼下酷熱難當,暑旱已久,河水一日淺過一日,旬日來水位已降尺許。若是不出微臣所料,不出五日,水位必會再降尺許。那時渡河,莫說龍賈重傷在身,縱使他身強體健,微臣也必擒他于馬下!”

“嗯,”辟疆點了點頭,“如此甚好!魏武卒驍勇善戰,所向披靡,此番若不是魏王失德于天下,秦、韓、趙三國圍攻,父王也不會與魏交惡。田將軍,此陣勝負非同小可,父王因之夜不成寐啊!”

“微臣請殿下轉奏陛下,就說旬日之內,微臣必破魏陣,直驅大梁,三月之內,即押魏罃凱旋回朝,由陛下問罪!”

辟疆正欲說話,忽然看到對面堤上飛下一騎,直沖河邊,當下扭過頭去,目不轉睛地望著那人。

田忌與眾將也都看到了,齊將目光投射過去。來人馳近,眾人看清是魏軍的傳令軍尉。快馬沖到河邊,在水邊稍作猶豫,策馬涉入河水。眾人正自驚疑,來人已近河心。眼見河水將要漫至馬頭,軍尉陡然勒住馬頭,朝岸上大叫:“齊寇看好,大魏先鋒龐將軍下戰書來了!”取出長弓,搭上響箭,嗖的一聲射出。

響箭在一陣呼哨聲中落至岸邊。早有兵士撿起響箭,交予聞訊趕至的軍尉。軍尉不及細看,飛也似的直奔高台,大聲稟道:“報,魏軍先鋒向我下戰書來了!”

魏軍連遭敗績仍敢下書挑戰,且又恰在太子殿下勞軍之際,田忌心頭咯噔一沉,眼角掃向站在一側的參將。參將穩步下台,從那軍尉手中取過響箭,回到台上,雙手呈予田忌。

上篇:會徐州齊魏生嫌隙 戰田忌龐涓初點將(22)     下篇: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