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2)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2)

田忌接過響箭,拔出箭矢上的響哨,從中取出一團絲帛,果是戰書,上寫“田忌大將軍親啟”,展開一看,上面寫道:

傳聞大將軍百戰不殆,名冠列國,在下既驚且歎。在下所驚者,似大將軍這般庸才,如何也能名冠列國?在下所歎者,大將軍百戰不殆之說,今日將要終結于濟水岸邊!為此一驚一歎,在下奉勸大將軍,若是三日之內罷兵回齊,納表請罪,大將軍不僅可保一世英名,清清濟水也可免于血汙;大將軍若是一意孤行,定要決出高下,在下當于三日之後以雄師三萬設陣恭候!大將軍只要識出吾陣,在下即刻俯首請降;大將軍若是不識,在下有言在先,大將軍有何閃失,休怪在下冒犯!何去何從,請大將軍自裁,在下恭候回書!

大魏三軍先鋒龐涓恭呈

田忌閱完,臉色由白而青,由青而紫,拳頭握得格格作響。辟疆不無驚異地望著他道:“田將軍?”

田忌隨手將戰書遞予辟疆。辟疆看過,心頭一震:“龐涓?此人怎成魏軍先鋒了呢?”轉向田忌,苦笑一聲,“看來,這一次田將軍遇到對手了!”

“對手?”田忌冷笑一聲,拳頭捏得格格直響,聲音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田忌的對手尚未生出呢!”略頓一頓,“先鋒也配下戰書!殿下看好,三日之後,微臣一定踏破敵陣,將姓龐這厮活擒過來,碎尸萬段!”

辟疆卻似沒有聽見,兩眼依舊落在龐涓的戰書上,半是自語,半是征詢:“奇怪,此人謝絕父王恩賜的上卿之位和百金重賞,卻在此處充當小小先鋒,究竟是何用意?”

田忌卻從鼻孔里哼出一聲,轉對身邊參將:“回複龐涓,憑他擺出什麼陣勢,三日之後,叫他伸長脖子守于陣前,恭候本將前去斬首!”

“末將得令!”

黃池城中,在靠近西北側的一處大宅院里,數百名受傷武卒或躺或坐,十幾名隨軍疾醫一刻不停地實施救助,間雜其中的是上百名志願護理的女人和蒼頭。兩個收尸的蒼頭守在門口,只要疾醫判定哪位兵士死亡,他們就會即刻啟動,將亡者抬出院子。

這是一個充滿疼痛與哀傷的場所,但沒有人喊疼,也聽不到呻吟。大魏武卒個個都是血性漢子,何況還有女人在場!

幾人匆匆走進院子,打頭的是三軍先鋒龐涓,跟在其後的是中軍參將和隨身護衛。

看到將軍到來,滿院竟是無人響應,似乎他們是一群不速之客。龐涓知道,魏軍屢戰屢敗,將士心中頗多怨氣,尤其是這些因將軍無能而有傷在身的兵士。

中軍參將急了,跨前一步,大聲叫道:“諸位將士,陛下欽點的三軍先鋒龐涓將軍看望大家來了!”

聽到“陛下欽點”四字,眾傷員的表情更加冷漠,有人歪頭重重地“呸”出一聲,將臉轉到另一邊。只有旁近一個正在為傷者診治的疾醫起身見禮,被龐涓擺手止住。

龐涓沒有像其他將軍那樣惱羞成怒,更沒有顯出一絲一毫的盛氣或震怒,而是臉色靜穆,目光和藹,眼神里充滿關懷。他沒說一句話,只將可親的目光挨個兒掃過所有傷員,而後邁步在傷員之間的過道里緩緩行走。

龐涓的沉靜和關切的目光開始收到效果,眾人的目光向他射來,就連那名別過臉去的兵士也轉過頭來,看他究竟要干什麼。

龐涓看到一旁有個老年女人坐在地上,懷抱一個一動不動的兵士,踅身向她走去。幾個年輕女人跪在老年女人身邊,個個表情哀傷,雙目緊閉,口中喃喃禱告,顯然是在為這名行將遠去的兵士送別。

龐涓走到跟前,悄無聲息地走到近旁,面對兵士,跪在幾個女人後面,緊閉兩眼,口中喃喃有辭,為他祈禱。參將及隨身護衛互望一眼,相跟著跪下。

抱著兵士的老年女人眼中淚出,在他耳邊喃喃說道:“孩子,你睜眼看看,先鋒大將軍為你送行來了!”

女人連叫幾聲,那名兵士卻似沒有聽見,依舊一動不動。一名疾醫急走過來,拿手指在兵士鼻孔處探拭一下,見他早已絕氣,忙從袖中摸出一塊白布罩在臉上。隨後,疾醫朝後擺一下手,守在門口的兩名蒼頭立即抬著一塊門板過來,從女人懷中抱起兵士,輕輕放到門板上。龐涓緩緩起身,朝門板上的兵士連鞠三躬,目送他被一步一步地抬出院子。

上篇: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     下篇: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