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3)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3)

龐涓轉過身來,邁腿再沿通道走去。又走十數步,龐涓看到近旁有疾醫正在為兵士擠膿,隨即走到跟前。兵士的右腿受傷起膿,膿包鼓得跟個白饅頭似的。龐涓站在一邊,看著疾醫一下接一下地朝外擠膿,乳黃色的膿水被一點點擠出,滴進地上的陶盆里。兵士牙關緊咬,兩眼緊閉,額頭汗出,似在強忍鑽心的劇痛。過有一刻鍾,兩個膿包已被擠癟,疾醫望著傷口,似乎在想如何才能將余膿弄出。

龐涓二話不說,當即彎下腰去,紮好架勢,在眾人驚異的目光下,對准傷口用力吸吮。傳說昔日吳起吮疽吸膿,眾人無緣親見。今日龐涓為亡卒跪禱,為傷卒吸膿,卻是在場人人所見的不爭之實。

所有的人都震驚了,所有的心都激動了,所有的眼睛都濕熱了。被他吮吸的士兵更是淚如泉湧,泣不成聲。

龐涓吸一口,將膿水吐到盆中,再吸一口,又吐到盆中。如是再三,直到傷口里再無膿水,龐涓這才住口。早有人送上清水,龐涓連喝幾口漱過,在兵士的肩上輕拍兩下,呵呵笑出兩聲,半開玩笑地說出了來到此地的第一句話:“小伙子,你這膿水又腥又臭,味道很不好喲!”

兵士顧不上傷口巨疼,一翻身跪在地上,號啕大哭:“龐將軍——”

龐涓將他拉起,扶他躺好,板起面孔呵斥道:“瞧你這點出息!大丈夫活在世上,只流血,不流淚!”言訖,頭也不回地徑直走去。

齊軍大帳里,田忌獨對幾案,閉目凝思。

十幾年來,田忌南征北戰,威震泗上,揚名列國,擊敗過楚將昭陽、趙相奉陽君和韓相申不害,唯獨未與大魏武卒交手。田忌一心想與號稱天下第一鐵軍的大魏武卒對陣,君上卻是處處避讓,一直未給他機會。三年前魏惠侯稱王伐衛,田忌奉命援衛,本是一次交手良機,君上竟又讓他按兵不動,結果將首敗武卒的機會拱手讓予秦人。好在上天有眼,齊、魏兩國在徐州相王時鬧翻,威王怒而伐魏,總算讓他一償夙願。入魏之後,田忌大顯神威,三敗公子?,重挫龍賈,使不可一世的大魏武卒在短短的一月之內成為殘兵敗將。眼下魏人已無還手之力,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他田忌都是勝券在握,只需一聲令下,七萬大軍就可踏過濟水,直搗大梁。

然而,田忌用兵,向以穩健著稱。常言道,哀兵莫逼,窮寇勿追。田忌既想一舉全殲龍賈,又想使自己的損失降至最小,這才遲遲沒有下令渡河。在田忌眼中,對岸龍賈的三萬武卒不過是只煮熟的鴨子,早吃晚吃都是一樣,這也是田忌並不著急的原因。

龍賈重傷在身,魏軍已成哀兵。對于魏人來說,為今之計,上上之策是棄守濟水、黃池,死保大梁,誰想魏人非但不退,反來下書挑戰,且又約他河灘斗陣,著實讓他吃驚不小。

更讓他吃驚的是這個龐涓。知敵莫過于知將。對公子?、龍賈、張猛諸人,田忌早已成竹在胸,但對這個橫空而出的龐涓,他竟是一無所知。

大戰前夕不知對手,是用兵大忌。田忌越想心思越多,忽地起身,快步走到大帳一側,兩道目光如炬般射向軍用沙盤。

沙盤是隨軍謀士及參將等人依據附近的地形地勢臨時堆起來的。田忌一眼望去,濟水兩岸的山丘地勢赫然在目,顯要地段還插滿竹簽,竹簽上標著駐守此處的雙方兵種、數量及將官姓名。涉過濟水,不足十里就是黃池,黃池離大梁也就兩百余里,如果沒有阻礙,急行軍一日可到。

田忌盯住沙盤沉思良久,嘴角浮出一絲冷笑。無論這個名叫龐涓的有何能耐,若以三萬潰敗之師挑戰七萬乘勝鐵軍,且所能依賴的不過是一條完全可以涉渡的濟水,聽起來像是一樁笑談。

但與公子?之類浮誇之徒迥然不同的是,田忌永遠都是田忌。即使對此近乎笑談之事,田忌也不敢大意。田忌知道,戰場局勢瞬息萬變,什麼可能都會發生。情勢已呈一面倒,魏軍卻敢主動挑戰,不是主將發瘋,就是內藏陰謀!

上篇: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2)     下篇: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