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6)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6)

眾將齊道:“末將得令!”

濟水北岸,外出探聽虛實的細作中有人返回,田忌詳細問過,得知魏惠王懸賞招賢、龐涓揭榜應聘並被魏惠王封為三軍先鋒等事,同時得知,魏惠王雖拜龐涓為先鋒,卻未撥給他一兵一卒,龐涓是只身趕赴黃池的。

田忌擺手讓細作退出,思忖有頃,對辟疆道:“殿下,依微臣推測,魏王此舉只有一個解釋,就是眼下尚不信任龐涓!”

太子辟疆未及說話,參軍再領一個細作進來,很快證實了田忌的猜測:“報,大梁及附近城邑從昨日開始,已經進入守備狀態,所有城門關閉,閑雜人等不准出入。魏王身穿戰袍,親自上城巡視!”

細作退出之後,辟疆抬頭望著田忌,目光中充滿狐疑:“這——魏王若是不信任龐涓,龐涓何來三萬大軍?”

田忌微微一笑:“回殿下的話,這個微臣也想過了。微臣以為,必是龍賈身負重傷,臨危授命,將三軍大權臨時交予龐涓!”

辟疆眉頭仍皺:“此戰關系魏國存亡,龍將軍久經沙場,豈肯將三軍輕托他人?”

田忌應道:“龍賈傷重,根本無力指揮三軍。大戰在即,軍中不可沒有主將,而魏軍之中,龍賈一時真也找不出合適的將才,托給龐涓也是該的。”略頓一頓,“再說,龐涓是魏王的欽命先鋒,萬一戰敗,龍賈也有托辭!”

辟疆微微點頭:“嗯,大將軍所言合乎常理,辟疆認同。既然如此,大將軍可有因應之策?”

田忌正欲回話,一陣馬蹄聲響,又一名細作回來,進帳稟道:“報,魏軍大將軍龍賈已于昨日不治而死,魏王任命龐涓為大將軍!”

田忌一驚,看一眼辟疆,擺手道:“知道了!”

細作剛剛退下,負責監測河水的軍尉急奔過來,進帳稟道:“報,濟水急退尺許!”

濟水于一日之內急退尺許,顯然是個反常。田忌眉頭急皺,對辟疆道:“看看去!”

眾人趕至河邊,果見水位退下許多,標杆上的水位標志整整下降一尺,等于過去旬日的下降總和。

田忌抬頭望天,並無一絲云,一輪日頭火辣辣地當頭照著。辟疆轉向測水的軍尉:“多久未下雨了?”

“回殿下的話,一個多月!”

時值三伏,月余滴水未下,河水陡降也是可能的。辟疆點了點頭,抬頭望向田忌,卻見田忌眉頭緊皺,兩眼直直地盯著河水,甚是詫異:“田將軍?”

田忌指著河水:“殿下請看,水是渾的!”

辟疆定睛細看,河水果然一片渾濁,不解地問:“這——河水渾與不渾有何蹊蹺?”

“回殿下的話,”田忌應道,“河水急退,又陡然犯渾,只有一個解釋,有人正在上游築壩,欲截流淹我!”

辟疆大驚:“哦?萬一如此,我當如何應對?”

“殿下放心!”田忌冷蔑一笑,“水來土掩,即使魏人築壩,微臣也有應策!”將頭轉向跟在身邊的參將,“速使人溯水而上,探看是否有人築壩!”

參將答應一聲,急急而去。不消半日,探馬回來稟道:“報,果有魏人在上游二十里處敲鑼擊鼓,攔河築壩!”

田忌詳細問過築壩地點,長出一口氣道:“都是何人?”

探馬應道:“全是蒼頭。聽他們說,田里的莊稼要旱干了,里長要他們在那里築壩,說要引水灌田。”

“再探!”

探馬應聲“喏”,退出帳外。

辟疆凝眉道:“田將軍,魏人在這節骨眼上築壩,無論是否蒼頭,我們都應提防才是!”

田忌笑道:“殿下放心!如果魏人截流淹我,斷不會這樣明目張膽,更不會讓蒼頭沾手!再說,即使築壩淹我,也不能選在那處地方。微臣親去那里看過,河寬水深,僅憑附近百姓之力,莫說是三五日,縱使旬日也難築好。我三軍渡河不消半日,待他壩成,大軍只怕早到大梁了!”

辟疆見他說得在理,點頭道:“嗯,如此甚好。有魏人攔住水勢,倒好涉渡!”

上篇: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5)     下篇: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