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7)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7)

正說話間,濟水對岸人聲喧鬧,不一會兒,參將稟道:“報,魏軍在濟水對岸的河堤後面調兵遣將,似在排演陣勢!”

田忌最愛觀陣,聞報後急至堤頂高台。高台早依田忌吩咐重新搭過,比前幾日高出三丈不說,台頂更豎一根兩丈高的木杆,杆頂裝有滑輪。田忌攀至台頂,坐進吊籃,下面數名兵士拉動繩索,滑輪將吊籃嗖嗖幾下吊至杆頂,田忌如同坐在半空里一樣。

田忌視力原本就好,這又居高望遠,片刻之間,已將對岸情勢盡收眼底。河堤後面,但見旌旗招展,無數兵馬奔來走去,竟如究梭一般。田忌看有半個時辰,終于理出一點頭緒,斷定魏人擺的是雁翔陣。雁翔陣形如呈人字飛翔的大雁,以箭矢、連弩、標槍為主要兵器,適合平原、坡地防禦。田忌又看一陣,見對岸陣形並無變化,微微一笑,示意下塔。

第二日,天剛破曉,對岸又聞人喊馬嘶。田忌再入吊籃,見對方已改陣勢,此番擺出的是彎月陣。顧名思義,彎月陣形如彎月,兵力呈弧形配置,左右對稱,中間厚實的月輪利于防守,兩邊尖尖的月牙利于側翼進攻。此陣較雁翔陣又進一步,當是攻中有守,守中有攻。田忌又看半個時辰,見對方陣勢仍無變化,再次擺手下塔。

回至大帳,辟疆迎出帳外,問道:“龐涓所演何陣?”

田忌應道:“看陣勢倒也平常,昨日是雁翔陣,今日改為彎月陣!”

辟疆略懂一些陣勢,見田忌報出此等陣名,頓時放下心來,口中卻道:“龐涓既敢下書斗陣,想必有些手段,將軍還當小心提防才是!”

田忌笑道:“殿下有所不知,行兵布陣非小兒之戲,取的是合力,要的是真功,非三五日所能成就!魏兵連潰數陣,將軍麾下建制混亂,缺員過半,若要布陣,唯有拼湊。無論何陣,只要拼湊,就是烏合之眾。再說,龐涓初到軍營,寸功未建卻發號施令,必不服眾。將不服眾是用兵大忌,如何能成陣勢?”

辟疆見田忌說得在理,更為放心,與田忌有說有笑地走進大帳,商討如何破敵之事。

翌日晨起,萬里無云,河灘上東南風陣陣,使人心爽氣清。因有惡戰,多數將士一宵未睡,天尚未亮就已披甲執銳,整裝聚至河邊,摩拳擦掌,准備涉過濟水,建立功業。

田忌使人再探濟水,報說河水較昨日又淺一尺,最深處僅至肚臍,莫說是人,便是戰車,也可疾速馳過。

田忌的眉頭稍稍一皺,旋即松開了。如此水勢,三軍過河不消半個時辰。縱使上游放水,流到此處,也是遲了。三軍只要過河,取勝是十拿九穩之事,因而田忌也未考慮使用諸如迂回包抄、偷襲之類奇巧之術,只想硬碰硬地與魏軍武卒血戰一場,讓魏人輸個心服。

天雖大亮,但離龐涓約定的破陣時間尚早。田忌略一思索,為穩妥起見,與辟疆一道再次走向堤頂高台。

田忌登上了望塔,如昨日一樣坐進吊籃。晨曦中,田忌遠遠望去,見魏軍早沿濟水灘頭布好一陣。田忌仔細審看有頃,發現此陣與昨日所擺又有變異,形如一頭插翅的猛虎,虎頭伸在灘頭,虎尾放在堤後,似乎還在微微擺動。

田忌觀察有頃,緩緩下塔,辟疆迎上急問:“田將軍,魏軍所擺何陣?”

田忌點頭道:“回稟殿下,是虎翼陣。此陣乃上古陣法,傳為軒轅帝大戰蚩尤時所布,世人知者不多。這厮三日連擺三陣,倒還有些手段!”

辟疆驚道:“哦,既是如此,何以破之?”

田忌笑道:“殿下放心,這些都是花架子。微臣既識此陣,自有破解!”轉向參軍,“傳令,三軍成龍騰陣,龍口迎虎頭,聽鼓聲涉渡!”

參將答應一聲,轉身傳令。不一會兒,齊國攻陣的四萬大軍、千乘戰車已呈龍騰陣勢列于濟水灘頭。

看到卯時已至,田忌抱拳辭別辟疆道:“微臣先驅破陣,待捉住龐涓、攻占黃池之後,再來迎接殿下!”

上篇: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6)     下篇: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