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8)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8)

辟疆回禮道:“祝大將軍馬到功成!”

田忌跳上戰車,拔出寶劍,朝前一揮,濟水北岸立時鼓聲大作,四萬大軍在數里寬的河面上呈龍騰陣涉入水中。一時間,濟水河中千軍萬馬,浪花飛濺,氣勢恢弘!

眼看齊軍將要涉至河漕,魏營軍陣非但未朝灘頭推進,反而由灘頭後退三百步。田忌正自納悶,前番下戰書的軍尉再次馳至岸邊,沖田忌鼓舌叫道:“齊人聽好,大將軍有令,大魏武卒乃仁義之師,不襲半渡之旅,爾等盡可安心涉渡,待陣成後決戰!”

這是對齊人的公然蔑視!田忌大怒,縱馬催車,率先朝對岸沖去。眾將看到,個個奮勇,人人爭先,不消一刻工夫,先鋒部隊就已涉過濟水,仍依龍騰陣在灘頭列好,龍口直對魏陣的虎頭。

魏軍再次後退百步,為齊人空出更多的灘頭。待齊三軍渡畢,陣勢列成,雙方同時開始擊鼓。

一通鼓畢,兩軍主將依據先禮後兵的慣例,各驅戰車馳至陣前,距一箭地停下。龐涓打一揖道:“在下龐涓見過田大將軍!”

田忌抱拳略還一禮,槍尖指向魏軍陣勢:“龐將軍所擺之陣形同兒戲,何敢向本將叫陣?”

龐涓再揖一禮:“龐涓有言在先,大將軍只要識出此陣,龐涓即刻束手受縛,聽憑大將軍處置!”

田忌爆出一聲長笑:“龐將軍好不知趣!此為虎翼陣,本是齊地小兒之戲,有何難哉!”

聽到“虎翼陣”三字,龐涓哈哈大笑,朝後略一擺手,魏軍陣中立時旌旗飛舞,陣角迅速移動,兩只虎翼消失,虎頭縮回,整個是不倫不類,不知是何陣勢。

看到新陣已成,龐涓再朝田忌拱手道:“大將軍怕是看錯了,此陣不叫虎翼陣!因與方才稍有變化,龐涓許大將軍觀陣一刻,若是大將軍能在一刻之內識破本陣,龐涓依舊如約受縛,聽憑大將軍處置!”

龐涓說完,撥轉馬頭,驅車竟回本陣,在陣前推出一只沙漏,開始計時。田忌怒火上攻,卻也發作不得,只好撥馬回陣,登上一輛特制的高車,居高臨下,審視魏陣,果見此陣十分怪異,依他見識,全然不知。

田忌正在苦心冥想,計時已到。龐涓再次驅車沖到陣前,朝田忌抱拳道:“田大將軍,一刻已過,可識吾陣否?”

田忌以善陣聞名天下,此時卻在兩軍陣前,當著雙方將士之面,連一個無名之輩所布之陣也識不出,頓覺顏面盡失,又羞又急,雖是尷尬,卻也不減名將風范,驅車上前,略略抱拳道:“此陣怪異,在下不識,請問龐將軍所布何陣?”

龐涓回揖一禮:“此陣乃吳起將軍親自布置,大將軍不識,也是自然!”

田忌一下子怔了:“吳起將軍親自布置?”沉思有頃,抬頭望向龐涓,“龐將軍休要騙我!吳起將軍已死多年,如何能成此陣?再說,但凡吳起將軍所布之陣,在下無所不曉,只不曾見過此陣!”

龐涓哈哈笑道:“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大將軍不知之事,豈止這個?吳起將軍夢中授我兵書,傳我奇陣,大將軍如何能知?”

田忌暗自吃驚,也是好奇心起,略頓一頓,抱拳問道,“請問龐將軍,此是何陣?”

龐涓又是一聲長笑,笑畢方道:“此陣名曰王八屎溺陣,專以活擒田大將軍!”

原來,龐涓真也是個精怪,推知田忌善識陣勢,靈機一動,想起在鬼谷中張儀串通蘇秦戲弄他時所畫的怪圖,計上心來,依樣擺出。至于屎溺這一靈感,完全出自他在尋找兵書時從樹洞里摸到的那堆野豬屎。

這一個王八孵卵的陣圖原是張儀的惡作劇,根本就是塗鴉之作,田忌哪里識得?龐涓當場說破陣名,連自己也忍俊不住,像個頑皮孩子似的狂笑數聲,撥馬轉回本陣。

田忌哪里肯受這般羞辱,臉色紫漲,仗劍怒道:“龐涓豎子,你——看本將如何擒你!”轉對鼓手,“擊鼓!”

鼓聲大震,齊軍發聲喊,勢如潮水般掩殺過去。魏軍武卒似乎經不住如此沖撞,紛紛退避。數萬齊軍卷入魏陣,如入無人之境。

上篇: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7)     下篇: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9)